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六百零三章 后果自負
    第六百零三章后果自負

    高端私人會所這種東西,不是普通人能玩的,這主要玩的是人脈資源和逼格,上善若水以前能那么火,就是因為姜顯邦的人脈資源比較豐富,屬于那種三教九流都混得開的人物,再者就是姜顯邦在古董圈混了這么多年,私藏了不少傳世珍品,吸引了不少大人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上善若水籌備的時候,姜顯邦就找了六位頂級會員,每位頂級會員的背景人脈都特別強大,每位背后都是不同的圈子,而且后期的每位新加入的會員都需要這六位頂級會員認可,這才塑造了上善若水的特殊。

    可惜的是,姜顯邦出事以后,將這里的不少藏品都帶走或者處理了,那位新任的主人葉老板對這里也不上心,于是就逐漸沒落了,再后期頂級會員的退出,導致普通會員的大量流失,最終成了今天這樣普通的私人會所。

    薛清妍今天能來,已經算是讓上善若水蓬蓽生輝了,所以韓正東才能那么的上心,可是如果不是因為秦升,薛清妍才不會來這里,何況她對韓正東這批人本就不怎么待見。

    秦升進來以后就卸下了裝備,薛清妍也叮囑了不準任何人打擾,不知道的還真以為是什么大明星呢,不過上善若水也經常來各種明星,大家也都習慣了。

    烏哥和巴赫都跟著進來了,這兩天他已經把巴赫調教的差不多了,什么場合該做什么,什么時候該說什么話,所以今天巴赫乖乖的閉嘴了。

    這會,巴赫和烏哥坐在旁邊的休息座上,隨意的打量著包廂的這些裝飾,至于又一次驚艷他們的薛清妍,他們沒敢逗留太多的眼神,省的給秦升帶來麻煩,畢竟他們不清楚這位美女的北京,而且看的出來秦升很尊重她。

    薛清妍走到窗邊隨口問道“故地重游,感覺如何?”

    “除了物是人非,也沒什么感慨,就是覺得這兩年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兩年前剛到上海是那般模樣,兩年后再回上海已經如此這般了”秦升笑呵呵的說道,他在上善若水留下了太多的故事,而且交到了幾個確實不錯的朋友,現在還被他忽悠在杭州呢。

    所以,秦升準備讓他們回上海,同時想要給他們準備一份大禮,

    薛清妍半開玩笑道“還記得我第一次見你時候的那個傻樣么?”

    秦升呵呵笑了起來道“怎么不記得?姐姐你第一次來開的路虎攬勝,然后穿著一身貼身裁剪的旗袍,當時就把我這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給驚艷了”

    “那個時候的你,確實挺傻的,或許這就是我欣賞你的地方”薛清妍淺笑道,她本想說這就是我喜歡你的地方,可覺得這句話太過曖昧,最終還是放棄了。其實有些事情,她一直隱藏在心底,以前覺得還有些可能,現在覺得肯定沒什么可能了。

    秦升好笑道“看來姐你喜歡憨厚老實的”

    薛清妍瞪了眼秦升,沒說什么,知道秦升這是在調戲她,不過秦升知道分寸在哪,絕對不越雷池半步。

    秦升自言自語道“我記得那會在上善若水的時候,古箏彈的最好的是宋瑤,泡茶泡的最好的是高文,不知道這兩位清倌還在上善若水不?”

    烏哥很識趣起身道“我去問問”

    “你倒是好雅興”薛清妍笑著說道。

    烏哥推門而出的時候,門口就站著兩位清倌,一直等著里面的吩咐,絕對不敢離開半步,剛才韓總已經吩咐過了,這可是貴賓。

    烏哥詢問以后回來告訴秦升道“少爺,外面的清倌說,宋瑤還在上善若水,高文前年就已經離開了”

    秦升嘆口氣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那就讓宋瑤過來彈幾曲吧”

    上善若水以前那些清倌秦升都熟悉,對她們也都挺好的,后來聽安姐于鳳至他們說過,韓正東和汪海超可沒少逼迫這些清倌,特別是葉家那位二公子,更是做過幾件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過秦升沒想到,當初一直很高冷的宋瑤居會留下,看似外向的高文卻離開了。

    沒多久叫宋瑤的美女就帶著古箏進來了,她穿著一身素色的旗袍,身材凹凸有型,胸部嬌挺,裙口開叉到了大腿處,若隱若現很是誘人。

    秦升背對著宋瑤看向窗外,薛清妍瞇著眼睛打量著眼前這位美女,臉蛋挺精致的,氣質也還不錯,她以前來的時候就見過,還算熟悉吧。

    烏哥和巴赫乖乖的坐在那里,只是隨意撇了幾眼這位旗袍美女,相比于薛清妍就要差太多了。

    宋瑤微微躬身點頭淺笑致意,然后看向薛清妍笑道“很久沒有見薛姐姐了,沒想到薛姐姐今天會來”

    薛清妍好笑道“你還記得我?”

    “怎能不記得薛姐姐呢,那會薛姐姐還幫過我道,她的聲音很好聽,據說還會彈琵琶,還會點昆曲和京劇。

    “我都忘了”薛清妍很不近人情的說道,畢竟對于她來說,這些真的是不足記得的小事,再說了她對宋瑤也沒什么興趣。

    宋瑤多少有些尷尬,可是并沒有流出半點表情,她連忙回歸主題道“不知道薛姐姐今天想要聽哪首曲子?”

    “你問他吧”薛清妍看向不遠處背對著眾人的秦升道。

    宋瑤微微抬頭看向那個男人的背影,她進來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坐在休息去的那兩位男人顯然是心腹之類的,薛清妍和這個男人才是正主,不過那個男人的背影怎么看起來有些熟悉,難道是以前的會員?

    對于自己的古箏功底,宋瑤可是很自信的,沒有什么她談不了的,不然怎么能在上善若水待了這么久?

    “先生,不知道您想聽哪首曲子?”宋瑤輕聲問道。

    這時候秦升緩緩轉過身道“還是漁舟唱晚吧”

    聲音怎么如此熟悉?這是宋瑤的有一個疑惑,就在她疑惑的時候,秦升已經轉過了身,當看見這個男人的模樣后,宋瑤如同觸電般的愣住了,然后下意識捂住嘴巴,目瞪口呆的盯著這個男人。

    “秦經理”

    秦升面帶笑意緩緩走了過來道“宋瑤啊,好久不見了啊”

    “秦經理,怎么是你?”宋瑤驚慌失措道,怎么沒有人告訴她是秦經理呢,當年秦經理突然失蹤,聽說是出了什么事,秦經理對她們都特別的好,他在上善若水的時候,她們的日子很舒服,可是汪海超上位以后,一切就物是人非了,好多姐妹都離開了,而她因為生活卻只能留在這里,自然而然的付出了代價,什么代價,誰都知道。

    秦升樂呵道“怎么就不能是我呢?我回來看看你們啊,畢竟我在上善若水也待了很久了”

    宋瑤一時不知道說些什么,想要問些什么也覺得不合適,畢竟她和秦升也不是多么的熟,關心那么多干什么,不過故人再見還是挺高興的。

    秦升揮揮手道“好久沒聽你彈古箏了,你先談曲子吧”

    宋瑤淡淡點頭,然后抱著古箏坐在了屬于她的位置上,平復心情后安靜的彈起了古箏。

    琴聲幽幽,秦升覺得,該干些事情了。

    “烏哥,開始做事吧”秦升隨口吩咐道,眼神里面卻多了些厲色。

    這時候烏哥緩緩起身,走出了包廂,兩位清倌還以為有什么事情,卻沒想到根本烏哥根本沒有理會他們,直接走向了走廊盡頭的一個包廂。

    包廂門口,同樣站著兩位清倌和公子,烏哥沒有理會他們,就準備直接走進去,卻被攔住道“這位先生,請問您有什么事么?”

    “我找人,葉沐陽”烏哥直接道。

    那位公子攔住烏哥道“您不能進去,葉公子已經叮囑過了,不準任何人進去,您別為難我們”

    烏哥卻沒理會他,直接推門而去。

    包廂里面,葉沐陽正在和朋友把酒言歡,王海超也在里面,每個人的懷里都抱著位清倌,而且正在上下其手的占著便宜,好幾個已經春光外泄了。清倌們臉色緋紅,有些很生氣卻不敢怎么樣,畢竟大老板的二公子就在這,如果不吃這個虧的話,估計明天就得離職了,她們多少舍不得這份工作。

    有些則半推半就的附和著,她們倒是葉沐陽的?,經常被拿來招待朋友,早已經習慣了,反正最后小費不少。

    整個包廂的氛圍很是迷亂。

    烏哥進來后微微皺眉,知道的知道這里是私人會所,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么夜場呢。

    葉沐陽瞅見有人突然闖進來,很生氣道“我不是說過了,不準任何人進來么?”

    烏哥呵呵笑道“葉公子真是好雅興啊”

    “你是誰?”葉沐陽皺眉道,其他人也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抬頭看向這位不速之客。

    烏哥沒有廢話什么,直接道“我家少爺想見見葉公子,所以讓我過來請葉公子”

    “你家少爺?”葉沐陽不解道“我認識么?”

    烏哥笑道“我家少爺是葉公子的一位故人,葉公子過去以后就知道了”

    “他想見我,怎么不過來找我?”葉沐陽很不耐煩道。

    烏哥直言不諱道“葉公子,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的是,你要是不過去的話,后果自負”

    “艸”葉沐陽聽到這句話直接炸毛了,什么幾把玩意。

    但是他又害怕那邊是什么大人物,于是對著王海超吩咐道“老汪,你先過去看看是誰,架子還挺大的”

    王海超徑直起身走了出去,烏哥也沒攔著。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