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不說這些
    第五百五十三章不說這些

    掛了電話以后,秦升就站在窗邊發呆,好像這一切都和他沒什么關系似的,本以為他要面對烏云壓城般的壓力,卻沒想到最終是虛驚一場。不過這樣也好,沒事總比有事強,這樣也能給他留出更多的時間去適應這個新環境,省的真出現他所擔心的最壞的情況,到時候如果他不能扛住所有壓力和責任的話,怕是會讓不少人失望。

    秦升長嘆了口氣,難怪老頭子從深圳回來以后心情很不錯,或許正是因為深圳之旅讓他確保平安無事了,也難怪大媽又去了深圳,怕是那邊發生了些什么事情,大媽代表著秦家去站臺。

    其實秦升并不知道,秦家能平穩渡過這次危機,還是因為前段時間那邊的咄咄緊逼,秦長安在北京出事,秦冉秦升秦婧在上海出事,這就有點欺人太甚了,所以站在共同利益體下面,有些有份量的大人物這才開口說話了。

    不過,唯有秦長安知道,危機并沒有就此解除,只是給秦家以及長安系充裕的時間去解決問題,如果到時候還是如此的話,怕是更加艱難。

    不管怎么樣,現在總算是有喘息的機會了。

    聽見敲門聲,秦升才驚醒過來,想想好像操心的事情有點多,這也不是他的能力范圍,等到以后再說吧。

    閆盼緩緩進來道“秦董,呂總想要見您”

    聽到是呂洋找他,秦升笑著點頭道“讓他進來吧”

    沒多久,呂洋走進了秦升的辦公室,他的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作為最被器重的少壯派,呂洋在集團內部的地位可不低,都說他拉攏了一幫未來可以上位的少壯派。

    “執行董事的辦公室就是不一樣,比我那辦公室大多了”呂洋和秦升已經熟了,所以并沒有寒暄客套,他很清楚秦升這種人,你越是跟他隨意越好,你越是跟他端著捏著,那他跟你一直都會有距離。

    秦升瞇著眼睛提醒道“非執行董事”

    “都一樣,沒什么區別”呂洋笑呵呵的說道,他還想說你遲早都是董事長,只是這話當然還不能說。

    秦升隨口道“你要是喜歡,咱兩可以換換,看看不同的風景么?”

    “你敢,我可不敢,那我以后別想在集團混了。哈哈哈,開個玩笑,怎么樣,還適應不?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可以盡管開口,不敢說知無不言,但你想知道的我應該都知道些”呂洋若有所思的說道,他主動接近秦升,當然是抱有目的性的。

    秦升示意呂洋坐下,然后吩咐閆盼泡了杯茶,坐下后才道“才開始上班,先了解了解再說,真需要幫忙的事情,我也不會客氣的”

    “也行”呂洋默默點頭道,緊跟著又說道“那今晚有沒有時間,我請客,正好知道家新開的粵菜館,聽朋友說味道還不錯,就當慶祝你入職,同時我還邀請了幾位同事,都是幾個重要部門的核心,你也正好能了解些想知道的東西”

    秦升中午已經答應了姜知禮那邊,所以苦笑道“今晚已經有約了,要不這周末吧,或者再約個時間”

    呂洋也沒客氣,回道“那就這周末吧”

    呂洋走了以后,秦升就坐在沙發上喝茶發呆,剛才和姐姐打電話的時候已經打聽過姜知禮的底細了。秦冉很是納悶的問道,他怎么知道的姜知禮?秦升就照實將中午在中國大飯店的事情復述了遍,聽完以后秦冉對此并不是很意外,說明秦升回來的消息在四九城的圈子已經不脛而走,畢竟秦家可是最能接近權力核心的那種家族。

    秦冉將姜知禮的事情說完,也確實如同姜知禮所說的,他和秦升是兒時的玩伴,兩家當初離的比較近,父母關系也還不錯,畢竟那會都是年輕人,能聊得來。后來的事情也如姜知禮所說,秦家出事以后,搬離了計委大院,他們家沒多久也就離開了,所以再后來沒什么太大的交集。

    秦冉對于姜知禮沒什么印象,畢竟他比姜知禮要大好幾歲,也沒什么共同交集的圈子,姜家只是在金融系統比較有名,不過姜知禮的外公和舅舅都是部隊系統的。

    秦升說了姜知禮晚上請客吃飯,還叫了好幾個當初同是大院的玩伴,秦冉對此沒什么意見,秦升以后廝混于這個大圈子,必然要有屬于自己的朋友圈。不過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都是從小玩到大的,有感情基礎或者家族利益捆綁,秦升和他們除過玩伴這層關系再無交集,又因為秦家所處的地位,所以交友更要慎之又慎,這點他相信秦升會把握住分寸。

    傍晚下班后,秦婧又先跑到秦升的辦公室,這丫頭對此沒什么顧忌,現在集團不少人都知道她是秦升的堂妹,董事長的親侄女,而且最重要的是未婚單身,所以不少在長安系鍍金的紈绔子弟對此都蠢蠢欲動,有些想要一飛沖天的鳳凰男也有想法。

    秦升答應帶秦婧吃大餐,顯然今天又泡湯了,秦婧對此很不高興,她知道以后秦升會有更多的應酬,能陪她的時間會越來越少。秦升好生安慰以后,這才讓這丫頭消氣。

    風波悄然離去,秦家的危機已經解除,那么秦升的安全也不用擔心了,所以秦升只讓常八極跟著他,其他保鏢送秦婧回家,同時讓烏哥挑選兩個靠譜的保鏢,以后就負責保護秦婧,這樣他也放心。

    在沒下班的時候,姜知禮已經給秦升打過電話,告訴了今晚吃飯的地方,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會所俱樂部,畢竟他們的身份都不簡單,有些更是體制內的,越是這種小事情上越是要小心翼翼,所以選擇了一家主營魯菜的私房菜館,大廚的師父以前在國宴掌勺,味道絕對不含糊。

    姜知禮對吃比較講究,小時候就是有名的吃貨,搶過不少小伙伴的餅干鍋巴,不過他最知名的事情則是娶了一位超模媳婦,還給他生了一個寶貝兒子,讓大多數人都羨慕不已,不過對于這件事,他倒是一直顯得很低調,不愿意拿媳婦說事,也從來不干涉媳婦的自由。畢竟這媳婦和他從小青梅竹馬,兩家又是世交,后來家里有意撮合,他們又能聊得來,這才成就一段佳話。

    秦升還沒有到的時候,姜知禮已經和其他四位小伙伴坐在包廂里面了,經年遇故人,怎能少了酒?所以姜知禮從爺爺那里拿了三瓶部隊特供的茅臺,不過并沒打算不醉不歸,小飲小酌談笑風生才最有趣,不然只顧著喝酒就太無趣了。

    “老姜,還是你面子大啊,把秦家太子爺都請來了,我們怕是人家早已經忘記了”坐在姜知禮對面一位戴著眼鏡笑瞇瞇的男人樂呵道,年輕人的發際線比較高,看起來比較油膩,不知道的還以為都三十五六了。

    姜知禮看似隨意的說道“瘋子,一會秦升來了,可別說這種陰陽怪氣的話,他雖然是秦長安的兒子,可從小并不在北京城長大,前段時間才回到北京,很多事情他都不懂不知道,所以我們也不要聊那些有的沒的”

    瘋子有些不高興道“那你說,我們聊什么,直接尬酒?”

    “今天晚上,無關任何人的身份,只是歡迎我們這位童年的小伙伴回京,大家敘敘舊聊聊天熟悉熟悉,覺得對口味的可以深交,覺得沒啥意思的,就當見了一位故人,以后再無交集就行”姜知禮畢竟做東,所以有些事情要提前叮囑,生怕這些人把秦升當做了圈子里那些紈绔子弟,說話總是笑里帶針。

    姜知禮右手邊一位穿著毛衣的男人沉聲道“怎么可能沒有交集,這可是秦長安的兒子,誰敢無視?”

    “不過說實話,要不是今天聽你說長安系的風波已經過去了,我還真不敢跟秦家有什么交集”姜知禮左手邊很是帥氣的男人緊隨其后道。

    瘋子附和道“這倒是實話,老姜,說說這件事唄,你知道的比我們都多”

    “改天再說吧,我也是聽的傳言”姜知禮隨口敷衍道,這幾位都是跟他走的比較近的,所以家里背景都不簡單,對于秦家那件事很是小心。

    穿毛衣的男人補充道“不過,就怕我們把人家當回事,人家把我們不當回事,退一步來說,就算他不是秦長安的兒子,他的舅舅和姨夫的身份還擺在那里”

    姜知禮對于這樣的聊天很不感興趣,直接打住道“不說這些了,這都是以后的事情”

    這時候,服務員進來提醒,他們要等的那位客人已經進來了,這也是姜知禮提前叮囑過的,就怕他們正聊天呢,秦升突然進來,這就有些尷尬了。

    秦升在路上的時候,對于今晚這個飯局充滿期待又怕失望,期待的是可以彌補他缺失的那些童年記憶,失望的是生怕這些人和他這幾個月所見的那些紈绔子弟差不多。畢竟如今的他們早已不是孩子,而都是背負著責任和壓力的繼承人,任何事情都要考慮太多。

    但是,這些事情又是無法避免的,所以秦升覺得,想要交到一兩個知己朋友,那是難上加難。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