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自作自受
    第四百六十四章自作自受

    (搬家真是件苦力活,這個月事情太多了,對不起大家)

    人生是場修行,會經歷很多磨難和坎坷,每次磨難和坎坷都會在心中留下印記,也許過了很多年都無法忘懷。所以很多人追求問心無愧,可是往往卻事與愿違,那些印記怎么都無法淡忘,最終他們只能追求放下,可是依舊于事無補,也許直到閉眼那天,所有的一切才會煙消云散。

    比如今天這場鬧劇,叫羅肅的男孩才是真的狠啊,說的那些話看似卑微,卻實際上刀刀致命,永遠的扎進了張咪的心里。如果他罵張咪幾句打張咪一頓,或許張咪還不會如此難受,但是他偏偏沒有這么做,他就是要讓張咪一直活在內疚自責當中,只有這樣張咪才不會忘記他,一直只會覺得對不起他。

    對于羅肅的做法,秦升雖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畢竟一個男人被女朋友劈腿戴綠帽,什么瘋狂的事情做不出來?羅肅僅僅如此,已經算是不錯了,何況這更是張咪自作自受,怪不了別人。

    不過,秦升不知道韓旭是怎么想的,至少韓旭在此時并沒有為張咪出頭,依舊保持著冷靜。不過想想也是,韓旭心里肯定也不爽啊,誰讓張咪還有男朋友,縱然就算是他只是和張咪玩玩,但這樣被蒙在鼓里,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故意如此,這有關人品問題。何況,韓旭也不能把羅肅揍一頓吧,先不說影響不好,回頭還得被加一個仗勢欺人,再者毫無理由豎立一個敵人。

    羅肅已經走了,張咪的臉色極其難看,這會的她再沒剛才吃飯時候游刃有余的圓滑,像個被人拋棄被人唾棄的可憐蟲。

    韓旭怒目瞪著張咪道“張咪,告訴我,他說的都是真的吧”

    “韓旭,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張咪拉著韓旭的胳膊苦苦哀求道,既然和羅肅的事情已成定局,自然不能再失去韓旭了,不然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韓旭直接甩開了張咪的胳膊道“別再給我解釋了,我特么不是智障。我韓旭雖然**,但不喜歡被人當猴耍,更不愿意撬別人墻角,這件事到此為止,以后咱們再也不見”

    聽到這句話,張咪瞬間淚流滿面,她沒想到突然會成了這樣,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但這怪誰呢?

    她本來和羅肅談的好好的,羅肅更是國際政治系的高材生,雖說家里條件不怎么樣,但是能力卻特別的強,從本科到研究生拿遍了清華的所有獎學金,她也是看中了羅肅的潛力?墒桥既缓团笥颜J識了韓旭,兩人有了交集,當韓旭問她有男朋友的時候,她猶豫片刻最終還是回答沒有,因為她知道韓旭的背景,和羅肅這個潛力股相比,韓旭這個現成的藍籌股更受青睞。

    張咪不傻,最開始只是和韓旭保持著朋友關系,雖然韓旭總是主動撩她,但她知道韓家的背景不可能接受她這樣的兒媳,韓旭什么女人沒見過,又怎么把她當回事。直到韓旭來到了清華進修,他們的關系才有了進展,因為她即將面臨著畢業,以她或者羅肅的能力并不能為她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但是韓旭有這個能量,所以她才答應了韓旭,不管是韓旭只是想和她玩玩也好還是真喜歡,她都無所謂了。如果韓旭只是想玩玩,她從韓旭這里得到的回報也足夠了,先不說工作的事情,主要還是和韓旭能認識更多高層次的朋友,對她以后的發展有利無弊,所以她沒和羅肅分手,而是一直隱瞞著羅肅,將羅肅這個正牌男友當成了備胎。如果韓旭真喜歡她,當她確定了以后,她就會和羅肅選擇分手,她知道以羅肅的性格不會糾纏她,因為羅肅以前就說過,如果她有更好的選擇,他不會攔著。

    于是,就有了今天這場鬧劇……

    韓旭的脾氣本就直來直往,既然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當然不會再和張咪有任何瓜葛,張咪更是清楚這點,所以還想繼續哀求韓旭。

    韓旭再次掙脫了張咪,拉著秦升和韋禮毫不猶豫的準備離開,張咪痛哭流涕,已經徹底失去了分寸,直接坐在了地上。

    秦升并沒打算離開,而是蹲下來對著張咪道“張咪,你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可最終卻聰明反被聰明誤,這怪不了別人,當你選擇的時候,就應該想到這個最壞的結果?蓱z么?我覺得一點都不可憐,難受吧,很難受吧,但你想想羅肅在說那些話的時候,心里比你難受多少倍?張咪,欠別人什么都可以,但別欠感情債,這種債,一輩子都還不完的”

    這世界充滿了太多的誘惑,不是每個優秀的女人都能選擇一個潛力股的男人,陪著他一步步往前走,最終站在高山之上看風和日麗。所以秦升想到了林素,她能選擇自己,又最終陪著自己走到今天,那是多么的難得可貴,是他祖墳上冒青煙了。

    秦升并不是落井下石,只是讓張咪記得在愛情這種事情上不該有心機,心存善心才會有善報,不然所有的算計最終都會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三個人不再理會張咪,這時候也快上課,于是走進了經管學院的教學樓,在上樓的時候秦升問道“韋禮,如果是你,你會怎么做?”

    韋禮稍微愣了下道“這樣的女人不值得可憐,真正可憐的是那個穿著樸素的男孩,他什么都沒有做錯,也不該有這樣的懲罰,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會找他喝頓酒,然后說清楚這件事”

    韋禮的答案讓秦升很滿意,韓旭這時候卻說道“被人誤解就誤解吧,只要我問心無愧就行,人活一生,要遇到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總不能讓每個人都理解你吧,沒那個必要,太累了”

    秦升哭笑不得,所以這就是韋禮和韓旭不同的性格。

    下午的兩節課,韓旭有些渾渾噩噩,秦升不知道他是真喜歡張咪然后受傷了,還是被人如此欺騙心里不爽,但是秦升也沒去安慰他,他知道韓旭這種性格自愈能力比誰都強。

    兩節課很充實,那位退居二線多年的大佬講了很多有關經濟和體制改革的干貨,這讓秦升受益匪淺,同學們也都在踴躍的舉手發言,詢問更多深層次的問題。

    等到小組討論的時候,那位年過七十的老人緩緩走到了秦升他們這邊,輕拍了幾下秦升的肩膀,隨后慈祥的笑道“你叫秦升?”

    秦升稍顯詫異,然后連忙笑著點點頭,老人并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回道“有什么不懂的問題,可以直接來找我”

    秦升不知道這句話還有什么深層次的意思,只得繼續笑著點頭,隨后老人就走了……

    終于下課了,韓旭的心情也緩解過來了,畢竟晚上他組織了局,如果他心情不好的話,大家自然也就沒興趣了。

    “老秦,真不和我們一起?”韓旭強顏歡笑道,他今天晚上肯定想喝酒,不愿意心里藏事,不爽不滿就發泄,這才是人生。

    常八極和郝磊已經開車過來等著他了,秦升笑呵呵道“我先得回趟家,一會再聯系”

    秦升這么說了,韓旭就再沒繼續追問。

    回四合院的路上,秦升隨口問道“怎么樣,有沒有感受到青春的氣息和知識的力量?”

    郝磊唏噓感慨道“老秦,我現在愈發的后悔當初沒有好好學習啊,你們當年怎么不幫幫我,我覺得我還可以救救,也不至于如今如此的后悔”

    秦升哭笑不得道“你丫可拉倒吧,你那會天天就只知道玩,我們又不是沒說你,你逃課曠課的次數比上課的次數都多吧”

    “算了,我這輩子是沒希望了,希望我兒子有朝一日能考入北大清華”郝磊很是無奈的說道,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如今這社會已經不是以前那樣敢闖敢拼就能闖出一條通天大道,這年頭需要的是人才和知識,他如果不是跟著秦升的話,或許只能在西安當一個普通的派出所民警吧,或許依靠家里的關系能當過小領導,可是一輩子也就這么碌碌無為了。

    秦升笑罵道“連女朋友都沒有,還想著生兒子,你小子這是癡人說夢”

    秦升這是無心之話,不過說完就后悔了,畢竟郝磊和韓冰的事情還沒個解決方案,真是頭疼啊。

    回到四合院,四合院已經做好了晚飯,南宮今天也回來了,秦升多少有些好奇這女人平時都干什么,不過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詢問。

    問過薛姨以后秦升才知道,老頭子今天依舊不回來吃完飯,而且也說了會回來的很晚,秦升心里那根繩也就更緊了。

    餐桌上只有四個人,南宮除過偶爾回答秦升的問題,其他時間都只顧著低頭吃飯,吃完以后就迅速離開了,秦升總覺得氣氛越來越不對勁了,大家怎么都行色匆匆,只有他這個大閑人無所事事。

    越想越憋屈,秦升索性也就不去想這些了,吃過晚飯以后直接帶著常八極和郝磊去找韓旭,喝酒解千愁啊。/p>

    【手機看書花】掌柜網h5.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