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認慫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  認慫了

    錢布平聽到秦升這句話后,下意識停下腳步,臉色瞬變,眼神陰晴不定,隨后緩緩轉過頭,死死的盯著秦升。因為這位馮經理不是別人,正是保利國際的財務經理,也是錢布平的鐵桿心腹。

    “秦助理,你這是什么意思,威脅我?”錢布平冷笑道,本來今天他是打算和秦升和平相處,我們吃肉給你分點,沒必要斗的你死我活的,大家不都是為了利益么?墒且姷角厣绱藝虖埖臍庋,再想到昨晚的狼狽,錢布平就有些壓不住火,還真想和秦升斗斗。

    秦升笑呵呵的起身道“錢總,您多想了,我哪敢啊,我初來乍到,哪敢得罪你這樣的地頭蛇,我就是順口一說而已”

    錢布平還并不知道財務經理已經被秦升控制,冷哼道“秦助理有什么不敢的”

    “那錢總、呂總、郝總,慢走啊,我就不送了,咱們下次再見”秦升笑瞇瞇道。

    曹達的立場就是秦升的立場,所以秦升不可能和錢布平等人狼狽為奸,從一開始就注定站在對立面,也就不在乎得罪他們了。

    在杭州,秦升的資源并不比他們弱,曹達是第一層保護符,莊周和薛清妍是第二道,何況還有夏鼎等等,所以秦升只要把握住分寸,就不會出現什么意外,更不會出現九華山的情況。

    錢布平等人從碧云莊出來后,錢布平就一直琢磨著秦升最后那句話的意思,他開始覺得秦升要查保利國際的帳,郝副總這里撬不動,可能要從馮經理那里動手,可是馮經理是他的心腹,這幾年也沒少從中獲利,所以不可能出賣他,再者也已經被送出去了。

    可是越琢磨,越覺得事情不對勁,錢布平立刻給楊國榮打電話道“給我聯系馮青”

    正在保利國際忙碌的楊國榮聽到這話,意識到可能出事,連忙給馮青打電話。

    “這秦升實在是欺人太甚了,老錢,你就打算這么忍著?”呂士民滿臉怒氣的問道,他們這兩年作威作福,根本沒怕過誰,現在一個小小的秦升,就讓他們如此謹小慎微,呂士民肯定憋著怨氣。

    錢布平冷哼道“忍?你真以為我怕他,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我們要收拾他,有太多的辦法?墒撬谋澈笫遣苓_,我們要面對的是曹達,而不是秦升,你真以為這件事這么簡單?”

    聽完這話呂士民才認真起來道“那你覺得這事該怎么辦,大不了我們全部撂挑子,看遠達不亂成什么樣子?”

    “我現在也有些亂,這事要和我姐夫商量商量”錢布平若有所思道,因為他很清楚,如果曹達真要收拾他們,那就等于和姐夫撕破臉,他曹達真要這么做么?

    秦升從碧云莊出來時,第一句話就是:罵了隔壁的,你們請勞資吃飯,為什么要讓勞資買單?

    常八極在馮經理離開杭州前將他攔下了,錢布平那幫人都以為馮青此刻正在澳門玩的不亦樂乎,卻不知道這哥們正在天目山那邊經歷著人間地獄。

    常八極可沒少折騰馮青,他的手段堪比刑訊逼供,可以不留痕跡,因為人只有心理崩潰以后,才會放下所有防線。

    常八極只問了一句道“我想要保利國際這兩年的賬本”

    馮青仗著他是錢布平的心腹,出了事錢布平肯定會管他,但他出賣錢布平,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回道“你特么什么人,連我都敢綁,是不是不想活了”

    常八極淡淡道“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我了,希望你能堅持住”

    秦升離開碧云莊后,先是打車到指定的位置,那里有他找夏鼎安排的一輛車,然后開車前往天目山,這樣做自然是防止有人跟蹤他,目前這馮青是他撬開整個遠達內部的一把關鍵鑰匙,他決不允許馮青出現意外。

    在秦升去碧云莊的路上,已經往保利國際而去的錢布平終于接到了楊國榮的電話,馮青失蹤了。

    錢布平瞬間慌了神,也明白了剛才吃飯的時候,秦升最后為什么說出了那句話,顯然馮青已經被秦升控制主了。此刻錢布平已經把秦升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這特么顯然要跟他死磕到底啊。

    “真要這么玩么?”錢布平咬牙切齒道“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可是不管怎么樣,馮青不能落到秦升那邊,因為他知道的太多了,所以錢布平立刻命令道“給我找,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馮青,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同時,錢布平還讓呂士民那邊安排人手,從現在開始二十四小時盯著秦升,他就不信這只狐貍露不出馬腳。

    天目山杭州正西方向,開車過去也就一個小時左右,那邊群山環繞,所以想要藏個人就特別的容易了。

    天目山龍門坑半山腰上,有間獨門獨戶的院子,方圓數百米內都沒有其他人家,這里是常八極的師兄平時安排朋友清修的地方,這幾天被常八極給借用了。

    這地方確實不好找,秦升按照導航開到山腳下后,才由一位年輕人在前面開車帶路,七拐八繞后又步行了十幾分鐘才走到這院子。

    年輕人便是常八極的一位師侄,根本沒有問什么廢話,直接帶著秦升來到院子里,進門后才喊道“師叔,客人到了”

    常八極這才走了出來打趣道“路上沒有尾巴吧”

    “他們哪有那么容易找到我”秦升隨口道“馮青還沒開口么?”

    常八極不以為然道“我沒問過他,一直折騰著,這不等你來親自詢問么?”

    “你還是夠狠啊”秦升笑呵呵道,隨即轉身詢問道“這應該是你的師侄吧?”

    “嗯,我給師兄要了兩個徒弟過來幫忙,他們不管是身手還是做事你都放心”常八極沉聲道。

    “那天收拾錢布平的就是他?”秦升悄然打量著這位年輕人,剛才路上天黑,根本沒注意,年輕人看起來年齡并不大,估摸著也就是二十五六,身材有些偏瘦,留著小胡子,眼神冷冰冰的。

    常八極搖頭道“不是,他叫谷青陽,收拾錢布平的叫顧小波,他們兩身手都沒問題,師兄那里有事,小波今晚不在,你如果需要人手,他們可以隨便借用”

    秦升在打量谷青陽,谷青陽也在打量著秦升,不知道秦升何德何能讓師叔這樣的人物為他效勞。

    常八極知道谷青陽在想什么,笑道“青陽啊,站在你面前的男人,你可不能輕視啊,就算是你和小波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

    谷青陽聽到這句話后,臉色果然微變,他沒想到眼前這男人居然也是練家子,不禁有些后悔剛才的怠慢。

    秦升笑呵呵道“老常,別吹捧我了,我半年前可差點就掛了,這年頭雙拳能敵四手,可未必能敵四百手啊”

    “得了,不說廢話,你先進來忙正事吧,不然我怕這哥們堅持不下去”常八極笑道。

    秦升走進屋子以后,只見馮青被常八極掉在半空當中,整個人只穿著內褲,頭發亂糟糟的,臉色發白,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

    谷青陽拿起旁邊的一盆冷水,直接潑在了馮青的臉上,昏迷的馮青立即醒了過來。

    秦升有些擔心道“這樣沒事吧”

    常八極撇眼如同死魚的馮青,淡淡笑道道“放心吧,死不了”

    屋子里的燈光有些昏暗,馮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瞅著眼前都站著誰,他以為又是那個惡魔要折磨他,連忙道“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

    常八極和谷青陽往后退了幾步,秦升拿起旁邊的毛巾擦掉馮青臉上的水,瞇著眼睛問道“馮青,你知道我是誰么?”

    馮青有氣無力的搖著頭。

    秦升沉聲道“我是曹總新任的特別助理,你應該知道我為什么找你來,如果你想活著,那就配合我,將遠達這兩年的賬本交給我,我保你沒事”

    “秦助理,原來是你綁了我”馮青終于知道了幕后黑手,瘋瘋癲癲的笑了起來,隨后才道“不是我不愿意給你,是我不能給你,給了你,我就得死,錢總一定會殺了我的”

    “不給,你現在就得死,知道么”秦升陰狠道“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今天你也應該見識了,我有很多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最終在絕望中閉眼”

    聽到這句話,馮青有些顫抖,常八極適時拿出了一根銀針,馮青嚇的驚叫起來。

    秦升揮揮手道“馮經理,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聽完我說的,你好好考慮考慮。我之所以綁你,就是因為曹總要收拾錢布平等人,你覺得遠達誰說了算,只是曹總不愿意鬧的那么難堪,因為彼此都是多年的舊交?墒遣芸偛辉诘倪@兩年,遠達被他們弄成什么樣子了,你比誰都清楚,所以曹總才會讓我動手”

    “不管怎么樣,錢布平都必輸無疑,而你只能當炮灰。如果你配合曹總,曹總會對你網開一面,你把賬本交給我,你出去躲一陣子,等到我們收拾完錢布平,到時候你再回來,你依舊是保利國際的財務經理,也許曹總一高興,還會讓你當副總”秦升繼續道。

    馮青冷笑道“你說的這么好聽,我怎么信你,我要是把東西給你了,你把我殺了怎么辦?如果你們輸了怎么辦?如果到時候錢布平秋后算賬怎么辦?”

    秦升哈哈大笑道“馮經理啊,你還是不明白自己的處境,現在你只能信只能賭,如果不信,你必死無疑,你還有選擇的余地么?”

    秦升拍著馮經理的臉道“我再給你半小時,你好好考慮,半小時后你若還是堅持愚忠,那我只能今晚送你上路,反正沒了你,我們還有其他辦法對付錢布平,而你從此將成為失蹤人口,更有可能背上畏罪潛逃,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的老婆孩子”

    說完,秦升失望的搖著頭,隨后帶著常八極和谷青陽離開了房間,留下吊在半空當中的馮青。

    外面,谷青陽隨口道“他會答應么?”

    “誰知道呢,也許是條漢子,哈哈哈”秦升打趣道。

    可惜十分鐘后,馮青就已經認慫了,秦升長舒口氣……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