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精品小說 >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238-240)
    作者:性與情。

    OCR:wolfang。

    字數:11123。

    第238章。

    房燈打開了,小穎照例給我拿鞋子,從我的手中接過公文包,我換好鞋子后就直接回到臥室換衣服。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鼻子悄悄的聞嗅著,聞嗅著房間里有沒有性愛留下的味道,如果父親和小穎發生了關系,那么屋子里一定會有精液的味道,男人精液的味道很大,郡種腥氣還是比較明顯的,而且久久不愿散去,但是我卻沒有捕捉到任何可疑的氣味。

    等我換好衣服走出臥室后,飯桌上已經擺好了飯,看來小穎把飯菜放在了鍋里一直給我溫熱著。

    我到衛生間里洗了一下手,在洗手的過程中我看到了洗手盆上方擺臺上的杯子。原本平淡無奇的生活用品,在看了小穎給我寫的那封信后,此時它們在我眼中似乎變了身份,以候它們將成為小穎和父親性愛的一耙鑰匙。

    這時這對杯子的把手都在同一個方向,等他倆的把手分離相對的時候,就是父親和小穎發生性關系的時候。

    “老公,怎么這么晚?害怕打擾你加班,所以沒有再給你打電話……”

    我洗完手開始吃飯,小穎坐在飯桌上,杵著下巴看著我問道。

    “現在的工作真的沒有準備的預估量,有的時候剛做完一個,又會發現另一個沒做,以候可能都這個樣子了……”

    我嘴里塞著食物說道,加班這么晚真的有點累了,看完今天的書信后,心情也好了不少,所以吃飯也有了食欲。

    “哦……”

    聽完我的回答后,小穎答應了一聲,就安靜了下來,她一直看著我吃飯,數次欲言又止,或許她有話和我說,應該是與那封信有關吧,但是一直到我吃完,她也沒有把話說出口。

    吃完東西后,小穎就開始收拾碗筷,我直接回到了臥室里,我躺在床上,聽著外面發生的聲音,我的心中陷入了沉思。

    小穎在心中表明了態度,但是小穎會按照書信中的約定去做嗎?如果小穎扭動了杯子,而我卻耙杯子恢復愿位表示不同意,小穎會不會背著我和父親“偷吃”?

    我決定試探一下小穎。

    小穎收拾完畢候,就回到了臥室里,她還是有些不敢面對我。

    她的異樣應該是和那封書信有關,白天和父親在家應該是沒有發生什么,這較時間自己有些神經緊張,昨晚的事情就是自己多想了,結果證明什么都沒有發生。

    到底該怎么測試小穎呢?該不該測試?

    “我明天晚上還會加斑……晚上不用用等我吃飯了……”

    思考了很久后,我決定還是做一個測試,小穎不知道有攝像頭的存在,所以我可以在她毫不知覺的情況下完成測試。

    看過小穎的信后,雖然我的心里舒坦了很多,但是心中還是有最后一點芥蒂,就當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吧。

    “哦……”

    小穎淡淡的應了一聲,本來她就有些異樣,聽到我說這句話后,表情顯得更加復雜了。自從我同意小穎和父親發生關系后,我加班仿佛就成了倆人可以做愛的一個暗號,只是小穎寫了那封信后,暗號改成了杯子。

    試想想,小穎和父親明晚已經有兩天沒有發生關系,也差不多了,小穎目前的生理極限應該是三天左右。

    我閉上上眼睛準備入睡,小穎也沒有問我有沒有看那封信,或許在飯桌上的時候小穎就想問我來著,只是最后沒有說出口。

    而且小穎在信中向我坦白了那晚父親“吃面”的真相,她也不敢保堆我有沒有生氣,畢竟她畢竟撒謊了,寫信有一絲“亡羊補牢”的意味。

    我察覺到小穎在我的身邊沒有睡著,因為她的呼吸不是很均勻,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性癮的發作。

    “睡了么?老公……”

    強忍了許久,小穎還是和我說話了;蛟S她心中的擔憂不排解,她今晚無法入睡了。

    “怎么了?”

    我睜開眼睛回復道。

    “老公你看完信生氣了吧?”

    小穎有點膽怯的問道,看來我心中的猜測沒有錯。

    “我為什么要生氣?”

    我轉頭看著小穎問道。

    “因為……因為我和你撒謊了……而且……”

    小穎躲避著我的目光,說話斷斷續續的,顯得十分害怕。

    “我理解,當時要是我的話,我也不會說實話的,你能事后告訴我實情就可以了!

    我用手把小穎摟進懷里,以前睡覺的時候小穎都會主動往我的懷里鉆,今晚小穎沒敢。所以我主動耙她摟了過來。

    “那老公覺得我和父親那樣過分嗎?要不要有一些……距離?”

    小穎趴在我的肩膀上,我的胳膊能夠感受到小穎胸前豐滿的柔軟,也能感受到柔軟部位的里面那跳的很厲害的心臟。

    小穎的意思是問我和父親口交什么的,是不是很過分,小穎雖然認為我在監控中看不到,但是在荒島上的那一夜,我都看到了。

    “性愛本來就該如此,既然我同意了你和父親的關系,我就不會干涉太多,只要你高興就好,你的身體是第一位的,而且我說過,尺度你自己把握,我不會過問,我也看不到……”

    說道最后,我不電得調笑了一下小穎。

    “壞死了……”

    我的調笑惹來小穎一個粉拳,小穎的尷尬在我的這聲調笑中消融了不少。

    “老公,你會不會認為我變壞了?”

    調笑過后,小穎不由得靠的我更緊,最后有些傷感的喃喃說道。

    “沒有,保持初心就好……”

    保特初心,短短的四個字,蘊含了太多的意思,小穎一點就會懂。

    “我會的……”

    小穎輕聲的回答完這句話后,房閾里就重新陷入了安靜。

    心情大好的我,不由得心猿意馬,但是因為太累的緣故,我卻沒有勃起的慾望,雖然小穎胸前的柔軟刺激著我。

    小穎的呼吸慢慢變的平穩,看來妲是準備心安的睡去,但是作為正牌丈夫的我卻很少享受小穎的身缽,至少我和小穎做愛的次數不能比父親少,雖然我比不上父親的持久,但是我要超過和小穎做愛的次數,這一點或許是唯一我能超過父親的地方。

    我努力的許久,陰莖都沒有勃起,不知不覺我聯想到了父親和小穎做愛的場景和畫面,尤其回想到了前幾晚小穎被父親插盼淫水潮吹的到處都是的場景,我的陰莖竟然慢慢的抬頭了,原本的時續看著心酸和醋意,但是心情平復后,自己內心僅存的淫妻心理又重新鉆出來作怪,我的腦海中一直想著那個場景,小穎的呻吟,父親出口脅迫,小穎被迫出口迎合被短暫的征服,當一切場景回想的差不多后,我的陰莖終于完全勃起了。我轉身壓在了小穎的身上,猝不及防的小穎被我壓的發出一聲輕呼,此時的她本來已經差不多入睡了,睡眼朦朧,但是察覺飄我的意圖后她就激烈的迎合起來。

    我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脫去,當我們夫妻倆一絲不掛的時候,我進入了小穎的身體,還是那么的濕滑,還是那么的火熱,只是沒有了以前的緊湊,小穎的陰道已經擴充到了適應父親陰莖的足寸,對于我的陰莖來說,小穎的陰道容積已經有些大了。我的陰莖無法再把它填滿。

    心中想到這些酸酸的感覺,我的陰莖竟然有了軟化的跡象,要知道我才剛插入,還沒有抽送呢,我不由得有些著急和心慌……小穎當然察覺到了,她或許認為我最近身體勞累,也或許有另外的原因,小穎趕緊起身把我的陰莖從她的陰道里退出。

    我仰躺在床面上,趁著陰莖剛軟化,一切似乎都在挽救,小穎顧不得陰莖上還沾染著她的愛液,她就低頭把我的陰莖含入了口中,小穎用從父親那里練來的口活開始為我服務著,小穎現在口活技術真的不是蓋的,陰莖在身體的正常機能外加上小穎高超的口活技術下重新抬頭,小穎吐出了我的陰莖之后跨坐我到的身上用她那火熱的陰道把我的下身吞沒。

    “啪啪啦……”

    似乎有了以前不適應而導致我陰莖滑出的前車之鑒,小穎小幅度的快速在我的身上起伏著,把她的電動馬達臀發揮了出來,只是小穎起伏的幅度要是和父親做愛小很多很多,沒有辦法,誰讓我的陰莖沒有父親長。

    小穎一邊起伏一邊呻吟著,她的呻吟有點大,似乎沒有顧及父親就在隔壁,她盡情的呻吟著。

    我一邊感受蓍小穎的服務,一邊仔細聆聽著小穎呻吟聲的真實性,或許是小穎性癮發作真的需要了,也或許是小穎偽裝的太像了。我在她的呻吟中沒有聽到勉強和虛假。

    在我和小穎不懈的努力下,我倆終于暢快的完成了-次,這次我堅持的時間比較長,足足有二十多分鐘,并不是我變的持久了,而是我中途疲軟了-次,都是小穎再次給我吹起來的,這中間的過程耽誤了不少時同,所以等我射精,已經過了二十多分鐘。

    而當我射精的時候,小穎的臉色還紅紅的,雖然小穎沒有裹現出來極力壓制著,但是我知道她離高潮還差的遠呢。

    其實我倆的這種性愛,我享受到了小穎卻難受了,因為情欲被挑起,她卻被弄的上不上,下不下的。

    “妳還沒好吧,老婆,我是不是很沒用啊……”

    以前我發現小穎沒有高潮,我都忍著沒問,這次我終于問了盤來,我知道自己滿足不了小穎,以前不說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小穎在書信中對我坦白,我也決定坦白一次回報她。

    “不,老公,說實話,父親的持久度比你好,但是和父親做愛是身體上舒服,和老公做愛是心理上舒服,老公的感覺還是最好的,無論是過程中還是過程之后……”

    小穎說的這句話有很大的成份是在安慰我,或許只有那句心理上舒服才是真的。雖然我知道小顛在說謊,但是我沒有點破,畢竟她是善意的謊言,她絕對不能把和父親做愛才最舒服這句話說由來。

    心里舒服和肉體舒服,哪個方是最重要的?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一覺睡到天亮,當我起床的時候,小穎正在廚房準備早餐,我走到衛生間洗漱,想起小穎的那封信,之后我還沒有洗手就看向了那對刷牙杯子,發現那對杯子被移動過了,兩個把手從一個方向變成了方向相反,這明顯是小穎移動過的,她暗示著我今晚加班可否和父親發生關系。

    而我陷入了思考,洗手盆里的水流淌著,而我卻沒有洗手,我到底該怎么選擇?一會刷完牙是讓杯子恢復原位還是保持現狀……第239章正在這個時候我想起昨晚決定試探小穎的想法,這個試探對于對于現在的狀況來說多此一舉,但是我的心里卻對這個試探的結果十分的關切。

    深吸了幾口氣之后,我把刷牙杯子移回了原位,讓兩個杯子的把手全在左側一個方向。

    弄完杯子后,我就繼續洗手,我想當小穎看到這個杯子的時候一定會十分的驚訝吧,按照她的想法,我今晚加班不回家,就是在暗示她和父親晚上可以過二人世界,但是我不回家也不同意倆人今晚發生關系,小穎會不會多想什么?或許會感覺到疑惑,但是絕對想不到我會試探她。

    吃過了早餐后,我就去上班了,到了公司開始忙碌的一天,離冷泳霜離開的日子越來越近,我也學習的越加的刻苦,說實話,這段時間雖然偶爾我會獨立完成公司的運轉,但是冷冰霜在我身邊,我心里能夠踏實很多,冷冰霜要走,我心里突然有些沒底,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讓見慣了各種場面的我有些懼怕。

    到了中午閒暇的對候,我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提提神,同時叫了一份外賣,工作太多,懶得去員工餐廳吃,有這個時間不如放松一下自己。

    放松的時刻,我才真正想著家里的情況,家里怎么樣了了小穎看到我放回原位的杯子會是什么心情?她會不會認為我把杯子移回原住是預示著今晚可能會回家?小穎會不會趁著我白天不在的對候和父親翻云覆兩,把晚上的缺失補回來?

    恰好外賣還要等一會才到,冷冰霜出去辦事了,員工都去餐廳吃飯了。暫時不會有人打擾我,我耙加密狗插上,之后打開了家里的監控視頻……此時家里也在進行著午飯,吃飯的只有小穎和父親兩個人,在飯桌上父親的話最多,他終于尋找著話題和小穎說話,但是小穎似乎沒有什么心情,只是很淡漠的回應若父親,一般都是“嗯”“啊”“是的”,都是簡單的一兩個字,看的出皋,小穎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而且她的情緒也很不好,看到這個樣子,我就知道小穎肯定是因為早上的杯子問題,而且隔了兩三天了,小穎也差不多到了該釋放自己的時候,但是我卻很掃興的沒有給她那個“機會”。

    看到倆人在正常吃飯,而且小穎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臉色也很正常,似乎不像性交過后的樣子。

    不過為了看到全部,我還是把視頻對闡調整到了早上我離家的那一刻……在送我離開家門后,小穎就回到了飯桌前準備收拾飯桌,但是想到父親還沒有吃東西,就把飯菜重新放下,此時的小穎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她的眼睛一直瞄黃衛生間的房門。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就知道杯子一定是被她擺好的,放下碗筷的小穎終于還是走向了衛生間的房門,她此時沒有多少的緊張,或許她認為我一定會同意倆人今晚的洞房花燭,無論我能否注意到那對杯子。

    可是當小穎打開房門看到洗漱臺上放置的杯子的時候,她愣住了,顯得十分的驚訝,而且有一絲緊張,我竟然破天荒的把杯子恢復了原位。

    要知道昨晚我倆剛剛談了一次,我的話語讓小穎很是放心,為什么我令天早上突然變卦了了這和她預料的完全不一樣。

    小穎愣住了。而另一側的房門打開了,父親察覺到我走了之后,偷偷摸摸、探頭探腦的從臥室里走出來,看到我確定走了之后,就輕輕了松了一口氣,父親轉頭看向了桌子上的飯菜,有看到衛生間敞開的房門,還有站在衛生間門口的小穎。

    “小穎,妳怎么了?在看什么??”

    父親知道我離家去上班后,不由得放松了許多,他來到了小穎身后,看著小穎看著洗漱臺發呆,不由得出聲問道,但是父親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他的身體站上了小穎的后背,雖然沒有緊緊貼上,但是已經挨上了,而父親的胯部似乎也輕輕觸碰了-下小穎的翹臀,雖然只是輕輕觸碰一下,但是還是驚動了正在思考和發呆的小穎。

    “沒什么……”

    小穎察覺列父親剛剛的貼合后,趕緊躲開了一段距離,和父親拉開了距離,她顯得有些緊張,似乎倆人真的只是一對正常的公媳。

    小穎說完這句話后,就繞過父親準備回到客廳,但是她在房門關閉之后,再次看了-眼那對被我恢復原位的杯子,小穎似乎到最后一刻都不愿意相信。

    房門關閉了,小穎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此時她忘卻了剛剛被父親占了小便宜,顯得有些六神無主,此時她的大腦已經短路了,不敢相信這一切。

    父親在吃飯,小穎坐在沙發上等待著,父親一邊吃飯一邊偷瞄小穎,但是小穎只是坐在那里發呆不知道再想著什么。

    小穎一會緊張、一會疑惑、一會又露出一絲了然、但是一會又露出一絲懷疑。

    看到小穎臉上的表情變換,她似乎再猜測著一切可能,或許她認為我可能沒有注意到杯子的方位,直接拿起杯子刷牙,刷牙之后自己習慣性的把杯子放回了原位,根本沒有注意到今天杯子已經特意改變了方向,也或許她根本猜錯了我就是故意把杯子恢復原位。

    思來想去,小穎根本拿捏不準到底是哪一種可能,她最后只能煩躁的晃了晃腦袋。

    此時因為性癮漸漸發作。外加上這種煩惱,讓她十分的煩躁。

    父親剛剛就發現了小穎有些異常,他剛剛在衛生間門口的時候,也注意到了小穎看著洗漱臺發呆,他很疑惑,不知道小穎在看什么,他當然不會知道小穎看的只是刷牙的杯子,而那對杯子已經成為我決定他和小穎能否溫存的暗號……父親吃完飯后,小穎才開始收拾碗筷。收拾的時候也心不在焉的,當收拾家務的時候,小穎仍然是春光外洩,讓坐在沙發上假裝看電視的父親大飽眼福。

    父親一直想嘗試白天和小穎做愛,倆人還基本沒有在白天做過呢,其實白天也是倆人做愛的好機會,因為白天我肯定不會回家的,晚上就不一定了。

    而小穎根本沒有在意其他的,她一直在思考,似乎干活都心不在焉,一切的勞動都是她的本能在驅使。

    當小穎趴在地上擦拭地板的時候,從小穎的后面能移看到她撅起不斷搖晃的屁股,仿佛一只發情求歡的母獸,從小額前面看能夠看到胸口露出的深深的乳溝還有兩個不斷搖晃低垂的乳房,父親哪受得了這一切,他的胯部早就已經勃起了。

    前兩天父親都被收拾家務的小穎吸引。只是他不敢有什么動作,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父親的膽子也大了起來,每天只看不干其他的,還讓不讓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活了;蛟S父親也在猜測,小穎是不是故意再誘惑他,沒準小穎早就想讓自己有所行動,只是不好意思主動說出口罷了。

    當小穎的屁股面對蓍父親的時候,父親終于起身了,他此時不確定小穎的想法,雖然顯得很緊張,或許小穎早上的心不在焉,也被他當成了性癮要發作的征兆,他似乎認為小穎內心此時已經非常需要他了,於是父親慢慢起身起身向著小穎走去,而此時的小穎還在思考,根本沒有注意到外界的聲音,雖然父親走路的聲音很明顯。

    父親向著小穎走去,而小穎根本沒有回頭看,仿佛不知道一般,仍然在做著眼前的事情,這更加的讓父親確定了小穎似乎在等待和默許她現在的做法。

    “啊……你干什么?”

    當父親蹲下將雙手伸進小穎的裙底撫摸臀瓣的時候,正在沉思的小穎仿佛像一只受驚的兔子一般,直接從地上跳起來,之后有些憤怒的質問父親。

    此時她的憤怒因為早上杯子問題產生的煩躁。也有自己沉思被父親嚇一跳的生氣,也有因為性癮發作情緒不穩定的因素。

    “那個……沒什么……這……”

    父親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和早上的小穎一樣,這個情景怎么和自己預想的完全不一樣?看著小穎憤怒的樣子,父親真的被嚇到了,他真的很害怕小穎,愛的越深怕的就越厲害。此時的父親磕磕巴巴,完全說不出口來,此時他害怕到極點的樣子根本不像一個長輩,仿佛像一個被母親教訓的孩子。

    “爸,我現在不想,別打擾我,以后我想的時候我會主動找你,以后你不要主動來碰我……”

    小穎看到父親的樣子,知道自己剛剛失控而失態了,她說話的聲音不由得輕柔了很多,仿佛是在道歉一般。

    同時,她也闡明了自己的態度,那就是以后告訴父親不要再主動了,以后由她表決定。像以前父親的強上和主動挑逗,被小穎現在的一句話給否決了。

    不過細想想也對,畢竟小穎書信已經主動說由杯子和我來做決定,那么就是說我同意了,小穎主動了,才會發生一切,我不同意,小穎不主動,父親也就不能主動,那么一切不會發生。

    “哦……好……”

    小穎現在的這句話,也讓父親措手不及,不知道什么原因,小穎為什么要說出這句話,不管這句話代表了什么,卻讓父親感覺到他和小穎的距離疏遠了。

    以后由小穎來掌控,這種感覺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喜歡。

    但是又有件么辦法呢?父親敢忤逆小穎嗎?小穎說完這句話后,就蹲下繼續擦地,沒有選擇趴在地上,或許她也想到剛剛這個無意間誘惑無比的姿勢讓父親產生了誤會吧。

    父親垂頭喪氣的回到了沙發上繼續看電視,只是此時他的心思已經不在電視上了。

    公媳二人,都被彼此內心中不同的疑惑所困。

    收拾完畢后,小穎回到了臥室,她坐在床上顯得十分的糾結,她的猜想關系到很多,大部分都是關于我的,關于我的一切態度,她都十分的緊張,她數次拿起電話后,猶豫了一會兒又把電話放下,或許她是想打電話問我,但是卻沒有這勇氣。

    一直到了中午,小穎都沒有走出房間,而父親被小穎早上的幾句喝斥,也嚇的老老實實,到了該做飯的時候,小穎才從臥室出來,做好飯之后小穎依然在發呆,而父親尋找若話題和小穎辮著,似乎想把自己和小穎的距離再拉的近一些,至少恢復到以前的狀態……看到上午沒有發生任何事情,我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氣,心里還有意欲慰,如果沒有早上杯子的決策,上午父親襲擊小穎的時候,小穎或許就會沉淪在父親的再一次溫柔鄉之中了吧……第240章關閉了家里的監控,心中不由得輕松了很多,小穎的表現讓我很滿意。

    說實話,在看監控之前,我心里還十分的緊張,因為自從小穎和父親發生一切到現在,我對于小穎和父親根本沒有那個信心了,如果按照一般人的心理:反正你也看不到,就算我做了,你也不會知道,只要把痕跡處理干凈……這就是一個人的誠信問題,對于小穎和我來說,這是一個承諾,夫妻之間的一個信任。

    只不過輕松過后,我心中又升起了絲愧疚,其實這種愧疚已經由來以久……具體的說,我辜負了小穎的信任,在發現小穎和父親小島激情,被我撞破的時候,我發了脾氣,甚至和小穎鬧離婚。

    其實從整件過程來看,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推動了,最大的責任在我身上,現在回想起來,離婚什么的我做的有些過分了。而小穎弄成今天這個局面,我可以說是罪魁禍首。

    如果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我的生氣和憤怒,都是一種很窩囊的表現,自己種的苦果就應該自己吃下去。

    而且小穎至今還不知道監控的存在,我一直在偷偷監控著她的一舉一動。

    如果有一天,小穎知道了監控的存在,知道了事情的整個前因后果……我不敢想像下去,因為我的冷汗流了下來,如果真的到那個時候,小穎會不會暴走反而離開我?小穎會不會恨我認為我不是一個男人?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在回避這個可能。所以我一直以來就小心翼翼的觀看視頻監控,就怕小穎會發現端倪,我對小穎撒了謊,但是這個謊言絕對不是善意的。

    按照常理來說,我是一個主導者,但是我卻沒有任何主導者該有的優越感,反而會生出一絲不安,似乎自己在走一條歪路,而且似乎是條不歸路。

    正在我思考的時候,我叫的外賣送到了,我點燃了-支煙,沒有立即吃飯,我努力不讓自己有這些想法,一切已經發生,無法回頭,繼續思考下去只會增加自己的煩惱,占據現在因為工作已經非;靵y的大腦。

    這個時候的自己,也是感覺對于小穎最愧咎的一次,就像今天早上的試探,旁觀者來看,也是非常的不厚道的,就好比自己在玩弄自己的老婆,從開始的時候,自己到底是對還是錯?這么久過去了,自已仿佛什么也沒有得到,除了現在的這份工作,其他的仿佛都失去了……抽完了手里的煙,開始吃著叫來的飯菜,飯菜混著煙味咽到肚里,讓饑腸轆轆的我反而感覺到了-絲惡心,強迫自己吃了幾口后,我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飯菜還剩下大半。

    我把剩下的飯菜推到一邊,開始繼續的工作,或許只有上作才可以麻痺自己。

    在工作的過程中,我走神了很多次,我想給小穎打電話解釋,想改變今天早上的決定,但是這豈不是更加增加小穎的疑惑?或許也有些不打自招的異味。

    在渾渾噩噩中,到了下班的時間,我忙完手中的工作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正常來說自己不會工作到那么晚,完全是因為自己下午的工作效率給耽誤了。

    今天的工作成績讓我不怎么滿意,這就是自作自受吧。

    因為有了中午的思考,所以腦海中一直在縈繞,繼續一直關注著家里,那么我就干脆打開監控看一看,昨晚已經告訴小穎不回家了,那么今晚自己又得在單位孤枕難眠了。

    此時己經是將近晚上丸點的時間了。我此時不由得再次緊張起來,我發現自己特別的在乎小穎是否會遵守承諾,如果她違背了承諾,此對正在和父親翻云覆雨,那么我會感覺到多么的心痛?或許接下來看到才會知道。這段時間的感受讓我知道其實我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在乎小穎,我對于她的愛沒有絲毫的減少,甚至還有增加,挫折能讓自己更快的成長……打開家里監控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四個黑漆漆的畫面,是的,客廳、浴室、兩個臥室都是黑漆漆的,沒有我想像中的畫面,我也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

    難道倆人不在家?趁著我不回家去賓館開房了了還是說倆人一起去了小島,繼續野戰的激情?

    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我不由得把各個攝像頭的夜視功能開載最大,沒有錯,家里的各個角落都沒有艾親和小穎的痕跡。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突然揪了起來,我倒是不擔心倆人會出現什么人身意外,我擔心的是倆人此時去了哪兒,難道倆人知道我能監視到他們,所以去了外面?

    不可能的。

    我壓制中心中給父親和小穎打電話詢問的沖動,還是先看監控了解情況再說。

    我把對間定格中午倆人吃飯過后,畫畫中小穎收拾著碗筷,父親則繼續的看著電視,他還是偶爾偷瞄小穎,想看小穎偶爾露出的一絲春光,吃不到?纯纯偪梢粤税。

    只是小穎似乎得到上午的教訓,她一直掩飾著自己的春光,從始至終沒有讓父親看到一絲。

    小穎仿彿回歸到了-個正常兒媳該有的姿態,讓父親不由得大失所望。

    牧拾完畢后,小穎就回到房間繼續上網。父親在家,我沒有在家的對候,小穎一般都是靠上網打發自己的時間,沒有辦法,電視被父親霸占,手機也玩膩了,只有在網上找新鮮,但是小穎從來不在網上聊天,按照常理來說,作為一個性欲目前極為旺盛的女人,她應該在網上找點新鮮和刺激,那怕網聊也可以,但是小穎只是上網看電影、電視劇等等,沒有一絲的異常,只是小穎在上網的時候,偶爾會回頭看著自己的房門。

    而父親坐在客廳中,眼睛也偶爾會看向小穎的房門,公媳倆的目光和射線就隔著旁門在一起交織,其實小穎回房后沒有鎖門,但是父親卻沒有膽量去推開這扇門。

    小穎雖然此時很需要,但是她卻不敢上動打開這扇門。

    到了下午兩三點的薅候。父親照例有出門回小島巡場,家里剩下了小穎自己。

    父親走后,小穎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她站起了身子,關閉了電腦,之后走出了臥室,剛剛在臥室仿佛是一種逃避。

    小穎巡視著客廳,看著墻壁土的全家福,之后一雙玉手在全身撫摸的一遍下似乎在緩解自己的情慾,雖然這么做沒有絲毫的用處。

    小穎又去了浴室,透過墻壁鏡看著自己,此時熊鮑檢色已經潮紅,沒有任何異性和外界的刺激,此時的情慾已經積攢始很高了。

    小穎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轉頭看著浴缸,看著洗漱臺,眼中帶普回憶,臉上的情慾不由得再次升騰,似乎她看著這些地方,想到了和父親翻云覆雨的回憶。

    小穎拖著步伐慢慢走出了浴室,之后又來到了父親的房間,她站在門口,屋里有父親熟悉的味道,那種味道讓她很熟悉,是因為兩人的性愛而熟悉,這種熟悉的氣味還有房間的擺設,無疑是小穎此時最需要的催情藥。

    小穎關閉了房門,但是她的身體卻留在了父親的房間里面,她靠著墻壁閉著眼睛呼吸著父親臥室內的空氣,看著父親換下的睡衣和睡褲,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淫靡,還有那么的暖昧。

    此時小穎看看這一切,眼中是深深的思念,但是不是愛的思念,而是性的思念。

    慢慢的,小顆的身體靠著墻壁滑落,最后坐在了父親臥室的地板上,小穎就那樣坐在地板上,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來。

    性癮發作,小穎得不到父親的慰借,她是用這種方式來緩解自己,沒有想到卻起了反作用。

    小穎在父親的房間里呆了很久,如果那個對間里父親回來的話,趁著小穎情慾上來的時侯,父親會不會得手?只可惜,一直到小穎離開房間很久之后,父親才回到家里,最小穎已經壓制著自己準備著晚飯。

    此時距離五點鐘還有不到半個小對時間,父親回來后只是簡單的和小穎打了-個招呼,小穎也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了,此時的小穎臉色潮紅,呼吸不均勻,經過了一下午在父親臥室的自我調節,此時的她或許連看都不敢看父親一眼,或許父親的臉都是那么的催情。

    父親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等待著,只是他的眼睛偶爾瞄向小穎,偶爾看向墻壁上的電子鐘,看到時間后,父親都會閃過一絲黯然。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父親似乎最不愿意我下班回家,那樣會打擾到倆人珍貴的二人世界,就算不發生關系,哪怕和小穎單獨在一起也很好。

    看到父親的表情,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痛,如果這個時候我死去,只剩下了父親和小穎,父親是不是會很開心?我掐了一下自己盼大腿,自己這個時候真的不該想這種不切實際的問題和假設。

    在小穎糾結中,飯菜終于做好了,小穎低頭把飯菜一個個的端上桌子,父親看了-眼時間臉上帶著糾結,似乎還是不愿意面對我吃飯。

    “錦程今晚加班,不回來了……”

    父親還打算去房間躲一躲,因為己經快要到了我到家的對間,只是父親剛走到門口,知道父親心意的小穎低聲說了-句。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話,卻讓父親的身影停留在了門口,父親背對著小穎臉上露出一絲喜悅,兒子加班,豈不是今晚又有機會和兒媳—起溫存了。

    “哦,又加班啊……”

    父親轉身回答小穎的時候,已經換上了正常的表情,只是眼中的那絲喜悅卻無法遮掩。

    父親眼中的情緒當然被小穎捕捉到了,看到父親眼下的喜悅,小穎的眼中閃過一絲迷茫,雖然被失望所取代。

    倆人一起吃著晚飯,小穎很安靜,吃飯很慢,父親似乎心情很好吃的也很多。

    在做飯之前。小穎很多次拿出手機想給我打電話,最后都放棄了,或許她想試探什么,只是最后害怕我多想,而且她貌似無法組織語言,最后都放棄了。

    在飯桌上,父親也變的沉默了,或許他認定今晚又有機會一親芳澤,但是他只顧著高興,卻沒有看到低頭的小穎眼中閃過了黯然和失望,更有一絲急切。

    看到小穎那絲失望的時候,我稍微放心了一些,但是當看到小穎眼中最后閃過急切的時候,我的心不由得揪緊了起來……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