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我沒興趣
    第六百二十九章我沒興趣

    吳三爺那是真的欣賞這個最小的義子,其他人早已經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迷失,有些人沉迷于酒色,有些人沉迷于金錢和權力,多多少少讓吳三爺有些失望,但他也能理解,畢竟誰能在這浮躁的世界里堅守本心?何況他們本就廝混于這樣的生活里,想要獨善其身太難。

    楊登不同于其他義子,也或許是他最小,不用去操心那么多事,所以這么些年來,他一直還是當初那個楊登,沒有迷失自己,堅守著原則和底線,所以吳三爺在那次的事情上并沒有生氣。

    如果楊登是為了利益而出賣了他,他的手段會很堅決,毫不猶豫的除掉楊登,因為他最恨背叛。

    當初自查之后的徹談是一次試探,今天的開門見山也同樣是次試探,吳三爺所害怕的就是,楊登太過重義氣,如果以后真接受這個利益集團,怕是要吃很多虧的。

    還好,楊登的回答并未讓他失望,還是那個什么都分的清楚的楊登。

    “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得到確切的答案以后,吳三爺揮手示意楊登離開,楊登并沒有說什么,就轉身離開了。

    回到房間里面,楊登并沒有睡意,坐在陽臺上發呆,相比于熱鬧的浦東,靜安這片地方很是安靜,依稀能看見遠方的燈火輝煌。

    寧波的事情,他一開始并不知道,而是羅長功告訴他的。

    當初黃梅縣結束后,這邊費了不少人力財力尋找秦升,最終卻也沒有消息,他能確定的只是秦升沒死,至于秦升去了哪里,還真的不知道,但他能做的就是,希望這位朋友平平安安,人生再無挫折。

    羅長功給他說的時候,他很是震驚,羅長功也很震驚。為什么震驚很簡單,因為幾個月前的秦升是什么樣子,最終又是什么結局,他們都很清楚。

    可是幾個月后,秦升居然能在寧波挑翻林松浩,同時讓地頭蛇林家低頭認慫,這得需要多大的背景?

    所以,他們都在懷疑,這真的是秦升干的么,這還是那個秦升么?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羅長功是有些害怕,畢竟當初的事情他也參與了,雖然他留了后手,可是這些后手秦升并不知道,楊登是關鍵人物,他才主動來找楊登。

    秦升能扳倒林松浩,還能打趴林家,那么他們這些角色可能也會有這一天,羅長功不是覺得吳三爺不是對手,怕的是到時候他們成了炮灰。

    楊登和秦升關系不錯,秦升能逃走,還多虧了楊登的通風報信,這些他都知道的,也是他有意為之的,所以希望到時候楊登能說出真相,好讓他逃過一劫,不然就有點危險了。

    楊登瞇著眼睛,很想抽煙卻最終忍住了,他對于秦升多少有些怨念,他冒了那么大的險給秦升通風報信,秦升逃出生天以后卻也沒個消息,這也就算了,他能理解。

    可是,如今你秦升已經不是以前的秦升了,都能去寧波干翻林家和林松浩,為什么就不聯系他這位朋友呢?

    要知道,他可是擔心了很久,生怕秦升出意外或者被抓住。

    所以,他有些寒心,覺得秦升沒把他當朋友,或者并不相信他。

    不過至于今晚所說的話,卻和這其實并沒多大的關系,他和秦升是朋友,可是他更是吳三爺的義子,總要做出選擇,誰讓他們如今是對立面呢?秦升饒過他一命,他也救了秦升一命,他們已經互不相欠了,相比之下,義父對他的恩情更大,所以他站在義父這邊。

    楊登雖然說了我必殺他的話,但是他知道再見面的時候,不是說動手就能動手的,終歸是朋友,可是寒暄客套過后,他還是會狠心動手的,他不欠秦升的了,但欠義父太多。

    太過重情重義的楊登,最終也因為重情重義而陷入兩難,這人生有時候沒心沒肺也挺好的。

    由于突發的事情和外婆住院以及林家三口來到上海,秦升答應林素回寧波的事情也只能推遲了,還好林素能夠理解,卻也沒多說什么。

    正在籌備重裝開業的上善若水如今成了秦升這邊的大本營,秦升已經給秦長安打過電話了,他需要獲得調用秦家在上海所有資源的權利,這樣才能全力以赴,跟嚴朝宗等人過招。

    欣欣已經回復旦上課了,她耽誤了太多的課程,再剩不到兩個月就要放假了,得趕緊把拖欠的課程補回來,然后繼續準備著考研的事情。林素也開始忙碌了起來,畢竟林家如今將總部遷到上海,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去負責。

    林希和王麗還住在柏悅酒店,秦升這邊已經開始面試需要重組的那幾家公司的高管,今天是正式的第一天,林希已經答應給秦升幫忙,所以起來后就直接來到公司。

    林希到公司的時候,秦升已經到了,他早已經給前臺吩咐過了,所以林希到了以后就直接被帶到了總裁辦公室。

    秦升正在和鐘山聊天,目前他們沒有需要任何外力幫助,所謂的外力幫助更多的是總部的支援,這么大的工程量需要他們親自親為,看起來無比困難,但是只要把管理體系建立起來以后,剩下的事情就很簡單了。

    “這是a級的四位高管,有兩位本來就是所在公司的負責人,有位是副總,有位不過是負責投資部門的高管,但是能力很強,履歷也很漂亮”秦升給鐘山介紹完林希,彼此打過招呼后,鐘山將文件遞給林希道。

    秦升已經看過了這些人的資料,也知道他們所在公司以及具體負責的部門的業績,但是更多的還是要看今天的表現。

    林希以最快的時間瀏覽完這些資料,心中已經有了眉目,畢竟他從商這么多年,積累了太多的經驗,特別是在看人這么方面。

    “那就開始吧,我們也不耽誤時間了”林希淺笑道,經歷了這些風風雨雨后,林希愈發的平易近人,眼神也趨于平淡。

    于是,秦升帶著林希和鐘山直接進了會議室,剛才他已經和這四位高管打過招呼,畢竟他們本都是幾家公司的高管,也可能是未來這家新公司的核心人物,總不能太過冷淡。

    漫長的面試就這么開始了,這些高管可都不簡單,鐘山是主力,林希是輔助,秦升更多的是聽,偶爾會問幾個可能無關緊要的問題,但對于秦升來說,這些問題才能看清楚一個人的能力和品行。

    世茂佘山莊園,自從兒子的腿被打斷以后,葉老板最近就一直住在這里靜心,外界怎么謠傳的他不管,只需要安撫好家里面這些人就行了,特別是她的妻子,反正他說的是車禍,他們信不信也無所謂了。

    葉老板下樓的時候,來了幾位娘家人,妻子又在客廳里面哭哭啼啼,葉老板有些惱火道“整天都哭哭哭,他能有今天還不都是你慣的,他要是有老大的十分之一,讓我現在去死,我都值了”

    “老葉啊,你就少說兩句”有位親戚勸解道,知道整個葉家的氣氛不太好。

    葉老板繼續說道“命還在就行了,不過是斷條腿么,又耽擱不了什么事,或許對他來說這也是件好事,能徹底的沉淀下來”

    妻子還在哭泣,其他娘家人都在安慰,葉老板有些煩躁,眼不見心不煩的離開了。

    葉老板走出別墅以后,就在小區里面隨便散著步,后面跟著兩位保鏢,保持著足夠的距離。

    葉老板和世茂的那位老板關系不錯,佘山這邊的環境很不錯,就在這里買了套別墅用來周末休息散心用。

    葉老板剛走到湖邊,就遇到了一位不算是熟人的熟人,跟他們家長輩的交集不少,也知道他是位年輕有為的晚輩。

    那位年輕人也注意到了他,快步走了過來道“葉叔叔,這么巧啊”

    葉老板瞇著眼睛打量著這位年輕人,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話,二兒子的這條腿或許就不會被打斷了,所以他很不客氣的說道“真的巧么?”

    “葉叔叔,您這話我就有點不懂了”這位年輕人呵呵笑道。

    葉老板冷哼道“朝宗啊,我們家最近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你和老二當初那些事我也都知道了,你該怎么給我解釋?”

    這位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嚴朝宗,他今天本就是想登門拜訪,卻沒想到會在這里提前遇到。

    嚴朝宗的爺爺也住在佘山這邊,只不過是不遠處的紫園,上海真正的有錢人幾乎都會在這里購置豪宅別墅,畢竟據說佘山這里的風水屬于上乘,環境什么就更不用說了。

    嚴朝宗有些哭笑不得,葉老板這明顯是責怪的意思,但是還算客氣,但是嚴朝宗本就是有目的性的,他開門見山道“葉叔叔,您真就打算這么算了?”

    聽到這話,葉老板這位老狐貍對于嚴朝宗今天的目的已經很明白了,他瞇著眼睛道“怎么,你還有其他想法?”

    嚴朝宗不緊不慢的說道“葉叔叔要是有興趣,我們可以聊聊”

    嚴朝宗本以為葉老板會和他聊,卻沒想到葉老板直接拒絕道“我沒興趣”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