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精品小說 >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241-243)
    作者:性與情。

    OCR:wolfang。

    字數:10778。

    第241章。

    覺時的小穎一定是在內心激烈的掙扎著,和父親單獨在一起的每時每刻,性癮發作的她都在受著煎熬,如果沒有早上的杯子事件,小穎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和父親溫存,甚至和上一次一樣晚上主動進入父親的房間去投懷送抱。

    只是現在她有了羈絆,對于自己丈的承諾,幻做旁人或許會認為偷偷的進行,反正丈夫也看不到,只要把痕跡處理干凈,不要留下蛛絲馬跡,小穎的掙扎肯定也源于此。

    如果是信譽不好的人,一定會選擇欺騙和背叛,小穎最后會怎么選擇?吃過了晚飯,小穎開始收拾著碗筷,晚飯小穎吃的并不多,她一直心不在焉的,情緒十分的低落。

    而父親早已經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只不過和過往一樣,他也心不在焉的,偶爾偷瞄小穎的身姿,眼中帶著欲望,他看電視是假,等待和小穎溫存才是真。

    等到小穎收拾完畢后,小穎就閃身進了臥室里,而父親則會會心的一笑,或許他認為小穎已經進入房間去換衣服了吧。

    小穎進屋后,父親關閉了電視,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小穎說過不讓父親主動的,所以父親現在能做的只有回臥室等待,他此時的想法或許認為小穎已經是到手的鴨子——-飛不了了。

    但是父親沒有想到的是,小穎回到臥室后,就背對著房門坐了下來,她把自己的臉埋在了自己的雙膝中,我此時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的身體很安靜,應該是沒有哭泣。

    或許她在掙扎和猶豫著什么。

    過了-會后,小穎抬起了頭部,臉上的表情安靜了下來。

    她換下了衣服,穿上了睡衣,之后轉身走出了臥室,打開了浴室的房門。

    和以往一樣,小穎打開了花灑,開始洗澡。

    只是和以往唯一的不同是,小穎這次反鎖了浴室的房門。

    而且我看到,小穎并沒有打開熱水器,任由冰涼的冷水沖刷著自己的身體,似乎在給身體內熊熊燃燒的欲火降溫。

    另一邊,父親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等待著,似乎顯得十分的心急,他數次坐起身子來,似乎埋怨著小穎為什么這么久還不來。當父親聽到小穎開門了進入浴室的聲音后,父親就安心的躺下了,他知道不久之后小穎的身影就會進入房間,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裝睡,以免一會小穎會嬌羞,父親興奮的連小穎鎖門的聲音都沒有注意到。

    小穎在冰冷的水流中沖刷了很久,也不擔心自己的身體是否會著涼。

    沖洗了很久之后,小穎擦干凈身體后,穿好衣服后就走出了浴室。

    以前的時候,小穎都是直接圍上浴巾,以免進入父親房間還需要脫衣服,這次小穎穿上了衣服走了出來。

    當小穎關閉浴室的房門后,她站在浴室的門口,露光看向了父親的房門,她的眼中孕育著激情和渴望,但是她最后強迫自己閉上了眼睛,閉上眼睛后的小穎強迫自己艱難的轉過自已的身體,之后向著自己的臥室走去,回到臥室后,小穎關閉了房。了,之后把房門反鎖。

    最后小穎靠在房門上,和剛剛如出一轍,抱著雙膝把臉埋了起來。

    父親的一邊,原本躺在床上等待著,聽到浴室水停了,父親就不由得激動起來,當聽到浴室房門打開的聲音后,父親就安靜擺正的躺好并且閉上了眼睛裝唾起來。

    父親等待著,似乎他的心臟都砰砰的加速跳起來,只是最終等待了很久后,父親卻等來了另一扇門開啟和關閉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父親的眼睛趕緊睜開了,眼中帶著疑惑,父親想不明白,難遭小穎回去取什么東西?想到這些后,父親就再次安靜的等待了起來。

    只是隨著對間的推移,小穎那邊一點聲音也沒有,父親不由得著急了,他輕輕的下地,輕輕的打開了自己的房門,把頭探向了客廳,但是等待了許久也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所能看到的也只有一片漆黑。

    父親把身子收回,之后重新躺在了床上,他等待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父親無數次的想起身主動的去找小穎,但是有過以前幾次把小穎惹生氣的教訓后,父親就再也不敢了。

    在等待的實在無法忍受的時候,父親還是起身下床,并且開門走了出去。

    父親焦急,更多的是疑惑,明明小穎和我都同意,而且我加班就是成全二人的一個信號,為什么今晚小穎沒有來找他呢?難道自已做錯了什么?或許我和小穎突然變卦了?以后不再準備讓他參與什么,但是至少應該告訴他一聲吧。

    當父親來到小穎房門口的時候,父親抬起手擾豫了起來,另一邊,正在把頭埋在雙膝中的小穎聽到了父親的開門聲,同時也聽到了父親的腳步聲,那腳步聲是如此的清晰,因為她就坐在門邊。小穎把臉從雙膝中抬起,顯得十分的緊張,她不由得轉頭看著門后,她已經知道父親就在門后,與她只有一門之隔。

    “咚咚咚……”

    父親在猶豫和糾結了許久后,深吸一口氣,終于還是敲響了小穎的房門,而聽到房門響起,這不大的聲音仿佛就是一個驚雷,把小穎嚇的不輕。

    “小穎,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父親思考了許久,終于編造出了這么一個理由,名義上是詢問小穎的身體,實際上是在詢問小穎今晚為什么不陪他。

    “小穎你聽的到嗎?”

    父親察覺到小穎沒有回話,不由得再次問道,同對再次敲敲門。

    小穎不是不回話,而是她不知道該如何的回話,她顯得束手無措,總不能把杯子的原因告訴他吧。

    當父親第二天問話的時候,小穎站起身子,之后把手放在門鎖上,習慣性的想把房門打開,只是當手觸摸到冰涼的門鎖扭的跨候,小穎的動作停止了。

    現在只要她打開房門投入父親的懷抱,那么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和父親一起瘋狂交媾的欲仙欲死的感覺讓她十分的想念,但是她咬著下唇糾結著,甚至快要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最后小穎的手松開了門鎖。

    身體往后倒退著,似乎強迫自己遠離房門,遠離父親。

    “咔……”

    父親連續兩次問話沒有得到小穎的答覆,最后不得不伸手按下了門鎖,父親按下門鎖的時候很著急,或許真的擔心小穎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父親按下門鎖后卻發現,門竟然反鎖了,父親按下把手根本推不開房門。

    “小穎,到底怎么了了?你倒是說句話啊……”

    父親此時真的有些著急了,其實他心里明白,小穎沒有什么危險,只是不愿意見他,反而在躲避他,這讓父親十分的焦急,所以不再是敲門,而是用手拍門。

    “爸,我沒有事,你……你……你回去睡吧……”

    小穎的身體靠在了電腦椅的腰靠上,已經無路可退,讓自己與房門之間保持了最大的距離。

    察覺到父親沒完沒了,小穎不得不發話告訴父親,當她說出讓父親回去睡覺的時候,她磕磕巴巴猶豫了幾下,看得出來,讓父親回去睡覺,她真的有些不甘心,但是她還是閉土眼睛強迫自己說出了這個決定。

    “嘎……”

    父親后面要說的話,被小穎的這句回答給憋了回去,父親這下真的傻眼了,到底出啥事了,這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啊,這是鬧的那一出啊。

    父親伸出雙手搓了搓自己的臉和頭發,似乎在驗證自己此時是不是在做夢,這就仿佛一個男人被自己的愛人給踹了,自己一時半刻根本無法接受。

    “小穎,你打開房門好不好?或者你出來咱倆談談,到底出什么事情了?為仟么對我這么冷漠呢?”

    小穎渾身有些顫抖,顯得更加疑惑了,更多的是失望和傷心,他很不甘心,就好比讓一個人死,至少讓他死的明白一點。

    “小穎……”

    父親等了-會,小穎仍然沒有回話,不由得再次出聲問道,只是這聲呼喚中充滿了憂郁和悲傷。

    父親的這聲呼喚也影響了小穎,最后小穎在房間里干脆閉眼,并用雙手堵住耳朵。不想聽到父親的話語。

    “求求你了,去睡吧……”

    堵耳朵,閉眼睛,根本無法隔絕一切,最后小穎不得不和瘋子一樣甩動自己的頭發,最后幾乎是尖叫的喊出了這幾個字。

    從臥室里待出的這句小穎的吶喊,讓父親呆住了,父親沒有看到小穎的樣子,小穎喊出這句話的時候是因為自己很糾結,不斷堅持著自己的承諾,而父親的話語不斷摧毀著她的理智,最后她認為自己再繼續下去無法堅持的時候,吶喊出了這句話,一來是讓自己清醒,把自己的憂郁發泄出來,二來是讓父親放棄糾纏。

    但是父親理解鐠了小穎的意思,他的表情不由得一下子蒼老了下來,或許她認為小穎生氣了,討厭他了,厭煩他了。

    最后,父親尷尬的用手揉搓自己的褲腳,站在原地苦笑著,應該是哭笑著,一個年長的老人竟然被一個年輕的兒媳弄成這個樣子。

    父親尷尬的站立許久后,他沒有說什么,而是帶著復雜酌情緒慢慢的轉身離開了小穎的房門。

    聽著父親離開的腳步聲,小穎松了一口氣,但是眼中帶著失望還有那份掩飾不住的不舍。

    最后,小穎只能一下子撲到床上,最后發出了隱隱的抽泣聲。

    老公的猜忌,身體的需求,還有剛剛和公公的糾葛,一下子全部爆發出來,讓她終于承受不住了;蛟S此時的她哭泣方是最好的發泄。

    看到這一幕,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我早上的試探到底是對還是錯?為什么會弄成這個樣子?后果似乎有些嚴重了。后果似乎有些嚴重了?因為我看到父親回到房間后沒有繼續休息,而是猶如失去靈魂一般開始換衣服,他換的很慢,但是最后還是穿的整整齊齊的。

    最后父親慢慢走出房間來到大門口穿好鞋子,最后他看了-眼小穎的臥室,開門走出了家門。

    父親不會想不開的,他此時一定是準備回小島去住,他感覺自己現在被小穎嫌棄,而且單獨和小穎在一起此時只有尷尬和憂傷。

    為什么我敢肯定父親是回小島?因為父親走的時候,拿起了鞋柜上那串小島的鑰匙。

    本來在床上哭泣的小穎,聽到了房門關閉的聲音,她趕緊停止了哭泣,抬起了自己淚眼朦朧的臉龐……。

    第242章。

    察覺到父親走后,小穎挺著上半身發呆了-會,臉上還掛著淚痕,似乎她沒有想到父親會突然離開,或許是父親生氣了,也或許是父親傷心了,或許是兩者兼有吧。

    小穎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絲后悔的神色,不知道是后悔沒有和父親發生關系,還是后悔剛剛對父親的態度。

    最后,所以的神色都轉變成了失望,現在就是后悔也晚了,父親已經走了。

    小穎不由得再次趴在床上哭泣起來,沒有了別人的打擾,小穎哭的更加傷心了,似乎在借著哭泣發泄著性癮帶來的苦惱。

    小穎哭泣了-會后就安靜了下來,但是她沒有轉變任何的姿勢,仍然是趴在那里。

    就當我以為小穎已經哭累了睡著的時候,小穎突然爬起了身子,她臉上的淚痕已經干了,她此時顯得十分的平靜,剛剛的時間里她或許思考了很多的事情。

    小穎起身下床,之后走出了房間皋到了浴室里,她脫去了自己的衣服,再次開始沈澡。

    水流從花灑中流出,洗干凈了她的淚痕,讓她剛剛散亂不堪的頭發慢慢變得柔順。

    小穎剛剛已經洗過一次澡了。但是看到她再次洗澡,我心中卻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重新洗澡。是為了給自己降火,還是一會……小穎這次洗的對間不長,洗好了澡之后,小穎就擦干了身體,之后回到臥室換好了內衣,但是卻沒有穿上睡衣,而是穿上了外衣。

    看到這一幕,我知道小穎準備出門,難道是準備出去追趕父親嗎?還是出去散心?正在我糾結不已的時候,小穎已經穿好衣服走出了家門。

    “砰……”

    隨著房門被關閉,整個房子陷入了黑暗和安靜。

    此時我靠在椅子上,父親和小穎都走出了家門,這個攝像頭也就失去了作用。

    小穎到底去了哪里?去找父親了了還是出去……此時的小穎,如果在夜店那種場合被人吊住,性癮強烈的她,很可能會有第三個男人。

    我最怕的就是小穎此時是不是獨自出去買醉,如果醉倒被人“撿尸”……就算小穎有了第三今男人,我勉強可以忍受,我最擔心小穎會不會有其他的危險。

    如果真的是小穎出去獨自買醉發泄,我寧愿她去找父親。

    我拿起手機準備給小穎打個電話,問問她在什么地方。

    但是貌似給小穎打電話此時根本不合適,明明說自己加班,而且在這個時候,給小穎打電話有沒有“查崗”的嫌疑?我總不能透露攝像頭的秘密吧。

    此時看到錄像的對間,距離小穎出門已經過去了四+分鐘了,如果小穎此辭去找的父親,那么此時小穎早已經到小島上了,倆人是不是已經開始翻云覆雨了了如果打電話過去,我是不是會聽到性愛的痕跡?時間拖的越久就越危險。

    不管了,小穎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就當我準備把手機撥出去的時候,我辦公桌土的座機響了。辦公座機響起,肯定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只好把手機先放下,接起了座機。

    “您好,王總,我是門衛值班室,在大門口有一位女士站在門口半天了。她說是來找您的,這個……”

    電話里響起了守衛的聲音,但是聽到這句話,我的神經一下子緊繃了起來。

    “她說叫什么了嗎?”,“她說叫曲穎……”

    “我馬上過去,讓她進值班室……”

    聽到是小穎,我趕緊放下電話,甚至連外套都沒有穿就跑了出去。

    小穎沒有去找父親,也沒有出去獨自買醉,而是來了我這里。

    此對我的心情是復雜的,小穎最無助的對候選擇了我,而且她遵守了諾言,此對我的心里最后一絲芥蒂完全消失,有這樣的態度,我還能要求什么呢?當我跑到值班室的時候,我看到小穎坐在值班室的凳子上,雙手捧著杯子正在喝水,她的小臉紅撲撲的,不知道是因為凍的還是因為性的折磨。

    看到我進來,小穎偷偷的看了我一眼,就低下了頭,顯得有些無助還有一絲哀怨。

    “她是我的妻子,以后她來找我,就直接讓她進來即可……”

    我看到小穎的樣子,心申不由得一痛,把小穎折磨成這個樣子,自己確實有些過分了。

    我不由得轉頭對著值班室的人員吩咐。

    “是的,王總……”

    值班的警衛點頭哈腰的應承著。

    “走吧,跟我來……”

    我和小穎說了-句,小穎耙茶杯放在桌子上,起身跟在我身后。

    小穎扣冷冰霜以前是閨蜜,自然來過這里,此時整座辦公大廈很冷清,走廊起響起了兩個截然不同的腳步聲。

    小穎安靜的跟在我身后,一言不發。

    到了辦公室,小穎坐在沙發上,我把辦公椅后的外套拿過來給小穎披上,現在的夜晚很冷,小穎在家洗了兩次冷水澡,再加上這個天氣,一定是凍壞了。

    “你走著來的?”

    看到小穎凍成這個樣子,我不由得問道。

    小穎沒有說話,有些柔弱的看了我一眼后,輕輕的點了點頭。

    “為待么不打的?”

    家里的錢是我倆共同掌管,沒有任何一個人壟斷,如果說小穎打的沒有錢,這絕對不可能。

    “我……我想溜跶看看夜景……”

    小穎終于說話了,只是聲音有些顫抖。

    她的兩個手交纏在一起,手指撥動著我的外套,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以后不要這個樣子了,現在的晚上很危險……”

    我嘆了一口氣說道,小穎再次點了點頭。

    我能夠想像的出小穎在大街上轉悠了好久,在出門的一剎那,她肯定有過猶豫,是來找我還是找父親,但是她最終來到了我這里,而且似乎是不敢來公司找我,她在路上吹蓍涼風一直糾結著。

    “怎么不在家呆著?”

    我坐在椅子上問著小穎,而小穎半天沒有回答,一直低頭用雙手搓著我外套的衣角,她顯得有些緊張,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我想陪著你,你工作吧,別耽誤你工作……”

    小穎糾結了一會后,低聲斷斷續續的說道,似乎無法阻止自己的語言。

    “我的工作己經做完了,剩下的明天再做……你是不是有話和我說?”

    我現在真的沒有什么工作要做,今晚根本沒必要加班到很晚,只是為了一個試探而已。

    “你工作吧……”

    小穎思考了一會后沒有回答,而是體貼的繼續讓我工作。

    我知道小穎此時擔心的是早上的杯子問題,到底是我沒有注意到杯子而放錯的,還是我看到了杯子有意把杯子擺正的,她在乎我的態度,而且也摸不準我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

    帶蓍愧疚,我從辦公椅上起身來到了小穎身邊,在小穎的身邊坐了下去。

    我伸出胳賻把小穎擁進懷里,小穎安靜的趴在我的懷里,她對的畫面很溫馨,不知道有多久,我和小穎沒有這樣依偎在一起了。

    “老公……”

    小穎趴在我的懷里呢喃道。

    “嗯……”

    “早上……洗漱的時候你……你注意到杯子了嗎?”

    忍受了許久后,小穎終于問到了這個問題。

    “唉……其實我看到了……”

    思考了-會后,我決定說出實話,畢竟我欺騙小穎的太多太多了,雖然說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但是我還是決定和小穎說真話“補償”一下。

    “那為什么……是不是……”

    小穎聽到我的回話,不由得揚起了腦袋,眼圈含淚的看著我。

    “老婆,這件事情我做錯了,我不該試探你,其實我就是想著看你的態度,我擺正杯子后你會不會違背承諾……”

    我再次說了實話。

    “老公……”

    “嗯……”

    “我知道在你發現之前是欺騙了你,背叛了你,就連那晚電話中我也……但是我可以保證,以后我真的不會了……不要這樣了好嗎?我真的很害怕,我胡思亂想,令天腦袋都要炸了……”

    小穎抽泣了起來,一只手抹著眼淚。

    看到小穎可憐的樣子,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痛,同時痛恨自己為什么這么小心眼,自己決定和推動的事情,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悔。

    “你真傻,就算真做了我也不會知道啊,再騙我一次又何妨?”

    我幫助小穎擦拭著眼淚,同時心中不住的嘆氣,我虧欠了小穎太多,欺騙了她太多,現在我都沒有勇氣去向小穎去坦白這一切,因為我害怕那么做產生的后果。

    “不,我給你寫信后,我就決定,以后不再對你搬謊,任何時候……”

    “老婆是不是害怕我會突然從公司回家捉奸?”

    我用手指點了點小穎的鼻尖……“討厭……”

    小穎聽到我這句話后。她突然停止了哭泣,眼中露出了-絲驚慌,或許我剛剛的話語捉住了她曾經的想法,緊接著她的小臉變得羞紅,粉拳捶打了我一下。

    此時因為我的~句話,氣氛不由得好了許多。

    “你來了,爸爸怎么辦?”

    攝像頭的事情不能暴露,所以我不由得裝傻問道。

    “爸……爸走了了回島上了……”

    小穎看了我一眼后,不由得情緒再次低落道。

    “哦……是我家小穎沒有理他,讓他老人家傷心了是不是?”

    我不由得再次調笑道,此時我看到了小穎的情緒很不好,所以不由得讓她的心情放松一些,從今天的煩躁中解放出來。

    原以為小穎聽到我的話語后,小穎會沉默,或者捶打我轉移注意力,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小穎竟然安靜的點了頭。

    “老公,今晚工作忙完了,咱倆回家好不好了”

    小穎點頭過后,不由得和我說道,眼中帶著迫切。

    看到她眼中的那絲迫切,我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無奈。

    小穎性癮發作,要準備拿我當做父親的“替代品”,雖然和我做愛根本無法讓她滿足,但是隔靴搔癢也比沒有好。

    “蒼蠅也是肉”

    此時我突然想到了這個讓我自卑的語句。

    “回家干嘛?”

    我心中嘆了-口氣,不由得笑著問道。

    “當然……當然是休息啊……”

    小穎被我意味深長的眼神看的小臉一紅,低頭回答道,她連“睡覺”這個詞都沒有說,或許“休息”才能回避她此時內心的想法。

    “老婆,現在時間還早……你去小島吧,我讓父親開船在江邊等你,我開車送你去江邊邊……”

    我低頭看了了一眼手表,再看著小穎的樣子,還有今天的虧欠,還有自己無法滿足小穎的無奈,最后開口裝作輕松的和小穎說道。

    而我的這句話證小穎愣住了,整個辦公室沒有一絲的聲音,哪怕是呼吸的聲音……。

    第243章。

    聽了我的話之后,小穎猛地從我的懷中起身,之后目瞪口呆的看著我,眼中帶著不可置信。

    對于小穎這種表情,在我意料之中,我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剛剛仿佛是自己的思想被人附體,隨口說出了那句話。

    只是說完之后我就后悔了。但是我卻沒有表現后悔的神色,而是對著小穎報以微笑,讓自己表現的坦然一些,作為一個男人,說出來了就不要收回來。

    現在仔細回想一下,或許是因為今天的試探對小穎的虧欠,還有小穎突然來公司找我的感動,綜合在一起,讓我下意識的說出了這句話。

    “老……老公,你說什么?”

    小穎愣了一會后,有些磕磕巴巴的說道,她剛剛已經聽清楚了我說的話,但是這句話太出乎人的預料了。所以小穎不敢相信,不由得再次確認到。

    “我現在送你去小島吧,我送你到江邊,事先讓父親開船在江邊等你……”

    我把自己的意思重新復述了一遍,這次的話語坦然了很多,仿佛自己真的不在乎,實際上自己內心真的不在乎嗎?為什么說出這句話后,心里這么的憋屈?

    “老公……為什么?”

    小穎確定了我的意思后,她叫了我一聲,間隔了一段時間后問我為什么,或許她不知道我這么決定意味著什么。

    “沒有為什么,既然當初這么做決定了,我就不會介意。老婆忍受了這么多天,我知道你的身體已經很需要了,我無法滿足你,為了你的身體,所以……要怪只能怪老公無能……唔……”

    正當我把話說道最后的對候,小穎伸出手堵住了我的嘴,她的表情似乎很激動。

    “老公,以后不許你說這樣的話,這不是你愿意的,而且在我的心里,老公永遠是最完美的男人,為了這個家你付出了什么,為了我和爸爸的事情你忍受了多少,我都知道,雖然我不是男人,但是我懂得你作為一個男人的委屈。無能的應該是我,不是你,如果你再這樣作踐自己,我真的沒臉活了……”

    小穎說到最后,趴在我的懷里嗚嗚的哭泣起來。

    “好好,不說了這些了……”

    聽到小穎的話語,想到我對于她的那些隱瞞,我心中反而升起一絲羞愧,還有一絲懼怕,所以我趕緊打斷了小穎的話。

    “我送你去小島吧,時間還不算晚……”

    打斷小穎的話后,我趕緊轉移話題說道,說完這句話,我準備起身。只是我剛準備起身,手就被小穎拉往了。

    “不,老公,今晚要你陪我……”

    小穎拉著我的手深情的說道,雖然她眼中帶著情欲,但是眼神很堅決。

    我的建議在她內心里很讓她動心,但是她卻沒有做出那個決定。

    “可是……可是最近我太累了……我無法……”

    最近工作強度太大,就算讓我勃起都困難,如果再……豈不是要了我的命?

    雖然我還年輕,但是每次射精過后的那種虛弱的感覺讓我有些反感和懼怕。

    “不,你只需要陪著我就好……不用做其他的……我能忍得住的,我就不信我挺不過去。其實我感覺這種病就像吸毒,可以強制戒除的……”

    小穎眼中帶著堅定說道,但是我在她眼底堅定的背后看到了-絲猶豫和緊張,或許她自己內心中也不知道自己對于父親的性能力是否真的那么舍得。

    “聽我的話,身體要緊,如果中途放棄,你的身體不說,以前的……豈不是都……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實在找不到確切的詞語來形容那個意思,還得含蓄始表達。

    “走吧……放心,我不會多想的,決定是我做的……”

    我起身穿上外套,之后向著辦公室外面走去。

    小穎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一言不發,當我走出辦公接的時候,冷風拂面,讓我感覺到現在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實。

    我打開了毒鎖上了車,當我東好安全帶,啟動了車子后,發現小穎沒有上車。

    我把頭看向副駕駛,小穎站在車子外,沒有拉開車門,眼中帶著猶豫,似乎心有不甘的看著我。

    看到小穎這個樣子,仿佛我成了逼良為娼的人販子。

    小穎看我看著她。之后低下了頭,慢幔的打開了車門坐了進來。

    “老公,不去了好不好?”

    車子剛駛出公司大門,小穎就在旁邊再次說道,眼中帶著乞求。

    其實我知道小穎是嬌羞,明目張膽的把丈夫扔下去小島和公公歡愛,她心中肯定對我很愧疚,而且覺得這么做會很讓我委屈,所以她不由得再次說道。

    我沒有回答小穎的話語,而是一邊開車,一邊拿出了手機,小穎看到我的手機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不再說話,而是低下了頭,把自己的臉埋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攥緊自己的衣角。

    此時的她很緊張,也很嬌羞,我看不到她的臉,此時她的臉一定是紅紅的,滾燙的。不知道是因為嬌羞還是因為想到一會的性愛而激動。

    “爸,你在小島上嗎?”

    援通了父親的電話,父親那邊很久才接起來,看來父親回到小島后,也顯得比較緊張,突然看到我來的電話,本來就心虛的他壯了好久的膽子才敢接我的電話,而且電話接通后,父親在那邊一言不發,是我先說的話。

    “啊……是啊……島上有點事情……”

    父親聽到我的話后,磕磕巴巴的回復道,而且語音帶著顫抖。

    他回小島的原因就是因為小穎沒有陪他,現在我給他打電話,有些“興師問罪”的意思。

    “爸,你現在開船到江邊,我把小穎送過去……”

    我沒有點破,而是直奔主題。

    “啊……”

    父親直接發出了一聲異聲,他和小穎一樣,都不敢相信,而且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送小穎去江邊,馬上要到了,你開船過來等她……”

    我不得不把話放慢和父親說道。

    “啊……哦……我現在馬上開船去江邊接你倆……”

    父親終于確定了我的意思,但是摸不準我的脈。

    “不是接我倆,是接小穎,我一會還要回公司加班……”

    父親剛剛那句話的結尾就是一個試探,“你倆”,實際父親已經猜想到了什么,只是不敢確定,所以我接著父親的意思解釋了一下。

    “哦…………”

    父親應承了-聲后就陷入了沉靜,似乎是找不到其他說話的語言,畢竟我的這個電話給他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好了吧,盡快吧,還有不到二十分鐘我們就到了……”

    察覺到父親的緊張,我盡量減少與他的交流。

    掛斷電話后,我就專心的開車,而小穎把頭低的更低了,雙手揉搓衣角的動作和力道越來越大了。

    對間一分一秒的過著,當車子停在江邊的對候,遠遠的父親的小船已經等在了那里,只是船上沒有父親的身影,或許此時的父親已經躲在了船倉里。

    車子停下后,小穎一直坐在副駕駛不愿意下車,頭還是低的很低,雙手不再糾結,而是緊緊捏住自己的大腿內側,似乎在用疼痛來保持最后的一絲理智。

    “老公,求求你,帶我回家好不好?”

    小穎這個時候還是沒有放棄最后的“希望”,雖然我知道她內心中已經十分的迫切,但是卻還是堅定的履行作為妻子的承諾。

    “老婆,是我對不起你,我愿意承受這一切……”

    小穎或許無法明白我的意思,因為她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而且也不知道監控的事情,所以說這句話的時候雖然大義凜然,但是內心中還是心虛不已。

    “老公……”

    小穎最后一次呼喚我。

    “去吧……”

    我以同樣兩個字來回復她。

    小穎在車上糾結了-會后,就開車下車了,從始至終她都沒有看我一眼,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小穎下車后關閉了車門,車里陷入了安靜,透過車窗,我看著小穎的身影慢慢的走遠,最候上了父親的小船,父親的一直沒有現身,仿佛父親不在小船上,但是當小穎上船后,小船竟然開動了。

    看來我的猜想是正確的,父親一直躲在船倉里等待著,當小穎上船后,他就趕緊載著我心愛的妻子遠離我,他奪走我的妻子,去小島上翻云覆雨,至少在這一夜,我的妻子不再屬于我。

    看著小船慢慢走遠,我的心嘆了-口氣,小島上沒有監控設備,豈不是一切我都看不到?我也可以偷偷到島上,只是這個時間了,誰會愿意出船?

    今晚對于父親和小穎來說注定是個不眠之夜,對于我來說也是是個不眠之夜,這或許是我第一次無法看到小穎和父親的性愛,不知道今晚倆人會不會有什么突破?會不會得翻小穎的某一些“第一次”?

    我不敢想像。我在江邊一直沒有開車,我發現父親的小船一直在汪中心徘徊,似乎我不走,它就不會移動,這個時候的父親也是害怕的,一直保留著我后悔最后一絲的余地。

    我鬼使神差的發動了車子,車子離江邊越來越遠,小船也離開江中心越來越遠,不知道是我的船在移動,還是父親的船在移動,還是我倆都在移動,我倆的距離正在越來越遠,直到著不見彼此……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