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更大的謀劃?
    小÷說◎網】,♂小÷說◎網】,

    第六百二十七章更大的謀劃?

    秦升如今挺喜歡巴赫這種性格,迎難而上卻又隨遇而安,就比如剛才的事情,巴赫很清楚自己實力如何,所以他的目標就只有一個,纏著那個最先接近秦升的錢桐,給秦升減輕壓力。

    再后來,他跟錢桐纏斗在一起,很明顯只能挨打,卻就是不退一步,讓錢桐束手無策,最后被扔進水溝里。

    完事以后,秦升無事,巴赫一點憤怒都沒有,好像這都不算是,嬉皮笑臉的,秦升還真是服他了。

    秦升要是知道先前在甘肅的時候,南宮和巴赫的相處方式,那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再回去的路上,常八極和郝磊同乘一輛車,開始復盤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以挖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因為不管是秦升也好,還是常八極和郝磊,都覺得今晚這事情太蹊蹺,絕對不是惠濤一個人能干出來的,畢竟他的背景在那里擺著,能力也自然不過如此而已。

    “那四個男人的實力不簡單,這個惠濤沒什么大背景,顯然不是他的人,何況剛才明顯可以看出來,那四個男人根本沒把惠濤當回事,所以這背后還有真正的黑手”秦升瞇著眼睛說道,被人設局差點出意外,秦升當然很不爽了,何況是針對現在的秦升。

    常八極低聲回應道“順藤摸瓜,終歸是能找出黑手的,到時候我們再反擊”

    郝磊附和道“老常說的是,這個惠濤在我們手里,他肯定多少知道些事情,我就不信他不開口”

    郝磊已經想到了好幾種折磨惠濤的辦法,敢給秦升設局,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到時候一定要讓他后悔的腸子都出來。

    秦升卻低聲道“其實能針對我們的,無非就是幾種可能性,第一是前幾天吃了虧的葉老板,兒子被我打斷腿,要是一點都不生氣,那就奇了怪了,可是我覺得可能性不大,葉老板沒那個的沖動,畢竟他知道我的背景。第二種就是嚴朝宗或者浙江那波人,或者他們一起合謀,這種可能性很大,嚴家在上海有這個實力,再加上浙江那波人幫忙,做出這些一點都不難。第三種就是北京隱藏在暗處的敵人,上次在上海的時候,我們就經歷了這一幕,今晚又是如此,可能性也很大”

    常八極默默點頭道“你分析的很對,看來最近得加大你的安保啊,省的再出意外”

    秦升輕笑道“為什么要怕?為何不是我們主動出擊?解決了嚴朝宗和浙江這波人,可能性也就只剩下唯一一個”

    “你這是選擇要動手了?”常八極皺眉道,卻又有些期待。

    秦升默默點頭道“該動手了,就看你們準備的怎么樣了”

    “這幾天我親自去查”常八極沉聲道。

    眾人直接回到了淮海中路姜顯邦的洋房,清兒已經被護送回來,在路上給秦升打了幾次電話,秦升都直接拒絕了,再后來她才放棄沒打。

    去了外地的薛清妍詢問什么情況,秦升避重就輕的解釋了,說只是虛驚一場,已經找到了清兒,讓她別擔心。

    薛清妍也沒多問什么,只是說有事再聯系她就行了。

    姜顯邦的老洋房已經很久沒有這么熱鬧了,里外都是保護清兒的秦家保鏢,客廳里的清兒有些坐立不安,今天的所有事情都因她而起,秦升不接她電話就說明,秦升是真的生氣了。

    管家王叔倒是很輕松,他已經給姜顯邦打了電話,告訴姜顯邦清兒已經沒事了,但是多虧了秦升,清兒本想給叔叔說幾句,最后卻自責的也不敢說話,姜顯邦能理解清兒,并未多說什么。

    這時候,秦升緩緩走進了老洋房,其他人則在外面等著,秦升進入以后,烏哥就示意其他人全部退出來,老管家也很識趣的上樓回避,客廳里面只剩下秦升和清兒了。

    秦升的臉色很不悅,這種不悅并不是因為清兒今晚的冒失所造成的這么多事,他不悅是因為清兒對他的不信任,他早就告訴了清兒所有事情,清兒卻還是做出了這樣的事情,秦升怎能高興?

    清兒不敢看秦升,只是低著頭,雙手糾纏在一起,秦升卻盯著清兒,好像等著清兒給他一個解釋。

    先不說今晚動用了秦家這么多資源,這是完全沒必要的,其次是陷他于為難當中了,差點被人設局。

    不過清兒心里慶幸的是,秦升沒有什么事,當惠濤說要會會秦升的時候,清兒嚇了一跳,如果秦升因為她出了什么事的話,她真的不知道會內疚一輩子,所以她一直都很著急。

    當秦家保鏢解救了她以后,清兒最先詢問的就是,秦升有沒有事,當時郊區的事情還沒有結束,保鏢告訴她還不知道,所以清兒一直很擔心,直到回老洋房的路上,才得知秦升安然無恙,她這才徹底放心。

    這會,清兒終于忍受不了這種氣氛,下定決心以后才緩緩的走到秦升面前低著頭喃喃自語道“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了”

    秦升沒有說話,清兒更加緊張了。

    “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別不理我,你要是生氣,就打我罵我,只要你消消氣就好”清兒很是委屈的說道,這次她看到了不一樣的秦升,秦升在她面前從來沒有如此模樣。

    看到這樣的清兒,秦升卻突然有些釋然了,很冰冷的說道“早點睡吧,我回去了”

    這句話,直接徹底壓死了清兒,因為這是比打她比罵她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失望和冷漠。

    秦升說完就要轉身離開,清兒徹底慌了,她生怕秦升從此就再也不理她了,她有些沖動的從后面懶腰抱住了秦升道“不要走,對不起,我錯了,你不要不理我”

    說著說著,清兒已經低聲啜泣起來,她這會真的很無助,她知道這次犯了很大的錯誤,但她真的是想讓叔叔回來,只要有一絲的希望,她都想去爭取,卻沒想到會被惠濤騙了。

    不管怎么樣,今晚的事情都怪她,她真的很自責。

    秦升并未轉身,只是輕輕的松開清兒的雙手道“別多想了,這幾天就好好休息吧,如果你還相信我的話,姜叔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太晚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這次,秦升不再給清兒什么機會,徑直離開了老洋房。清兒目送著秦升離開,卻突然覺得和秦升的距離越來越遠了,她愈發的后悔今晚所做的事情,最后終于忍不住嚎嚎大哭起來。

    樓梯口的老管家王叔,長嘆了口氣。

    秦升回到陸家嘴中央公寓,林素依舊沒睡在等他,也沒問今晚為什么回來這么晚,發生什么事了么?

    他只是等秦升坐下以后,默默的站在秦升的背后,幫著秦升按摩著肩膀道“累不累?”

    就這么一句簡單的話,抵得上所有的噓寒問暖,這就是林素的聰明之處,她知道該在什么時候給男人什么樣的安慰?

    其實對于一個男人來說,大多時候他們都會把所有的壓力隱藏在心底,就算是女人主動去問,他們也不會說,生怕讓他們擔心,但他們唯獨需要的是理解,理解兩個字就足夠了,其他的風吹雨打他們都能抗住。

    靜安的某個上海灘有命的夜場里面,計劃失敗以后的顧小波和馮和帶著那四個男人在這里喝酒腐敗,每個人身邊都坐著位穿著黑色長裙的美女。

    本來這件事情就沒有給嚴朝宗匯報,這是顧小波和馮和獨自策劃的,所以就算是失敗了也無所謂,雖然他們也想趁著這個機會解決了秦升,可惜就差那么一步。

    馮和很是高興道“今晚辛苦幾位了,這杯酒我敬大家”

    眾人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錢桐的師父客氣了幾句說道“這都是我們該做的事情,只可惜今天晚上沒有辦成事情,還希望老板們見諒”

    馮和樂呵道“沒事,機會多的事,今天晚上就當大家練練手,不過我可得告訴你們啊,真正的高手都還沒出場呢”

    那位差點陰了秦升的佝僂男人道“我們也未用全力”

    “哈哈哈,那我很期待你們的碰撞啊”馮和呵呵笑道。

    顧小波卻有些不合時宜的說道“我怕這是我們最有機會的一次,以后再想找到這樣的機會,難”

    馮和瞪了一眼顧小波道“你這在埋怨我計劃不周么?”

    “難道不是么?如果不是閘北那邊出問題,這邊肯定會得手”顧小波直言不諱道。

    馮和不想計較這些道“已經過去了,別忘了這次我們只是試手”

    “好啊,你說了算,那下來怎么做?”顧小波冷哼道。

    馮和若有所思道“不要著急,少爺那邊有更大的謀劃,我們等消息就是了,這次秦升肯定沒那么幸運”

    顧小波瞇著眼睛盯著馮和,并不懷疑他所說的話,只是在想嚴朝宗那邊會是什么樣的謀劃?

    一夜無事。

    隔天,上海灘迎來了一位老人,這位老人曾經心高氣傲,想要在上海灘闖出一片天地,最后卻狼狽離開,誰曾想到他到了浙江以后,卻如魚得水,直到今天這位置。

    這位老人不是別人,正是吳三爺。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