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恨么?真恨?
    第四百七十三章恨么?真恨?

    一日夫妻百日恩,趙安之和秦長興就算這后二十多年的夫妻是有名無實,可好歹前二十年的夫妻那是真情實意啊,怎么如今看起來,哪有什么恩愛,全都是怨恨啊。

    雖說在這里南禪寺里已經出家二十多年,可秦長興還是有些郁悶,從他走進這座南禪寺,他就和妻子趙安之再也沒有任何聯系,二十多年從來沒有見過,每次都是別的朋友或者弟弟秦長安過來看他,才告訴他有關妻子的消息。

    所有人都以為他秦長興沒有兒女,連他自己都這么認為,直到幾年前弟弟秦長安來到南禪寺后才告訴他,他還有一個從未謀面的女兒。秦長興聽到這個消息后,震驚的良久都沒有回過神,再三確定消息的真偽后,最終喜極而泣。

    秦長安當然不會騙親大哥,再者這也是他的侄女,當初大哥和嫂子一直沒打算要孩子,準備做丁克夫妻,直到大哥出家前,嫂子才得知懷孕了。這個孩子自然是大哥的,只是嫂子并沒有告訴大哥而已,畢竟當時秦家內憂外患風雨飄搖,嫂子沒敢給大哥施加壓力,最終帶著孩子遠去了加拿大了。

    如今這個孩子已經長大成人,去年剛剛碩士畢業,在長安集團北美總部任職,只是這件事只有秦長安和大嫂趙安之知道,就連秦冉都不知道她還有個堂妹,當然趙安之的娘家人們都知道。

    秦長興一直在院子里坐到月上柳梢頭,有位年輕時是建筑學博士,后來為情所困而出家的小和尚走過來勸道“師叔,小心春寒,您還是回屋休息吧”

    秦長興揮揮手,示意小和尚離開,不要打擾他。小和尚嘆了口氣,只得無奈離開。

    沒過多久,又有位比秦長興還要年長的老和尚走了過來,淡淡說道“師弟,我可從來沒見你如此心情啊”

    “師兄,你說我做錯了么?”秦長興淡淡問道,今天他一直在反思這個問題。

    被秦長興成為師兄的老和尚則是這里的主持大師,也是五臺山有名的得道高僧,只是不問世事而已,老和尚輕笑道“錯沒錯,別人永遠說不對,只有你心里清楚。師弟啊,你雖然在南禪寺待了這么多年,可我一直都覺得你沒有放下那些往事,我也不知道什么往事能讓你如此執拗,但是我知道,既然斬不斷塵緣,你就算是在這里修行一萬年,也依舊得不到大成”

    “師兄,我想好好考慮考慮”秦長興默默點頭道,他已經知道了妻子趙安之回來要見的是誰了,除了那個當初被老爺子帶走的侄子,怕是再沒有外人了,誰讓趙安之已經透露了兩個關鍵的信息,一個是他是秦家的未來,一個是弟弟秦長安并沒告訴他,還有秦長安上次告訴他的一件事,老爺子已經駕鶴西去。

    顯然,升兒已經回到秦家了。

    當初升兒離開的時候,秦家風雨飄搖,算是這么多年來的最低谷。如今升兒回來了,秦家看似光鮮亮麗如日中天,可是盛極而衰樂極生悲那是常有的事情。何況時代在前進,改革在進行,當一個新時代出現,必然要推翻當初的既得利益者,而秦家則是先前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危險接踵而來,秦長興如何不擔憂?

    趙安之見完丈夫秦長興后就離開了五臺山,然后直接驅車趕回北京,她下飛機以后沒來得及見任何人,就直奔五臺山而來,本來準備了很多話,可是當見到秦長興以后,那些話也就煙消云散了。

    北京,距離秦家四合院最近的華爾道夫酒店里面,趙安之就住在這里,以往回北京,她都住在娘家或者秦家四合院,但是這次并沒有,而是選擇了酒店,因為她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秦家四合院本就是秦家的老宅,只是當年被迫賣掉了而已,后來秦長安發跡以后又買了回來,然后重新翻修了遍。

    當趙安之回到套房的時候,里面一個只穿著灰色睡衣的女孩正在洗漱,睡眼朦朧有些慵懶,頭發更是亂糟糟的。

    “媽,你回來了”女孩聽見開門的聲音,隨口問道。

    趙安之聽見女孩的聲音,臉上的皺紋逐漸散開,心情瞬間豁然開朗道“丫丫,又睡覺了?我看你這時差是倒不過來了”

    女孩沒有回應,而是等洗漱完了以后才出來笑道“這段時間總是加班啊,太累了就睡了會。放心吧,時差會倒過來的,媽媽你就別擔心了”

    “那你快收拾收拾,一會和你舅舅姑姑他們吃晚飯”趙安之躺在沙發上,打開手機回消息道。

    叫丫丫的女孩皺眉道“不先去見叔叔么?我還有很多工作的事情要給叔叔匯報呢,北美那些家伙都是酒囊飯袋,一點事情都做不了!

    “工作的事情以后再說,先別那么著急,你真是老秦家的血脈,什么都向著你叔叔”趙安之有些無語道。

    叫丫丫的女孩自然是趙安之和秦長興的女兒,丫丫長的很漂亮,誰讓老秦家的基因比較好,高鼻梁大眼睛五官極其精致,和秦冉還有些相像。

    丫丫回國的次數并不多,十幾歲的時候才第一次回到故土,認識了一堆七大姑八大姨的,后來則是陪著趙安之回來過幾次。不過趙安之并沒有讓丫丫成為香蕉人,而是從小就培養她的中國文化,所以丫丫的中文說的很順,當然她還會法語和德語。

    “媽,你見到他了?”丫丫有些忐忑不安的問道,她當然知道媽媽見的那個人是誰,自然是她的親生父親,可是丫丫對這個父親沒有任何感情,相反對叔叔的感情卻比較深,畢竟她見叔叔的次數比較多,至今都沒有見過親生父親,只是見過父親以前的照片而已。所以當媽媽問她要去見她么?丫丫從來都是拒絕,因為見了也不知道說什么,畢竟沒有任何感情,只有血緣關系而已。

    趙安之淡淡點頭道“嗯,見了,可是很失望,以前的秦長興是多么的神采風揚,如今的秦長興只是一個年過花甲的老和尚而已,他早已不是我想象中的他了”

    從媽媽的描述當中,丫丫能想象到那個父親如今的模樣,所以她也就更不愿意去見那個所謂的父親了,不是她厭惡或者怨恨那個父親,她從來都沒有過,只是從來沒有出現在她生命中的男人,為什么要打擾彼此的生活呢。如果她打小就和父親相處,后來父親因為某些事情出家了,如今他就算是再落魄,他也是她的父親,她不會嫌棄半分。

    “媽,你還恨他么?”丫丫很是好奇道。

    趙安之下意識脫口而出道“恨,為什么不恨呢?”

    丫丫再次問道“真的恨,還是假的恨,別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媽,你依舊很愛她吧”

    趙安之聽到這句話后,隨后沉默了。

    不管怎么說,他們畢竟是夫妻,而且是沒有離婚的夫妻,雖然她已經移民加拿大了,可是如果真的恨秦長興的話,她可能早就和秦長興離婚了。她依舊記得年輕時候的秦長興是多么的陽光多么的自信,而且他一路走來又是如何的平步青云,那是多么的讓人神之向往,所以她深愛著以前的那個秦長興。

    可是如今呢?當秦長興遁入空門那刻起,她的愛意就已經斷了,只剩下無盡的恨意,可是愛和恨都在,愛和恨都是一個人,所以趙安之依舊很矛盾。因為矛盾,所以才選擇二十多年一次都沒見,她說秦長興是逃避,她何嘗不是逃避呢?

    丫丫看見媽媽陷入了沉思,也就不再追問這些話了,她只知道這次回國除過要給叔叔匯報北美工作的事情,還要見一個姐姐一個哥哥,他們都是叔叔的子女,一想到這,丫丫就頗有些激動和期待。

    秦長安并不知道嫂子趙安之回到了北京,怕是因為某些事情,嫂子也不得不回來未雨綢繆了,畢竟他答應過會給丫丫一定的公司股份。

    至于秦升,這時候已經帶著常八極和郝磊到了西安,郝磊回西安并沒有告訴父母,所以也就不回家里住了,而是陪著常八極住在距離金地芙蓉世家不遠處的凱悅酒店,也就是上次秦冉所住的地方。

    他們先把秦升送到了金地芙蓉世家,然后才去酒店辦入住,而且秦升還給郝磊吩咐了些事情,比如今天和明天都要見誰,晚上的飯局該怎么安排等等。常八極也有任務,那就是先聯絡他以前所跟隨的那位在西安頗有影響力的老板,到時候如果有需要,也就能直接幫忙了。

    秦升提前已經給王姨和欣欣說過了今天要回來,欣欣昨天晚上就已經回到了西安,兩人都在家里焦急的等著秦升回來,沒有秦升這個主心骨,他們也不知道該從何開始,畢竟她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幾年了。

    有了秦長安的那些話,秦升知道這次的事情十拿九穩,但是必然會遇到很多阻力,可是誰也攔不住秦升做這件事。/p>

    【手機看書花】掌柜網h5.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