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恭敬不如從命
    第二百九十六章  恭敬不如從命

    (最近更新不太穩定,因為在裝修新房子。由于本人是只即將奔三的單身狗,所以一切事情都得自己忙前忙后,沒人給我幫忙,而且我本來就不喜歡麻煩,所以最近忙成了狗,每天各種跑盯著,晚上回來才能碼字,希望大家理解理解我這只單身狗的不容易。關于劇情,前一百萬字的最后一個大高潮來臨,敬請期待)

    十月中旬,從北而來的一股冷空氣襲擊了杭州,相比于往年這個時候,今年的杭州冷的有些早,更是不間斷的下起了連綿秋雨。

    一場秋雨一場寒,剛剛渡過國慶黃金周的杭州有些蕭瑟,好像狂歡過后的落寞。

    秦升起床的時候,林素已經起來了,主臥的林悅還睡得正香,生在林家那樣的家族,林悅很少會有煩心事,至少不會為生活所發愁。

    林素已經熬好了稀飯,還溜了兩個饅頭,桌上擺著一盤咸菜和秦升最愛的油潑辣子?匆娗厣龔臅砍鰜,穿著睡衣頭發亂糟糟根本沒來得及收拾的林素柔聲道“吃點東西再去吧”

    已經穿的整齊的秦升走過來,輕輕的梳理著林素的碎發,隨后坐了下來,一言不發的吃著饅頭喝著稀飯,他吃飯的時候向來不喜歡說話。秦升不說話,林素也沒開口,只是安安靜靜的盯著秦升吃。

    幾分鐘后,秦升解決了一碗稀飯兩個饅頭,用紙巾擦了嘴后起身準備出門,林素將傘遞給秦升道“外面下雨,帶著傘”

    秦升點點頭,已經準備出門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回頭在林素額頭輕輕一吻,林素淺笑道“我等你回來”

    外面的秋雨淅淅瀝瀝,小區里沒有一個路人,秦升的身影顯的有些孤獨,大多數人這個時候還在溫柔鄉里,秦升卻要去面對并不想面對的仇敵。

    秦升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常八極已經在那里等著他了。

    上車,收傘,關門。

    秦升拿起手機,開始看微信里面的未讀消息,誰的都有,但秦升都沒有回復,然后打開APP開始看新聞,似乎和每天上班的程序差不多,并沒有感覺到異樣。

    半小時后,他們到了靈隱寺,常八極找地方停好車,兩人打著黑色的雨傘向著靈隱寺正門口而去,林長河在路上已經給秦升發了短信,說在正門口等著他們。

    靈隱寺七點開山門,如果是往日的話,這會已經有不少燒香拜佛的游客了,可是今天這天氣并不好,所以今天沒有多少游客,只有少數虔誠的僧客。

    靈隱寺門口,一身黑色大衣的林長河早已等候多時,后面跟著兩位保鏢,三人也很是湊巧的打著黑傘,頗有些黑社會見面或者交易的既視感。

    “二叔,他已經到了?”秦升見到林長河后,低聲問道。

    今天的秦升看起來很嚴肅,眼神里滿是冷漠,林長河低聲道“已經在里面等著你了”

    “那就走吧”秦升嗯了聲道。

    林長河和秦升走在前面,常八極和那兩位保鏢分別跟在他們的后面,在林隱寺山門門口的時候,秦升抬頭看了眼那金色牌匾上的靈隱寺三個大字,很不自然的露出笑容,似乎每位身居高位者都喜歡題字。

    林長河這邊已經安排好一切,所以他們直接進入了靈隱寺里面,直奔嚴朝宗所在的地方而去。這并不是秦升第一次來靈隱寺,不管是道家福地洞天,還是佛門圣地名山,秦升每來一個地方,必然會拜拜山頭,所以這靈隱寺,他已經來了好幾次了。只不過除過第一次仔細游覽了遍,再后來只是隨意的閑逛。

    林隱寺大雄寶殿里,穿的休閑的嚴朝宗正和一位師父探討佛法,別看嚴朝宗是紈绔子弟,但卻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敗家子,他精通多方面的知識,談不上博古通今,但涉獵頗多,更是多才多藝,不然能被嚴老太爺指定為嚴家未來的接班人?

    大雄寶殿門外臺階下,穿著黑色皮夾克的馮和打著傘等著嚴朝宗,也或許是等著秦升的到來,時隔多日再見,不知會是何感想?

    當林長河和秦升走到馮和面前時,馮和伸手攔住了他們的去路,林長河有些生氣,這嚴家的奴才都這么的囂張,他可是林家的長輩。秦升倒是無所謂,只是打量著這位當初追到川西想要殺他的狠角色,可惜的是最終他們卻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我沒想到你還能活著”馮和眼神毒辣的盯著秦升,冷笑道。

    秦升搖頭苦笑道“你就這么巴不得我死?”

    “任何對嚴家不利的人,都是我的敵人”馮和很是直接的回道,兩人見面不是故人相見格外親,而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所以沒有寒暄客套,只有直來直往。

    秦升本想反駁一句,可你卻是個廢物,沒有實力殺了我。最后想想還是算了,今天是來認慫當孫子的,何必和一條狗斤斤計較,因此只是悻悻一笑,并不說什么。

    常八極像是看小丑一般盯著馮和,對他來說馮和只是手下敗將,如果哪天秦升有一定的實力面對嚴朝宗了,那么這個馮和一定是他的首批獵物。

    不過馮和看見常八極,卻絲毫沒敢輕視,他知道這位可是真正的大拿,秦升能活到今天,完全就是靠他保護著。不然那次針對秦升,他們怎么先是調虎離山,才敢痛下殺手,可惜的是趙叔那幫人運氣不好。

    “你去吧,我在這里等你”林長河作為林家長輩,不管是面對秦升還是嚴朝宗,都有足夠的底氣,他可以客客氣氣,但你不能不把他當回事。嚴朝宗如此的故作姿態,如果只有秦升倒無所謂,現在還有他,他多少有些生氣,所以直接吩咐道。

    秦升默默點頭,準備前往大雄寶殿,馮和再次直接攔住道“少爺讓你們在這里等著”

    林長河惱火道“你算什么東西,也敢在這里指手畫腳?”

    林長河一發火,馮和是敢怒不敢言,他可不敢在林家二爺面前耀武揚威,到時候就算是少爺也保不住他,所以只能規規矩矩的退后。

    果然是欺軟怕硬,秦升也算出了口悶氣,這才緩緩走向了大雄寶殿。

    大雄寶殿里面的嚴朝宗,剛開始并沒有注意到外面的動靜,直到聽見吵鬧聲后,他才看見林長河和秦升已經到了。

    秦升已經向著這邊而來,嚴朝宗對著面前的大師輕笑道“一位故人來訪,今日就不打擾師父了,改日再來叨擾”

    “阿彌陀佛,施主請便”那位氣度不凡的師父笑呵呵道。

    嚴朝宗這才不緊不慢的起身走向了殿外,嘴角略帶譏諷的笑容盯著秦升,一副勝利者的模樣。臺階下面的秦升也看見了嚴朝宗,下意識停下腳步,臉色平靜,眼神平淡,就這樣面對著嚴朝宗,盡量不讓嚴朝宗察覺到他的細微反應。

    是故人,也是情敵,更是仇敵。

    一個在臺階上,一個在臺階下,就這么彼此對視著,似乎正應了彼此此時的處境?墒遣还苁乔厣是嚴朝宗,在多次對決中,彼此是輸也是贏。秦升失去了前途,贏了林素。嚴朝宗輸了林素,卻碾壓了秦升。

    “十方苑的齋面味道不錯,我每次來都會吃一碗,你要不要嘗嘗?”最終,站在臺階上嚴朝宗主動開口道。

    嚴朝宗的態度讓秦升有些詫異,竟然主動請他去吃齋面,但這畢竟是一個好的開場,秦升縱然吃過了早飯,嚴朝宗的這個面子也得給,所以低聲道“恭敬不如從命”

    嚴朝宗表情復雜的一笑,隨后向著十方苑的方向而去,路過秦升面前的時候,也根本沒有看秦升,秦升悻悻的跟在后面。

    那邊馮和和常八極都下意識想要跟著過去,嚴朝宗卻率先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馮和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立刻站在原地沒有跟著。秦升轉頭看眼常八極點點頭,常八極也就不再跟著了。

    “這是他們的事,讓他們去解決”林長河隨口道,他相信嚴朝宗的肚量沒那么小,也不可能在這種地方亂來。他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到了,剩下的事情就靠秦升了。所以也不打算留在這里了,準備去找靈隱寺里相熟的師父討一杯茶喝。

    于是,這里只剩下常八極和馮和了。

    馮和盯著常八極恭敬又挑釁道“如果有機會,我還想再向前輩討教幾招”

    “我從來沒有饒過一個人兩次”常八極不輕不重的說道,這話說的有點重了,可謂是充滿殺氣。

    馮和并不生氣,冷笑道“前輩就這么自信?”

    “你若不信,可以隨時試試,我等著就是”常八極懶得理會這位手下敗將,向著十方苑的方向而去,他當然不會打擾秦升和嚴朝宗的細聊,但距離秦升越近,危險也就離秦升越遠。

    十方苑,算是靈隱寺對外的餐廳,向來以素齋聞名,特別是齋面做的一絕,不少前來的游客香客都會在上完香后,嘗一碗齋面。嚴朝宗以前每次陪著家里長輩來靈隱,都會吃一碗齋面,這個習慣也一直保持下來了。

    此刻,十方苑內,客人不多,靠門的位置,秦升和嚴朝宗相對而坐,齋面未上,卻暗流涌動……

    (本章完)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