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兒時玩伴
    第五百五十一章兒時玩伴

    如今的秦升,自然有能力去改變如同張永這些普通人的命運,可是秦升不可能隨意去做這樣的事,畢竟任何事情都要有前因后果,秦升和他們連交集都沒有,強行改劇本必然會有后遺癥,到時候可能連他都不知道會結出什么惡果,所以那些大人物越是能力越大越是慎重小心。

    至于張永,那是秦升在還張家那份人情,所以才會讓他跟著回秦家四合院,讓他去做那件事,不然怎么不讓王建國去?秦升除過這是鍛煉張永,也是在考驗張永,一旦張永在這件事情讓秦升失望,那秦升可能就不會再和他有什么交集。

    張永此刻內心激動不已,怕是今晚都別想睡著了,他沒想過秦升會把他喊來,更沒想過會和秦升有這么一番交談,這番交談過后他已經看到了未來十年或者半輩子的前途和光明了,縱然現在他還不知道秦升有多大的能力,但是就以秦升現在的實力,大多數人一輩子也不可能遇到這樣的貴人。

    張永擲地有聲的回道“秦哥,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更不會給您丟臉”

    “行了,不用那么緊張的,跟立軍令狀似的,心存善心腳踏實地的做事做人就行,在勤奮努力點,老天爺絕對不會虧待你的”秦升跟張永碰了杯輕笑道。

    這件正事聊完以后,秦升就和張永聊著家長里短,問著村子里的故友舊聞,讓秦升沒想到的是張永還給爺爺掃過墓,他說當時的初心只是覺得秦升常年不在,老爺子一個人在那里孤苦伶仃的,多少有些于心不忍,畢竟張家當初和老爺子關系很不錯,于是就跑到樓觀臺那里找老道長打聽,這才找到了老爺子的墓地,雖然只去過兩三次。何況,他的父母去世以后,他一個人站在時常站在那墳頭,能感受到那種孤獨。

    這讓秦升感動不已,他沒懷疑張永的話,因為墳堆那里確實有些酒瓶子和香根,也不知道是誰來祭奠老爺子的。秦升心里對張永愈發的肯定,這孩子心地善良又聰明,確實能好好培養,至于他以后能走多遠就不知道了。

    十一點的時候,時間也差不多了,秦升就準備休息了,畢竟明天早上還要去參加中國大飯店的活動,張永卻說要回北五環的住處。秦升覺得已經這么晚了,就讓張永睡在客房,張永卻有些不好意思,大多數人都是如此。秦升就笑著說,從今以后你不是以前那個張永,面對任何人的時候都不要自卑,要坦然面對,這樣被人才會尊重你,最終認可你的是你的實力。

    聽完這番話后,張永這才答應睡在客房,秦升離開時叮囑張永道,明天回去的時候要做好心理準備,不會去理會那些流言蜚語,因為你不在和他們是同一路人。張永當然明白怎么回事,很是認真的點頭。

    走進客房以后,里面大氣奢侈的環境讓張永只敢站著,他打算脫掉衣服先洗個澡,不然那那潔白的床單肯定要被弄臟。

    洗完澡以后張永鉆進了被子里,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著,內心激動不已卻又強迫自己要冷靜,這才剛剛開始絕不能自以為是,可是卻又想分享這種高興,又不知道該怎么給誰說,最后哭笑不得。張永長嘆了口氣,想抽煙又不好意思抽,生怕弄的房間里全都是煙味,最終只能忍著。

    就這樣,張永這么折磨煎熬著自己,也不知道最后什么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張永起來的時候,秦家眾人都已經去上班了,傭人給張永準備了早餐,張永吃過早餐以后就被保鏢送回到了北五環那邊的住處。

    秦升來到集團以后,先去找了董辦的肖雨欣,自然而然的遇到了丁玉,丁玉客氣的和秦升打招呼,秦升只是禮節性的點頭,這讓丁玉再次有些失望,好像這位太子爺對她并不感冒,難道是肖雨欣在這位太子爺耳邊說了什么不好的話?

    肖雨欣的辦公室里,秦升將事情告訴她,希望她抽調幾個人去負責這件事,肖云欣聽后淺笑道“秦董,這不是什么難事,咱們集團有專門的慈善基金會,專門負責集團的慈善和扶貧計劃,最近更是加大了力度在西部的精準扶貧,已經和西部以及平窮落后的市縣達成合作,不僅僅會捐助敬老院學;蛘哔Y助貧困學生,還會制定相對應的扶貧計劃,您只需要提議將那個村子納入我們的扶貧計劃就行”

    肖雨欣說的確實沒錯,如今精準扶貧是國家的戰略計劃,幾乎所有大型國企和民營企業都有相對應的計劃,長安系自然也不能免俗,據說今年光是在精準扶貧方面的投入就有數十億,接下來還會加大力度。

    不過秦升聽完以后并不想和集團有太多糾葛,直言道“肖姐姐,這就不用了,這是我的私事,你只需要幫我找一個團隊負責這件事就行,如果后期有需要的話,我再麻煩你”

    肖雨欣不知道秦升的顧慮,若有所思的點頭道“那行,我這就去安排,回頭再向您匯報”

    秦升客氣道“多謝肖姐姐了”

    回到辦公室以后,閆盼就告訴秦升集團的車隊已經樓下候著了,?偰沁呎诖髲d等著他,準備前往中國大飯店參加那個活動,于是秦升帶著閆盼這才下樓。

    中國大飯店距離長安金融中心不遠,秦升和常心怡同乘一輛車,自從進入公司以后,秦升和常心怡或者郝明義的接觸并不多,只是做著該做的事情,真需要幫忙的時候才會去找他們。

    秦長安對奔馳獨有情種,所有集團用車基本都是奔馳系列,常心怡和秦升坐在后排,除過他們只有認真開車的司機。

    “怎么樣,還適應吧?”常心怡隨口問道,和秦升接觸過幾次,對于這個年輕人印象不錯,無關他的身份。

    秦升如實說道“謝謝常姨關心,還算適應吧,只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總感覺時間不夠,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開展工作”

    常心怡好笑道“不用那么著急,你有的是時間,等你徹底了解集團的情況以后再說,不是誰都能在短時間內接手工作的”

    “常姨,我們真的有時間么?”秦升意味深長的問道,這話里的意思常心怡當然很清楚,他們這些人比誰都了解內幕。

    常心怡若有所思道“秦升啊,有些事情不是你該操心的,就算你知道了也沒能力去解決,一切都有你父親,你只需努力提升自己,準備著接班那一刻”

    常心怡所說的可能是心里話,但秦升聽完卻并不這么覺得,集團股東眾多背景復雜,各方勢力混雜在里面,何況在利益面前任何人都會變心,不是所有人都會把他當回事,之所以把他當回事,只是因為老頭子還在那個位置,一旦老頭子出事了,到時候可就是墻倒眾人推啊。

    秦升不再追問什么,常心怡詢問什么事情也都是隨口敷衍,在集團這件事情上,他必須慢慢建立起自己的邏輯思維能力,而且必須弄清楚這些董事和高管以及各子公司負責人的背景。

    中國大飯店隸屬于香格里拉酒店集團管理,號稱第二國賓館,每年接待無數貴賓元首等等,長安集團和中信銀行的活動放在這里顯然規格不低。其實活動程序很簡單,就是雙方高管致辭,然后簽署合同,媒體采訪,最后是個簡單的酒會。

    秦升雖然被秦長安要求出席這個活動,卻不在被介紹的貴賓里面,他只是坐在常心怡的后面,就連子公司的高管也都不認識秦升是誰。秦升按部就班的參加活動,本來頗為期待的活動,到最后卻覺得有些無趣的很,他還是不明白來參加這個活動的意義,中信銀行和長安系本就關系很近,一個合作儀式要這么多人站臺干什么,再說中信銀行的授信也不過百億,對于如今的長安系來說真是杯水車薪。

    活動結束后,簡單的午餐酒會,常心怡并沒有帶著秦升去認識中信集團以及中信銀行的高管,任由秦升自由活動,但是不能提前離開,這更讓秦升不明白。

    秦升端著杯酒想要找個熟人聊天,卻發現并沒有什么熟人,基本都是三十五歲以上的中年成功人士和媒體朋友。

    就在秦升無聊的時候,有個穿著身正裝氣質很出眾的年輕男人緩緩走到了秦升面前,主動打招呼道“你好秦升,再三確認才敢相信是你,真沒想到你會來參加這個活動”

    秦升一頭霧水,誰讓別人認識他他不認識別人,這就有些尷尬了,所以秦升苦笑道“不好意思,你是?”

    年輕男人梳著油頭,很是帥氣精神,全身散發著自信,他輕笑道“我叫姜知禮,姜子牙的姜,知書達禮的知禮,我們說認識也認識,說不認識也不認識”

    秦升聽的更是迷糊了,反正他確定自己不認識。

    年輕男人這才解釋道“因為我們是小時候的玩伴,只是后來你失蹤了,所以二十多年沒有見過了,我也是前段時間聽別人說你回來了,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里遇到”

    聽完男人的解釋,秦升這才恍然大悟……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