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六百零六章 讓你爹來
    第六百零六章讓你爹來

    秦升離開善若水以后,整個善若水的變動很大,特別是接待部人員的大量流失和更替,但是唯一沒有變動的是安保部,袁華接替了常八極的位置成為安保部經理,孫超依舊是安保部副經理。請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如果沒有常八極當時的空降,袁華本該順理成章的坐到這個位置,可惜常八極空降讓他美夢破碎,不過后來常八極是讓袁華徹底服氣了。

    此刻,帶著保安趕過來的正是安保部的兩位正副經理,袁華和孫超,其余幾個保安也都認識秦升。

    他們沒想到,今天鬧事的始作俑者,會是當年跟他們無熟悉的秦升,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袁華不是忘恩負義的人,而且還是一個聰明的人,當年發生了什么,他多多少少打聽到了點,但是卻也不能改變什么,畢竟別人的事情終歸是別人的事情,只要不牽扯到自己的生活是了。

    秦升突然出現在這里,又敢在善若水鬧事,而且打的還是葉沐陽和汪海超,以秦升對善若水的了解,他要是沒有底氣,肯定不敢亂來。

    所以,袁華沒有來帶人直接拿下秦升,而是緩緩走了過來,卻被烏哥和巴赫給攔住了。

    秦升揮揮手,示意他們放行,笑呵呵道“袁哥,兩年不見,別來無恙啊”

    袁華有些尷尬道“秦升,真的是你啊,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

    “沒想到袁哥還在這里,我以為安保部早已經換人了,不過今天晚的事情,我希望袁哥別插手,也別給自己找麻煩,不然我只能對不住了”秦升打過招呼后,直言不諱的說道,他并不想傷害袁華,畢竟當初和袁華的關系還不錯,可是袁華要是趕攔著他,那別怪他了。

    袁華有些為難道“秦升,你這樣讓我很難做”

    “難做?一點都不難做,等會你知道了,再說你要攔我,也未必攔得住”秦升不以為然的笑道。

    因為這時候,秦家的幾個保鏢已經趕到了,兩個人封住了包廂門口,其他人則站在了秦升身后,恭恭敬敬喊道“少爺”

    秦升揮揮手,示意他們先站著,有什么事情他會吩咐的。

    場面一時陷入了僵局,兩位清倌照顧著被秦升打翻在地鮮血橫流的葉沐陽,他的幾個朋友不敢輕舉妄動,更沒想著找人搬救兵,好像在等著葉沐陽反擊,畢竟今晚的事情和他們沒多大的關系,省的惹了一身騷。

    汪海超索性躺在地裝死,他可不敢再反抗秦升了,秦升連葉沐陽都沒當回事,那更不會把他當回事了。

    葉沐陽總算是回過神了,他被兩個清倌扶著艱難的爬了起來,臉滿是鮮血,也沒顧得去擦掉,只顧著捂著頭的傷口。

    “你們特么的站著等死呢,給我打他啊”葉沐陽看見安保部的保安已經趕來了,終于有了些底氣,對著他們是厚道。

    袁華和孫超不知道該怎么辦,秦升剛才已經說了那些話,他們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退一步來說,那是因為秦升和他們以前很熟,才會說這番話?墒侨~沐陽畢竟是善若水幕后老板的兒子,算是這里半個主人,現在被人給打成這樣,如果他們今天不動手的話,回頭工作先不說工作肯定沒了,其次還會被葉老板清算的。

    動手,肯定會吃虧,秦升這么多的保鏢,他們這么點保安,完全不在一個級別。

    不動手的話,得罪了葉沐陽也得罪了葉老板,到時候得不償失了。

    所以現在,袁華和孫超有些進退兩難,看了幾眼秦升又撇了幾眼慘不忍睹的葉沐陽,兩人依舊拿不定主意。

    葉沐陽見袁華和孫超沒有半點動手的意思,氣的破口大罵道“我草你們大爺的,你們特么的一群廢物,老子回頭廢了你們”

    聽見葉沐陽在那里亂喊亂叫,秦升微微皺眉道“廢話太多了”

    秦升這一句話剛說完,烏哥知道怎么回事了,二話不說,一個健步過去,對著葉沐陽又是一腳,嘭的一聲,葉沐陽又飛出去了,直接砸翻了角落里的幾個擺件。

    一群人,驚慌失措,嚇的更是不敢言語,這特么也太暴力了吧,一言不合是干,要知道葉沐陽可是葉老板的二兒子啊,這要是被活活打死了,得鬧出多大的動靜。

    這一次,連帶兩個清倌都被連累的摔倒了,嚇的再也不敢扶葉沐陽了,葉沐陽的幾個朋友不知所措。

    葉沐陽疼的齜牙咧嘴,嘴里卻依舊罵罵咧咧,可是面對眼前這個陌生的秦升,葉沐陽現在是又怕又恨,怕的是秦升真把他往死里打,恨的是巴不得殺了秦升。

    葉沐陽現在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那是趕緊離開這里,只要離開了這里,他才有能力報復秦升。

    包廂里已經鬧騰了這么久,善若水的負責人韓正東這才姍姍來遲,也不知道這貨剛才去干什么了。

    韓正東急急忙忙趕到,沒想到今晚會出這么大的事情,這里面可是大老板的兒子啊,真要出半點事情,他擔不起這個責任。

    韓正東剛進來,看見隨意拉了個椅子剛坐下的秦升,他震驚道“是你”

    “韓總,你總算來了,等你很久了”秦升笑瞇瞇道,秦家的保鏢本來已經攔住了韓正東,看見秦升的眼神,立刻放行了。

    韓正東根本顧不其他的,他連忙走了進來,看見一片狼藉的包廂以及躺在地的汪海超時他眉頭緊皺,卻并沒有發火,可當看見角落里慘不忍睹滿臉是血的葉沐陽時,韓正東瞬間爆炸,暴怒道“秦升,你知道你特么在干什么?”

    韓正東這會已經顧不什么,也根本沒有思考秦升怎么突然出現在善若水的,今天晚又到底想干什么。

    他現在只擔心葉沐陽怎么樣,葉沐陽要是出了事,誰都擔待不起這個責任。

    雖然葉沐陽沒個正形,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一個標準的紈绔子弟,可大老板的妻子特別疼這個兒子,什么都寵著由著,所以韓正東不敢想后果如何。

    韓正東剛出現,秦升還想跟他客套客套,可韓正東這劈頭蓋臉罵他,以前的秦升不知道能不能忍,但現在的秦升絕對忍不了。

    “給臉不要臉的東西,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秦升徑直起身罵道,隨后直接抄起屁股下面的椅子,猛的砸在了韓正東的身。

    秦升的速度那可不是普通人能的,當韓正東回過神的時候,椅子已經到了眼前,只見剛才還滿臉怒氣大有和秦升開火的韓正東,直接被秦升一記椅子砸趴在地。

    眾人再次震驚,連韓總也治不了眼前這個年輕人么,這么也被打倒了,那可怎么辦啊。

    秦升緩緩走了過來,用腳踩在韓正東的臉道“韓總,韓叔,對不住您了”

    韓正東死死的盯著秦升,眼神很是陰狠,他根本不想和秦升扯皮,算是被秦升用椅子砸到在地也絲毫不怕,因為他知道現在的事情,已經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誰讓葉沐陽被打成這了,不管他今晚吃什么虧,葉老板都能幫他還回去。

    “給我報警,這里是善若水,我不信誰敢在這里鬧事”韓正東絲毫不懼的大吼道。

    秦升不緊不慢的說道“報警?韓叔,你這點本事么?我奉勸你一句,你考慮清楚了,不然你們連最后一次機會都沒了,到時候誰出場都不管用了”

    韓正東下意識愣了下,從秦升的話里面他聽出來很多意思,但最重要的意思是,秦升根本不怕報警。

    韓正東還沒制止報警,而是怒問道“秦升,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你眼睛要是沒瞎的話應該能看見,至于我想干什么,你特么難道還不明白?”秦升很不客氣的罵道,他今晚是要發泄當初的怒火,什么道理也不講,是干。

    秦升想要干什么,很簡單,那是報仇。

    當年的事情,別人不知道,他作為參與者,誰都清楚,他和葉沐陽配合嚴朝宗給秦升設了死局,秦升差點死在了九華山,這里面他和葉沐陽都是誘餌,而且他還調走了常八極,讓秦升失去了最大的依靠。

    不過韓正東現在越來越疑惑,秦升到底哪來的底氣,難道僅僅是因為薛清妍么,他現在已經明白過來,剛才跟著薛清妍進來的那位包裹的很嚴實的男人,應該是秦升了,說當時怎么那么熟悉。

    韓正東繼續說道“秦升,你打了我,我無所謂,可是你打了葉沐陽,不怕葉老板么?”

    秦升哭笑不得,這些是真傻還是裝傻啊,他蹲下來低聲道“葉老板?我要是怕他的話,你覺得我今晚會在這里鬧事?”

    這一句話,直接擊垮了韓正東,韓正東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升懶得理會他,轉身緩緩走向了葉沐陽,葉沐陽被秦升打怕了,這會看見秦升過來,像是看見了鬼,有些瑟瑟發抖。

    秦升蹲在葉沐陽的面前,隨意從地撿起一塊玻璃渣,笑瞇瞇道“你也有今天啊”

    葉沐陽不敢說話,生怕秦升又收拾他,他從來沒吃過這樣的虧,真的怕了。

    “不說話?”秦升冷笑道。

    葉沐陽哭喪著臉求饒道“秦哥,秦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錯了?你以為說句錯了,當年的事情過去了?”秦升咬牙切齒的回道。

    葉沐陽還沒回話,秦升手里的玻璃渣突然直接插進了葉沐陽的大腿里,葉沐陽沒想到秦升會這么做,疼的大喊大叫起來,那聲音聽著瘆人。

    其他人,別說親身經歷,光是看見這一幕,已經感同身受了。

    秦升做完這件事后,不輕不重說道“要想活命的話,那讓你爹來”

    說完這句話,秦升才放過葉沐陽,隨意找了個椅子坐下,順手拉過一個長相還不錯的清倌,談笑起來。

    韓正東緩緩怕了起來,猶豫片刻后,終于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