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精品小說 >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89)救援
    看精;彩&39;小*說&39;盡~在&39;w&39;w&39;w.&39;&39;&39;.n&39;E&39;t第&39;一~&39;*小&39;說~作者:情與性我的眼睛濕潤了,這些為數不多的錢是父親省吃儉用為我們攢下的,那份保險單意味著什幺我也很清楚。

    此刻保險單還有存折,簡單的幾張紙,在我的手里似乎有千金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小穎看到這些,已經蹲在地上捂著嘴泣不成聲了。

    不過看到這些東西,我的心情似乎緩解了一些,因為沒有遺書,只要沒有遺書,還有著一線希望,萬一保險單和存折只是父親臨時放在家里寄存的呢?這一夜,我和小穎過的很艱難,我們倆都沒有睡覺,等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窗外的風暴開始漸漸的減小,我的心里也開始焦急起來。

    一大早,風暴已經小了很多,只是還下著小雨,天氣情況已經達到了出發救援的標準。

    我和小穎、電力公司代表、消防救援隊就聚集松花江岸。

    為了這次救援,消防隊出動四艘救援船,船上裝滿了所有必要的救援設備。

    我們迫不及待的出發,船開到了最大馬力。

    船頭穿過層層的江浪,江水飛濺到船上,弄濕了我們的身體,但是船速絲毫沒有減速。

    “爸,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萬一你出了事,我就是罪魁禍首!

    我心里默默的祈禱著,手攥的緊緊的,目光一直注視著N-3江心島所在的方位。

    時間一點點的過著,慢慢的,父親所在的江心島終于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中,我心中激動了起來。

    我甚至這個時候想跳下船直接游過去,我也多幺的希望父親此刻不在江心島上,我更希望他自己出去旅游散心去了。

    船終于?康搅私膷u,我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在淺淺的江水里跑著,小穎也同時跟隨我下了船。

    看到島上的情況,我的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氣,因為雖然江水上漲,但是父親所在的房屋地勢比較高,看著江水的漲勢,父親所在的房屋應該沒有被江水淹沒。

    我們跑過熟悉的小路、草叢還有樹林,離的越近,我的心里越是激動。

    草叢已經被大風刮的全部倒伏,有的樹木被懶腰折斷。

    島上的風力發電風車,有的風車被刮掉了葉子。

    “不要,千萬不要”,只是當我們趕到父親所在房屋的時候,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我的心徹底沉入了谷底,整個人站在那,大腦所有的思緒瞬間停止。

    看~精彩-小說~盡在&39;點b點第&39;~-*小&39;說~站/度//第/一///小/說/站..只見父親房屋所在的地方,已經沒有了房屋,只剩下了一頓破壁殘垣,父親所住的磚房已經徹底倒塌了。

    房子上面壓著一個被大風刮斷的發電風車葉子,也不知道父親的房子是被大風刮塌的還是被巨大的風車葉子砸塌的。

    島上的發電風車是那種很大的發電風車,每個風車有三個葉子,每個葉子的長度就達35米。

    其中荷蘭進口的風車每架萬元,國產風車每架8萬元。

    其中荷蘭風車的發電量最大,風車每旋轉一圈就可以產生價值5元的電能(我家這邊就有很多的風力發電風車,這些數據都是真實的哦)。

    還是消防隊的人最先反應了過來,趕緊沖了上去拿著設備開始挖掘救援。

    由于廢墟上面壓著巨大的風車葉子,也害怕父親埋在廢墟下弄不好會受到二次傷害,所以嚴重影響了挖掘救援進度。

    我們無法預想這個房子已經倒塌了多久,倒塌的時間越久,父親也就越危險。

    這個時候的我,不再去思考,我拿著工具開始拼命的挖著,像個瘋子一樣揮動著雙臂,似乎永遠也感不到累,小穎也跟著我一起幫忙挖著。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消防隊的人輪流吃飯,救援一直都沒有停止。

    我們躲開了斷裂的風車葉子,最先挖掘的地點就是父親的臥室方位終于,當把房梁大木移開之后,我們看到了,我們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父親滿身灰塵和泥土躺在了那里,臉色蒼白,由于雨水的淋濕,父親身上的泥土已經化成了泥。

    父親的頭上有著一個明顯的傷痕,看得出來,那是被什幺東西砸的。

    血似乎流了很多,在頭上形成一個血伽。

    不過萬幸的是,或許是房屋倒塌的一剎那,由于掉落房梁的阻隔,父親所在的位置被房梁大木阻擋一下,形成了一個相對安全的隔離帶,這就是不幸中的萬幸。

    當父親身影顯露的那一刻,隨行的醫護人員趕緊沖了上去檢查父親的情況。

    看著父親蒼白毫無血色的臉龐,看著他頭上那極為醒目的傷口,看著他已經濕漉漉的衣服,看著他被泥水包裹的身軀我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身軀和意識,這個時候我不能暈過去,我要保持清醒,父親這個時候需要我。

    小穎已經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聲,這個時候的我,才知道什幺叫撕心裂肺,小穎哭的就是撕心裂肺。

    “公公出意外,兒媳哭的這幺傷心,就算親女兒都未必能比得上啊,有這幺孝順的兒子和兒媳,多幺幸福啊,哎”

    看~精彩-小說~盡在&39;點b點第&39;~-*小&39;說~站/度//第/一///小/說/站..隨行的醫療人員勸著我和小穎,看到小穎哭的這幺傷心,那些女醫生不由得感嘆道。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把自己的下唇咬破,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嘴里流進了一些咸咸的東西,我知道那是血。

    醫療人員和消防人員把父親小心的抬了出來,放到了避雨的地方。

    醫護人員拿著檢查器具開始給父親做著最簡單的檢查。

    “傷者已經沒有意識,但還有微弱的心跳,但是已經微乎其微,心跳隨時會停止,傷者頭部被砸傷,傷的很重,急需到醫院搶救!

    醫護人員簡單檢查后,趕緊對我和小穎說道。

    父親已經步入中年,又在小島上被風雨摧殘這幺久,頭部還被砸傷,可以說父親現在隨時都會斃命,但是還有一絲希望。

    我扶起已經哭的癱軟的小穎,救援隊抬著父親上船準備趕市里醫院。

    我、小穎還有醫護人員在一條船上,父親安靜的躺在船中央,滿是泥水的臉上帶著氧氣罩。

    這個時候的小穎已經停止了哭泣,靜靜的看著父親,眼睛帶著自責、愧疚,偶爾緊咬下唇,看的出來,小穎已經后悔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的我,突然注意到父親的右手穩穩的插在自己的衣襟里,剛剛經過這幺長時間的折騰,父親放入衣襟的那只手一直都沒有掉出來。

    父親的右手難道有什幺東西?我試著把父親的右手從衣襟里拿出來,或許由于父親的身體已經有點僵硬,也或許父親就算臨死之際也用力守護手里的東西。

    總之,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父親的右手從衣襟里拿出來。

    當父親的右手被我從衣襟里拿出來那一刻,我的目光終于看到了父親右手里的東西。

    這個時候剛剛停止哭泣的小穎,也看到了父親手里死死攥著的東西。

    她愣住了,只是愣了一會她就微轉過身子,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急劇顫抖的肩膀預示著一切。

    只是她努力的控制自己,我用余光看到她死死攥著自己的手,手指甲已經插進肉里,她都沒有在乎,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不一會小穎轉過了身子,情緒似乎已經平穩,只是小穎已經咬破的嘴唇,已經流滿自己鮮血的雙手出賣了她,由此可見她看到父親手里東西的那一刻,內心是多幺的痛苦。

    這個時候的我,心情是復雜的,我不知道該是什幺感覺,因為父親至死也緊緊攥在手里,并放入衣襟里保護的東西,竟然就是生日那天小穎送給他的那個檀木煙斗【未完待續】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