小強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二四九章 玄麟
    軒轅破所說的情報,齊寧自然是一清二楚,卻也不直言,問道:“可知道是何人假冒?”

    “卑職雖不能確定,但推斷很可能是黑蓮教的一位長老。”軒轅破道:“當年黑蓮教內亂,玄陽太陰兩名長老一死一逃,可是當年那次變故,卻是大有蹊蹺。”

    “大有蹊蹺?”齊寧道:“軒轅校尉為何如此斷定如今在朝霧嶺的不是大宗師?”

    軒轅破道:“卑職此前無法肯定,雖然潛伏在這邊,但黑蓮教主很少露面,卑職廢了好大的氣力才摸清楚他的習性。本來卑職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那教主是假冒,不過......!”微微一頓,才道:“國公可知道就在幾日前,黑蓮教這邊發生了極大的變故?”說到這里,瞧了黎西公一眼,他顯然并不識得黎西公,眼中劃過一絲狐疑。

    “你是說真正的黑蓮教主回來了?”齊寧反問道。

    軒轅破并不感到意外,齊寧既然身在朝霧嶺,雖然軒轅破一時鬧不清楚其中到底是何緣故,但朝霧嶺這邊人心動亂,黑蓮教主大開殺戒的消息已經傳揚開去,齊寧若是不知反倒奇怪。

    “真正的黑蓮教主回來,那么卑職在朝霧嶺見到的那位教主,自然是假冒。”軒轅破道:“卑職懷疑假冒教主之人,很有可能就是黑蓮教兩位長老中的其中一位。雖然我們得到消息,玄陽逃離黑蓮教,而太陰死在玄陽手中,但這兩人的尸首從無人見到,江湖上裝死裝瘋之人也不在少數,所以太陰到底是生是死,誰也無法確定。”

    齊寧暗想神侯府大師兄果然是非比尋常,問道:“你說已經摸清了那位假教主的習性,這又是怎么回事?”

    “也不能說是真正明白他的習性。”軒轅破解釋道:“只是卑職發現在朝霧嶺的一處山谷內,有一片茂密的竹林,但那片竹林十分古怪,里面大有玄機,布下了極為厲害的古陣法。”

    齊寧心下一緊,知道軒轅破所說的竹林必然就是迷花谷竹林。

    竹林之中暗藏古陣法,齊寧自然是很為清楚,當初花想容帶人趁黑蓮教無暇自顧之際,帶人前往冰潭取寶,正是要穿過竹林,為此甚至帶上了精通古陣法的綠袍老怪任阡陌破除陣法。

    那古陣法十分厲害,若是普通人進入其中,便會被困死在里面,根本無法從那竹林之中走出來。

    “卑職幼時得到神候恩待,也和他老人家學過一些陣法,但古陣法千變萬化,稍有閃失,便要困死其中。”軒轅破神情肅然:“卑職發現那竹林有古陣法存在,猜想既然對方在竹林布陣,一旦穿過竹林,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每天晚上都會偷偷往竹林去,一層層破除陣法。”

    軒轅破懂得古陣法,齊寧倒并不奇怪。

    軒轅破是西門無痕欽定的接班人,乃是下一任神侯府神候,西門無痕對軒轅破自然是寄于了厚望,為了讓軒轅破能夠有足夠的實力繼承神候之位,西門無痕自然會著力栽培軒轅破,傳授他古陣法倒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齊寧自然不會忘記,當初西門無痕化身青銅將軍到了冰潭,自然是先要穿過迷花谷,若是不精通古陣法,西門無痕絕無可能順利抵達冰潭。

    “有一天夜里,卑職看見一名孩童進入了竹林之內,心中好奇。”軒轅破道:“那孩童看上去也就十多歲,但身上穿著極為奇怪的服飾,卑職在黑蓮教潛伏多時,對黑蓮教眾的服飾已經十分了解,那孩童身上的衣飾與別人頗為相仿,但又大是不同,而且那孩童雖然年紀不大,但身法靈敏,如魅似鬼,卑職.....!”說到這里,軒轅破微微停頓了一下,才輕聲道:“卑職判斷,那孩童的武功修為只怕在卑職之上。”

    齊寧心下一凜,頗有些吃驚。

    軒轅破乃是神侯府大師兄,亦是神侯府內除了西門無痕之外的第一高手,此刻他坦言那孩童的武功比他還要高,著實讓齊寧大感意外。

    “你又如何斷定他武功比你高?”齊寧不解道:“你和他交過手?”

    軒轅破搖頭道:“卑職若與他交手,定然會暴露身份,除非有絕對的把握擊殺他,否則不能輕舉妄動。但卑職從他的身法動作便判斷他武功了得,事后查過他走過的地面,沒有絲毫痕跡,亦可見那孩童的武功修為著實驚人,雖然沒有交手,但卑職自問絕無他那般的身手。卑職不敢驚動,幸好他并未發現卑職,卑職記清楚他衣服的樣式,后來找機會在黑蓮教眾的口中得知,那人所穿的服飾,竟是黑蓮教主的樣式。”

    齊寧吃驚道:“你是說,那.....那孩童是黑蓮教主?”

    “敢在朝霧嶺穿著教主的服飾,那絕不可能是普通人,否則若是被人發現,黑蓮教教規森嚴,斷不容他。”軒轅破道:“可是卑職也知道,黑蓮教主是一位大宗師,年事已高,絕不可能是個孩童,而卑職所見的又分明是個孩童,所以.....!”嘆了口氣,苦笑道:“當時連卑職也是疑惑不解。”

    齊寧也覺得這事兒有些匪夷所思。

    他已經確信是陰無極假冒黑蓮教主,可是陰無極何時又變成了孩童?

    又或者軒轅破當夜所見,根本不是陰無極。

    “后來如何?”

    “那人進了竹林,卑職就不敢進去了。”軒轅破道:“可是卑職又想弄清楚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蹺,所以就在竹林外等候。誰知道.....這一等就是三天,卑職寸步不離,足足守了三天。”

    齊寧心想神侯府的人都是經過嚴苛訓練,軒轅破三天水米不進,對普通人來說當然無法承受,但對軒轅破來說倒是足以支撐住。

    “三天之后的夜里,那人終于出來。”軒轅破低聲道:“可是.....出來的卻完全是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

    “進入竹林的是一個孩童,可是出來的卻是一個身材瘦長的成年人。”軒轅破道:“如果不是前后兩人的衣衫一模一樣,卑職.....卑職都懷疑他們并非同一人。”

    齊寧皺眉道:“你是說,進去的孩童和出來的那人,乃是......同一人?”

    “那孩童進去時候身穿的衣衫十分寬大,并不合身。”軒轅破道:“可是出來的時候,那人的衣衫正好契合,披著一件灰色的大氅,而且.....那人臉上戴著一具純黑色的面具.....!”

    齊寧腦中立時便想起當初與西門無痕在冰潭邊上對決的陰無極,兩大高手對決,齊寧那次自然是看得異常仔細,對陰無極當時的衣飾卻也是記憶猶新。

    那一日西門無痕戴著青銅面具,而陰無極恰恰也是戴了一具純黑色的面具,而且齊寧記得清楚,陰無極當時正是披著一件灰色的大氅。

    齊寧相信軒轅破看見從竹林出來的那人應該就是當初與西門無痕交手的陰無極,可是一名孩童進去,怎地會變成陰無極出來?

    那孩童又是誰?

    “一個孩童和一個成年人的外形完全不同。”齊寧道:“三天之內,又如何能夠改頭換面?是否是出來那人是換上了孩童的衣衫?”

    雖說這樣勉強可以解釋,但齊寧卻覺得有些古怪,畢竟陰無極一直隱匿行蹤,并不以真面目示人,連行動也是在夜里,卻為何要換上別人的衣服?

    軒轅破神情凝重,并沒有說話。

    齊寧將軒轅破似乎在想什么,也沒有打斷他思緒,片刻之后,軒轅破終于看向齊寧道:“國公,不知道你是否聽過一個傳說?”

    “傳說?”齊寧好奇道:“什么傳說?”

    “玄麟!”

    “玄麟?”齊寧不解道:“玄麟又是什么意思?”

    軒轅破嘆道:“看來國公并未聽過。”

    “玄麟是傳說中的神術。”齊寧身后忽然傳來聲音,這讓齊寧赫然轉身,軒轅破的目光也瞧過去,只見到黎西公已經勉強坐起身來,齊寧忙起身過去,道:“黎前輩,你.....?”

    “多謝國公掛念,還死不了。”黎西公看向軒轅破,嘆道:“神侯府巨門校尉,果然非比尋常,潛伏在黑蓮教,竟然無人知曉。”

    軒轅破頓生戒備之心,但臉色不變,齊寧已經向軒轅破介紹道:“這位是黎西公黎老前輩。”

    “你是.....醫使?”軒轅破吃了一驚。

    黎西公道:“如今自身難保,醫使之名,也早已經不復存在。”

    軒轅破道:“聽聞黑蓮教四大圣使之中,醫使黎西公醫術了得,懸壺濟世,但凡瞧見患者,不問身份尊卑,都會出手相救。”向黎西公拱了拱手,眉宇間帶著一絲敬意。

    黎西公淡淡一笑,這才道:“巨門校尉提及玄麟?”

    “莫非醫使也知道玄麟傳說?”軒轅破顯然有些意外。

    黎西公道:“若說別的,老朽還未必知道,但玄麟傳說亦是醫道之中一個很久遠的傳說.....!”看向齊寧,緩緩道:“傳說之中,九天之上冊封神獸之時,一頭麒麟法力了得,自以為必能成為神獸之一,孰知它身形丑陋,被拒之天門外,受百獸嘲諷。”

    齊寧一愣,心想還有這樣一段傳說,只聽黎西公繼續道:“那麒麟忍疼在心,自脫鱗甲,毀骨滅肉,千年之后,重塑身軀,集獅頭、鹿角、虎眼、麋身、龍鱗、牛尾于一體,有毛之蟲三百六十,而麒麟為之長,天帝封四靈,賜其玄麟之名,與龍、鳳、龜合稱四靈,玄麟更是四靈之首。”

    齊寧看了軒轅破一眼,見到軒轅破微微頷首,這神話傳說固然玄奇,可是齊寧一時倒鬧不清楚,軒轅破為何會在這個時候提及玄麟的傳說?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