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我已經老了
    第五百五十六章我已經老了

    很多事情都是自然規律,比如越接近權力中心,起點自然就越高,這是無可厚非的事實。在中辦工作的許汶和在中信工作的姜知禮,以后的履歷和升遷路線是絕對不同的,未來的高度也自然不同。所以在座的其他人,雖然不知道許汶的背景,但是在明面上依舊對許汶很是尊重。

    為什么許汶能進中辦,其他人就進不去呢?一來,可能每個人選擇的人生路線不同,許汶選擇的是最難的那條路,要付出的代價和承受的壓力絕對不同,姜知禮他們選擇了相對輕松的人生軌跡,比如邢曉東的那條路,肆意花叢享受大好人生。二來,個人能力的問題,人分三六九等,有些人的能力確實只能干那些普通的工作,有些人則可以成為精英去創造更大的價值。最后,那就是家庭背景實力的問題了,在這些重要的部委里,誰都知道進去鍍層金出來是什么效果,可能相對于這些紈绔子弟,普通人更容易進去,但是從這里出來以后,這些紈绔子弟和普通人絕對是不同。

    將這些事情梳理清楚后,秦升對于許汶的印象逐漸加深,這個低調到讓人無視的男人似乎確實不簡單,如今多少看不出來,可是要是再過三五年,那他就是類似于宋和生這樣的人物。

    這時候秦升才想起許汶給他發的短信,打開短信以后,上面是一句很簡單卻又耐人尋味的話,不用把每個人都當朋友,不是每個人都會把你當朋友,這個圈子只認家族背景和個人能力,利益至上。

    許汶為什么會發這條短信?因為他真把秦升當朋友,真在乎兒時那段刻骨銘心的感情,后來他再也沒有交到像秦升這樣的朋友,所以他懷念那個時候的自己。秦升初回帝都,初進這個浮浮沉沉的大圈子,許汶生怕他被眼前的浮華和假象所迷惑,走了些令人惋惜的彎路,太多的前車之鑒在那里擺著,身邊太多的人迷失了自己。畢竟秦升的背景就在那里擺著,絕對會成為很多人主動交好的對象,但是秦升的身份和秦家的處境又注定了秦升不能走錯路,不然后遺癥太多。

    說實話,看見這條短信,秦升很感動,雖然剛才和許汶沒有說太多話,也不知道許汶以前和他的關系,更不知道許汶對現在的他印象如何,可是他能感受到,許汶真的把他這個兒時的玩伴當回事。

    回到秦家四合院,老頭子已經回來了,這幾天老頭子回來的都比較早,丫丫在房間里面加班工作,重新換了個工作環境和職位的她,想要更快的融入到里面。

    在客廳里面喝茶的老頭子見到秦升回來,也聞見了他身上的酒味,隨口道“喝酒了?以后還是少喝點,減少沒必要的應酬”

    記得上次,是秦升給秦長安說你少喝點酒注意身體等等,這次倒沒想到成了秦長安對秦升這么說了。

    秦長安的潛臺詞是什么,秦升當然知道,身份變了以后,有些人接近他都是帶有目的性的,絕不是以前那么簡單。

    秦升默默點頭道“嗯,今天遇到了兒時在計委大院的朋友”

    對于計委大院的那段記憶,秦長安一直不想觸碰,應該說有關朱清歡的記憶,他都不想觸碰。有人說,時間可以改變一切,可是對于有些人來說,時間只能淡忘某些記憶,卻絕對不會遺忘。

    “還能喝不?陪我這老頭子喝點?”秦長安主動說道,貌似這是秦長安第一次深夜讓秦升陪他喝酒。

    在大多數男人或者男孩的人生成長印記里,能和父親坐下來如同朋友般喝酒聊天,那絕對是重要的一筆,因為很多男孩和父親的關系都很不好,母愛是慈祥的,父愛是嚴厲的。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那是父親覺得你真的長大,也是你覺得父親老了的時候,那是一代人的傳承,那是責任和壓力的開始。

    “嗯”秦升淡淡點頭。

    秦長安選擇在外面院子里喝酒,畢竟最近的天氣正合適,這樣喝酒也更隨意和愜意,如同秦升昨天晚上和張永喝酒那樣,不過氣氛當然是不同的,酒也不是啤酒而是白酒,不過不是什么茅臺五糧液,而是滿大街都能買到的幾十塊的紅星二鍋頭。

    公孫連忙安排下去,準備了兩葷兩素的涼菜,他當然知道平日里秦長安喝酒都喜歡什么下酒菜,油炸花生米絕對要有。

    “咱爺倆走一個”酒菜上齊以后,秦長安端起酒杯,看向秦升的眼神很是慈愛的說道,但是眼神里依舊有不少疲憊和壓力。

    難得如此心情,秦長安覺得這酒都比平日要好喝不少,他抬頭看見丫丫房間的燈還亮著,淡淡道“這么晚了,這丫頭還在工作,跟你姐真是一模一樣。我一直都覺得女孩應該富養,就應該去享受這美好生活和燦爛人生,我掙這么多錢除過實現人生價值和理想抱負,還不是讓你們花,你們倒是好,不僅給我省錢還給我掙錢”

    秦升好笑道“您不應該偷著樂么?我們要都是敗家子的話,到時候您就該頭疼了”

    秦長安笑呵呵的說道“你們要都是敗家子,那倒也挺好的,我就沒有那么多的煩惱了,咱們家這么多錢,就算敗家也得你們最少幾年時間去拜吧,你們要是敗家技術不好,怎么也得十幾二十年的”

    父子兩如今的關系越來越融洽,前段時間是一起晨練跑步吃早餐,今天又坐下喝酒談心,雖說關系還沒有正;,但有些隔閡慢慢的也就解開了。

    “前段時間,您的壓力應該很大吧?”秦升看似無意間問道,然后笑著給老頭子倒滿了酒。秦長安用手抓起幾;ㄉ,不緊不慢的吃著,看向秦升笑而不語。

    公孫一直站在不遠處,守著這對難的把酒言歡的爺倆,院子里面再無其他人,給他們留出了絕對的獨處時間,唯有二樓某個窗戶背后,有個穿著睡衣的美女在偷窺。

    秦長安瞇著眼睛問道“你想問什么就直接問吧,在我面前沒必要藏著捏著”

    “風波過去了?”秦升小心翼翼問道,過去沒過去別人說了都不算,只有秦長安最清楚,比誰都清楚。

    秦長安微微皺眉又好笑道“你聽誰說的?”

    “聽別人說的,也聽我姐說過了”秦升如實說道,也沒打算隱瞞什么,反正他想從老頭子這里得到最準確的消息,這對于他接下來做很多事來說有用。

    秦長安端起酒杯輕抿了口,抬頭看著遠處的夜空道“風波要是這么容易就過去了,那就不是風波了,很多事情可沒普通人所想的那么簡單,我秦長安又不是神,風波說過去就過去的,那是對政治體系的挑戰和無視”

    秦升本來很樂觀,可是在聽到這句話后,瞬間被澆了盆冷水,顯然事情沒他或者姐姐以及姜知禮所想的那么簡單。秦升仔細想想,貌似真是如此,就如同他上次聽清華經管那位老教授所說的話,長安系目前的主營業務以及先前所做的某些事,是觸碰到了政策紅線的,再加上調頭并不及時,所以才出現了問題。如果說有事就有事,說沒事就沒事了,那這也太過兒戲了,所以事情遠沒那么簡單。

    秦升沉默了,又開始擔心起秦家以及老頭子的處境了。

    “秦升啊,你不用那么操心,就算我們秦家以及長安系有事,但也不是說出事就出事的,很多事情都是有回旋的余地的,只是要看我們付出什么樣代價。你看這兩年那些大型民營企業,謠傳出事的也不是一個兩個,最終出事的才是那么一兩個,而那一兩個是真的挑戰到了底線,我們秦家還不到那個地步”秦長安笑著給秦升解釋道,也是希望秦升放心,不用那么的擔心,畢竟秦升不懂這些游戲規則,和那些人云亦云的大多數人差不多。

    秦長安繼續說道“風波并沒有過去,只是給了我們秦家喘息的機會,我們如今最需要的就是時間,只要時間足夠,就能扭轉方向,到時候重新步入正軌,才算真正的雨過天晴”

    秦長安并沒有說這個喘息的時間,正是那天晚上的事情搏來的,有些人的畫蛇添足,卻拱手送給秦家一次機會,還好秦家并沒有付出太大的代價。

    “不過啊,秦升,這些事情不是你該操心的,如今你已經進入長安系了,你該做的就是慢慢繼承秦家的所有,別真等到最壞的結局出現時,你無法面對那些泰山壓頂的壓力,畢竟那個時候我可能已經沒有那份能力了,何況我已經老了”說到這些事情的時候,秦長安的語氣都有些黯然。

    秦升沉默不語,有些事情雖然沒有發生,但是秦升真不想看到那幕出現。

    秦長安給自己又倒了杯酒,仰頭喝掉后淡淡說道“秦升,你不再是一個人了,如果有天我真的不在了,你要保護好你姐、丫丫,還有你大媽,因為你是秦家唯一的男人”

    這可能是秦長安對秦升唯一的囑托,畢竟那個大哥早已遁入空門,秦長安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