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一百塊都不給
    第五百四十六章一百塊都不給

    在去北五環的路上,秦升也不耽擱時間,在車上繼續看著相關的文件和資料,他得抓緊時間深入了解長安系,省得哪天突然要獨擋一面,到時候就真的沒時間了。不過從這次老頭子去深圳回來的心情來看,似乎深圳收獲很大,這也讓秦升松了口氣,總比前兩天那黑云壓城的感覺要好太多吧。

    一個多小時后,他們終于到了北五環那別墅小區的外面,烏哥和王建國已經提前到了,除此之外還有位年輕人,也是跟著王建國來北京打工的村子同齡人,昨晚秦升他們和那幫混混動手的時候,也是這個年輕人率先出手幫忙的。

    這年輕人叫張永,比秦升要小兩三歲,秦升只記得小時候他經常跟在他們這幫大孩子的屁股后面,后來再沒什么印象了。不過這張永他們家離秦升和老爺子住的地方最近,他父母以前經常給老爺子送吃的用的,可惜的是后來一場車禍他的父母雙雙離世,只留下他和妹妹相依為命,妹妹如今剛剛在北京讀大學,張永這才跟著王建國來北京打工,也能順便照顧妹妹,誰知道剛來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王建國和張永見到秦升以后笑著打招呼,王建國顯的有點諂媚,畢竟在社會廝混的時間比較久,早已經圓滑無比了,何況知道如今的秦升混的很是風光,自然想要搭上這條線。張永就很本分,并沒有因為秦升的身份而過度的客套,雖然他們家以前和秦老爺子走的比較近,不過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秦升如今未必能記得起。

    這次過來秦升并沒有帶多少人,除過常八極和烏哥也就四個保鏢,這如今是秦升的常規配備,四個保鏢也都由烏哥全權負責,秦家的所有安保則是由公孫獨立負責,他為此培養了不少苗子。

    “烏哥,曹老板還在吧?”秦升隨口問道,他今天就想看看什么大老板會為了區區幾十萬要和一群農民工過不去,說出去都不嫌笑話么?

    烏哥低聲回道“昨晚回來以后,就一直沒有出去”

    “那咱們就進去會會這位曹老板吧,估計他也在等著我們,能在四九城扎根這么久的,多少也會有點能量的”秦升輕笑道,卻并也沒有輕視曹老板,雖說已經拿到曹老板的相關資料,但是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他自然不清楚了。

    烏哥默默點頭道“保安這邊我已經打點好了,我們直接進去就行”

    “還是先禮后兵吧,看看這曹老板什么態度?”秦升若有所思的說道。

    三輛車直接開到了別墅小區的正門口,烏哥下去讓保安通知曹老板,至于曹老板想不想見他們,那他就不知道了,不過他也不在乎。

    別墅里面,曹老板早已經起來了,四十多歲的曹老板正是人生巔峰期,事業成功家庭美滿,絕對普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妻子送女兒去上學了,這會還沒有回來,估計又去逛街購物了,反正如今的她是標準的家庭主婦,曹老板對她也沒什么要求,只要照顧好女兒不給他添麻煩了就行。

    吃完早餐以后,曹老板就在書房里喝茶看書,直到保鏢走進來匯報道“曹總,小區門口保安讓我通知您,有位年輕人想見您,說是給您一晚上時間還錢,您不給面子,他只能登門造訪了”

    曹老板放下手中的宋史,瞇著眼睛站了起來,還真是底氣十足啊,這都找上門來了,那他還真得看看對方什么來頭啊,居然敢在他面前放肆,于是道“讓他們進來”

    門口保安在接到通知后,就給秦升他們放行了,只是有些納悶的是,他們都給過錢了,還非要多此一舉,真是不理解有錢人的想法。

    幾分鐘后,三輛車停在了曹老板的別墅外面,這別墅還挺氣派的,估計也得好幾千萬,不過相比于秦家的四合院還是差太多了,畢竟不是誰都能買得起四合院的,那才是真正的土豪啊,再說了秦家在郊區還有好幾棟大別墅,特別是位于山腳下的一處占地上百畝的獨立莊園,只是很久都沒人去了。

    眾人下車以后,秦升對著后面的保鏢道“你們不用進去了,就在外面等著吧”

    幾位保鏢點點頭,反正他們也不覺得能出什么事,真要出事了也會在第一時間沖進去。常八極和烏哥則陪著秦升進去,王建國和張永跟在后面。

    別墅門口,曹老板的保鏢已經恭候多時,很是玩味的說道“請”

    這讓秦升愣了片刻,忍不住問道“烏哥,你確定給我的資料都沒問題吧,怎么看起來這曹老板巴不得我們來呢,怕不是誤入賊窩吧”

    烏哥冷笑道“故弄玄虛而已,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太不把別人當回事了”

    “這倒也是,曹老板肯定覺得,幾個農民工能認識什么大人物啊,都不夠他玩的”秦升想想也是,笑著搖頭道。

    王建國聽的一愣一愣的,說實話他對秦升還抱有懷疑,畢竟不知道秦升底細,想想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再厲害能有多厲害,這曹老板在北京城可廝混了很多年了,據說身家好幾個億呢,認識不少大人物呢,秦升未必是他的對手啊,只是現在王建國也沒什么辦法,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張永發現了很多細節,也聽出了秦升和烏哥話里的意思,顯然他們已經弄清楚了曹老板的底細,正因為如此才敢來找曹老板,那說明曹老板的實力遠不如他們。

    走進正門以后,秦升遠遠就已經看見客廳里坐在沙發上抽著雪茄的曹老板,曹老板看起來風光無限,從眼神中也能看出來真沒把秦升等人太當回事。

    諾大的客廳很是富麗堂皇,到處都是價值不菲的擺件和油畫,穿的很是精致的曹老板笑瞇瞇的看著王建國和張永冷笑道“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別看王建國在秦升面前的時候,什么話都敢說,可是到了曹老板面前就多少有些認慫了,畢竟經歷了被打以及關進派出所,王建國還真有些怕曹老板了,他一個普普通通的包工頭怎么跟這么有錢的老板斗呢?

    脾氣比較倔又認死理的張永卻怒懟道“干了活就該給錢,欠了錢就該還錢,曹老板為什么非要和我們這些小人物過不去?”

    曹老板吐了口煙霧,緩緩起身嘲諷道“正因為你們是小人物啊”

    這曹老板還真是氣焰囂張啊,秦升多少有點看不下去了,他不緊不慢的走向曹老板道“原來曹老板是大人物啊,我今天總算是見到大人物了”

    “你應該就是昨晚給我放話的那個年輕人了吧,我正說要會會你呢,沒想到你都找上門了”曹老板直面秦升道,不就是找了個幫手么,嚇唬誰呢?

    秦升這時候已經走到了曹老板面前,他冷哼道“說的倒也是,曹老板這樣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把我這種小人物放在眼里”

    “年輕人,這里可是北京城,別以為賺了點錢就把自己太當回事了,我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別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曹老板語氣不善的威脅著秦升。

    秦升根本沒有理會曹老板,而是拿起旁邊一個看起來應該值點錢的花瓶道“曹老板喜歡收藏啊,這應該是清末景德鎮的東西吧,倒是還值點錢”

    “呦,還挺有眼力勁的”曹老板稍顯意外道。

    秦升拿起這瓷器看了又看,然后在曹老板目視當中中突然松開了雙手,只見這瓷器垂直降落,嘭的一聲摔的粉碎。

    曹老板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如此的肆無忌憚,他氣急敗壞的指著秦升道“你,你……”

    秦升依舊不理會曹老板,而是看向了墻上掛的一幅畫,一副頗具抽象的油畫,應該是出自哪位當代藝術家之手,反正秦升也不認識更欣賞不了,但是秦升肯定值不少錢,所以他緩緩走了過去,直接將那幅畫拿了下來,再次在曹老板憤怒以及不可思議的眼神中,猛的將這幅畫一腳給踹爛。

    突然的變故別說曹老板目瞪口呆,連王建國和張永都嚇了一跳,沒想到秦升的反擊如此的犀利,他們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這哪來是要錢的,明明是來砸場子的,怕是要把曹老板得罪死了,接下來別說要錢了,想想該怎么面對曹老板的怒火了。

    “哈哈哈哈”曹老板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只是這笑聲太過刺耳,明顯是憤怒的轉化物,可不是發自內心的笑聲。

    秦升瞇著眼睛看向曹老板道“看來曹老板很喜歡我的表演啊”

    “年輕人,我不管你什么來頭,你今天要是有本事,就把我這別墅全砸了,那我真的服你”曹老板咬牙切齒的喊道。

    秦升并沒有輕舉妄動,而是淺笑道“曹老板,我記得昨天晚上我就說過了,今天早上之前要是還不還錢的話,那就不僅僅是錢的問題了,顯然曹老板沒把我的話當回事,畢竟曹老板是大人物。那么,現在我再給曹老板一次機會,這錢還還是不還?拖欠的工資外加誤工費醫藥費以及精神損失費,一百差不多也夠了,這點錢對曹老板來說不是什么大錢”

    一百萬,獅子大張口,秦升還真敢要,王建國和張永聽到這個數字嚇了跳,就算他們是曹老板的話,也肯定不會給的,他們只想要回屬于自己那些。

    聽到秦升這番話后,曹老板再次不怒反笑道“一百萬,你怎么不去搶銀行?別說是一百萬了,就算是一百塊我都不會給”

    秦升就喜歡這么硬剛的對手……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