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五百零三章 恍然大悟
    第五百零三章恍然大悟

    秦長安估計那位大舅哥已經知道今天的事情了,這其實和朱家并沒什么關系,兩家除過當年那段感情以及兩個孩子,其實已經沒有什么聯系了,直到今年除夕的時候,大舅哥主動緩和關系,秦長安也知道他是照顧兩個孩子的感受。

    秦長安會考慮很多事情,當然也會為秦升考慮,朱衛國同樣會如此,只是兩個人站的角度并不同,秦長安更多的角度可能是秦家,而朱衛國更多的角度則是秦升本身了。

    秦長安估摸著肯定是秦冉告訴她舅舅這些事的,他對此并不生氣,反正遲早那位大舅哥都會知道的,還不如早點知道的好,這樣也省的他到時候興師問罪。同時,秦長安也想知道,秦升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有沒有勇氣扛下這份重擔?

    如果秦升愿意扛起這份重擔,秦長安會很欣慰,這確實是他老秦家子孫的作為,如果秦升不愿意的話,秦長安也理解,畢竟秦升從小沒在秦家長大,所經歷的所接觸的不足以有那么厚重的肩膀。

    “老朱家這突然找秦冉秦升干什么?”趙安之有些不解道,她和老朱家并沒什么交集,何況老朱家和老秦家因為當年的事情基本不怎么走動,倒是冉冉在那邊很吃香。如今秦升回來,想來待遇也應該不低,畢竟當初朱家那邊最疼秦升,何況老太太如今還活著。

    秦長安隨口解釋道“估計很久沒見他們了”

    秦長安吩咐秘書煮了兩杯咖啡,趙安之坐在沙發上若有所思道“朱家那兩位如今正是仕途當紅啊,怕是讓不少人紅眼啊,清歡要是沒走的話,有朱家幫忙,那些人也不敢這么對你,唉”

    “求人不如求己,事事求人,就算過了這一關,遲早也得出事”秦長安不以為然道,他從沒想過讓老朱家出手,何況老朱家也不會出手的。

    趙安之默默點頭道“那就希望能雨后天晴吧”

    常八極開車帶著秦冉和秦升姐弟倆向著城西一處屬于軍方的地方而去,這種地方就算是老北京也不知道,朱衛國只是說了大概的地址,讓她到了打電話就行。

    朱衛國這是專門推了事情騰出時間等姐弟倆過來,本來身邊跟著不少領導,最后都被朱衛國支走了,只留下秘書和警衛員遠遠的跟著。他隨意的在訓練場上散步,偶爾會駐足觀看那些訓練的特種兵,那些領導們雖然離開了,可視線依舊留在朱衛國的身上,生怕這邊出點什么事,讓這位首長不高興,到時候他們就要遭殃了。

    秦冉和秦升到了這地方后,被直接帶到了訓練場,警衛員和秘書都認識秦冉,直接放行通過,那邊的朱衛國已經遠遠的在招手,常八極則識趣留在了原地,和警衛員秘書站在遠處。

    “舅舅”秦升和秦冉走到朱衛國面前后,恭恭敬敬的喊道,這位戎馬一生的舅舅一路走來并不容易,當年在前線的時候差點就沒回來,后來更是在某些位置被按住了好幾年,至于什么原因大家都知道,直到部隊大刀闊斧的改革以后,他們這些人才被重新重用。

    朱衛國打量著秦升很是滿意道“不錯,比過年見你的時候精神了不少,看來最近這狀態不錯么,年輕人就應該是這樣子”

    秦升悻悻笑著,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畢竟這位身居高位的舅舅他也才只見過幾次而已,自然還做不到風輕云淡。

    “舅舅,你瘦了不少,要注意身體啊,不然外婆又要心疼了”秦冉柔聲說道,舅舅最愛她,她自然也心疼舅舅。

    朱衛國呵呵笑道“你外婆現在哪里顧得上我啊,天天都想著他這位外孫呢,這不昨天還給我打電話,準備回北京住段日子,我說北京還有些冷,等過段時間熱了再回來,老太太還不愿意了”

    秦冉隨口道“外婆可能是太久沒回來了吧”

    “怎么可能,你外婆就喜歡待在上海,在上海比在北京待的要舒服,沒事都不會回來的,我還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還不是秦升現在回北京了,老太太回來見他方便點”朱衛國哭笑不得道,不過他能感覺到,自從秦升回來以后,老太太的心情好了太多,醫生說身體狀態都恢復的不錯。

    秦冉看眼秦升,捂嘴嬌笑。

    聊了幾句這些瑣事后,秦冉知道帶秦升過來干什么,有些話舅舅和秦升單聊會更好,所以她很識趣的說道“舅舅,我去趟洗手間”

    朱衛國淡淡點頭道“讓小劉帶你去,這地方比較大”

    秦冉走了以后,秦升和舅舅獨處感覺很有壓力,屁話,雖然這是他舅舅,但這也是位肩扛金星的將軍啊,而且還是實打實的實權將軍,可以說已經走到了軍人的最高級別。

    朱衛國看著秦升拘謹的樣子很是好笑道“秦升啊,放松點,別那么緊張,在你們面前,我只是你們舅舅而已”

    秦升深呼吸了幾口氣調節狀態,比剛才感覺好了不少。

    “在上海待的還習慣么?你外婆是真舍不得你走,每次給我打電話都要說你,擔心你這擔心你那的,你姐他們從來都沒這待遇”朱衛國并沒有直奔主題,而是隨意的聊著這些家常。

    秦升如實道“舅舅,我在上海讀的大學,還在那里工作過半年,也有不少朋友,上海算是我的第二故鄉,所以并沒什么不習慣的”

    朱衛國自嘲的笑道“噢噢噢,你說過的,我都忘了,這舅舅當的不稱職啊”

    秦升繼續說道“等這段時間忙完了,我再回上海陪外婆”

    老太太惦記著秦升,秦升也想念著外婆,那種老人對外孫的疼愛,讓秦升感覺到特別的溫暖,這是他從小到大最缺少的東西。

    “回來已經好幾個月了,適應新環境了么?”朱衛國關心道,他知道這種轉變很大,所以很擔心秦升的內心世界。

    秦升感慨道“剛開始還不適應,覺得太匪夷所思了,這段時間已經慢慢適應了”

    “聽你姐給我說,秦長安開始讓你進入公司了?”朱衛國緩緩開口道,也算是打開了話題,秦升才適應了新身份新環境,秦長安就突然如此決定,這是趕鴨子上架啊,朱衛國很不高興,但他先要確定秦升怎么想的,如果秦升不愿意的話,朱衛國就會以舅舅的身份出現,和秦長安掰掰手腕,怕是秦長安會收回這個決定。

    從姐姐說舅舅要見他,秦升就已經知道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姐姐給舅舅打電話說了今天的事情,舅舅這才讓他過來的。

    “嗯,今天召開了董事會,我被增選為集團董事會的非執行董事,不過還沒有具體的職務”秦升如實說道,沒敢隱瞞什么。

    朱衛國示意秦升陪著他繼續散步,然后才開口道“給我說說吧,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話,我可以給秦長安說,你是他秦長安的兒子,也是我朱衛國的外甥,何況后面還有你外婆,這件事還不敢讓你外婆知道,你外婆知道了怕是要鬧起來了”

    秦升沒想到這么一件事情,會引起舅舅如此大的反應,而且還不敢讓外婆知道。

    秦升若有所思道“舅舅,一個董事頭銜而已”

    朱衛國停下腳步瞇著眼睛盯著秦升,低聲道“秦升,你清楚你父親一手締造那個商業帝國么?”

    秦升沒有隱瞞道“知道些事,但知道的并不清楚”

    “秦長安那個商業帝國近些年如同黑馬般的野蠻生長,網絡上到處都是各種傳言,你應該見過了那些股東,也應該能認出幾個,那些人都是什么樣的身份背景,怕是普通人完全無法想象,但這只是表明上的東西,有些內幕是秦長安不會告訴你的。你進入董事會,就等于上了這條船,而且你是秦長安的兒子,不管是秦長安出了什么事還是這個商業帝國出了什么事,你都必須頂上去,你的人生從此將不是由你說了算,你要承受什么樣的壓力和責任,你確定都明白?”朱衛國意味深長的說道,這番話他還是沒敢說的太直白,他覺得秦升能聽懂意思。

    舅舅的表情很嚴肅,秦升感覺到了有種氣場壓的他喘不過氣,他緩緩說道“舅舅,我還有選擇么?”

    朱衛國冷哼道“你的事情不是他秦長安一個人說了算,你要知道你不僅僅是秦家的人也是我們朱家的人,當年你媽媽的意外去世和你的失蹤,已經讓我們朱家對秦家恨之入骨,如果不是你今天回來,這矛盾怕是永遠都不會解開。你吃了這么多年的苦,我們還沒有好好補償你,怎么可能讓你突然承受這么大的壓力,你知道接下來你要面對什么么,這些壓力會壓垮你的,你要是出了意外,這不是要你外婆的命么?”

    秦升這才意識他,自從他回來以后,他一直只是覺得他回到了秦家,是秦家的子孫,從來沒認為他是朱家的子孫,這些親人僅僅是親人而已,聽到舅舅這番話后,秦升才恍然大悟。

    秦升陷入了沉思,舅舅能這么著急的見他,同時提出這些事,顯然舅舅知道的事情比他要多太多,他不心里不禁自問,他真的能頂得住這些壓力?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