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六百四十一章 人生多奇怪
    第六百四十一章人生多奇怪

    這一幕,實在是太過辣眼睛,別說秦升看不下去了,就連門口的保安們也都看不下去了,更不知道常八極怎么會有這樣的親戚朋友,這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交集。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怕是肯定躲不過去,因為這男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勢如破竹快如閃電,只是眨眼時間就已經到了常八極的面前,其他人還在懵逼狀態,保安更沒攔住。

    常八極剛開始有些慌,怎能不慌,他都沒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要被這位穿的跟丐幫大俠似的男人來個親密擁抱,最重要他的身份還不能確定。

    可是下一秒,常八極就已經臨危不亂了,既然這位大俠自稱是他的師侄,也就是大師兄最出色的徒弟,那顯然他的身手肯定不錯,既然如此那就試試真假了。

    所以當這位大俠眼看要沖到常八極面前的時候,常八極突然毫無征兆的出手,一腳就照著男人踢了過去。

    男人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場景,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這完全剎不住車了,大家都以為這一腳肯定要把男人踹飛了,男人卻突然借著慣性腳底發力凌空飛了起來,在空中一個旋轉躲過了常八極的這一腳,落地后順勢一滾,然后欣然起身。

    “師叔,你這是啥意思啊”男人起身以后看向常八極很是不解的問道。

    常八極可沒跟他客套,你不是我師侄么,那就看看你身手如何,所以常八極并沒有就這么算了,欺身而進再次到了男人的面前,一記八卦掌就劈向了男人的胸口。

    男人似乎明白了常八極的意思,哈哈大笑了起來,絲毫不懼的迎了上去,輕而易舉的就擋住了常八極的攻勢。

    接下來,雙方你來我往,彼此皆沒有任何防守,就是不斷的進攻,看誰能壓制誰。

    常八極向來喜歡進攻,喜歡用實力壓制對手,沒想到這位師侄也是如此,跟常八極對攻了起來,根本不畏懼常八極的攻勢。

    常八極的實力怎么樣,秦升是很清楚的,至少他不是對手,可眼前這個穿的破破爛爛的男人居然絲毫不落下風,而且秦升可以確定的是,常八極并沒有隱藏實力。

    這就很有趣了,對于這男人實力的認可,讓秦升也就不再關注他其他的東西了,也確定了這男人的身份,畢竟一切以實力說話。

    至于那些身手更差的保安們,看見你來我往不亦樂乎的對攻大戰,就像是在看電影,他們大呼過癮,卻奈何沒有這樣的實力。

    最終,常八極覺得差不多了,猛的一個狠招逼退了這位已經可以確認身份的師侄,這男人似乎也明白怎么回事,主動往后退了幾步,拉開了距離。

    雙方分開以后,這男人露出大白牙嘿嘿笑道“師叔就是師叔,厲害厲害,難怪我師父說,老祖宗的幾個徒弟里面,師叔在武學造詣上最高”

    男人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和他現在的外表可謂是天壤之別,也不知道是故意為之,還是有其他問題。

    常八極沒好氣的罵道“楊大牛,你怎么混成這個慘樣了,真是丟你師父的臉,我還真以為哪里來的農民工?”

    楊大牛,秦升聽到這名字哭笑不得,這名字和這男人的氣質還真挺附和的,也不知道是誰起的外號,還是真名字就是如此。

    楊大牛抓耳撓腮道“師叔啊,別提了,說出來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啊,等我以后有空再給說吧,你先讓我洗個澡換個衣服,順便再理個發,不然我都要嫌棄我了,這里可是上海啊,太丟人了”

    常八極看眼秦升,秦升倒是沒什么意見,由常八極做主就是了。

    于是,常八極就先讓這個師侄洗澡換衣服再理發,也沒著急著給秦升介紹,等到一會也不遲。

    常八極和秦升回到上善若水里面,在吃飯的包廂里面等著楊大牛,沒等秦升主動問,常八極就開門見山道“剛才那男人也是我師兄的徒弟,只不過我從來沒見過,這些年一直在外面游歷,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不過實力沒問題,我師兄調教出來最厲害的徒弟”

    秦升猜測的差不多,他皺眉道“那你的意思,顧小波肯定也認識?”

    “估計認識,畢竟同出一門,只是可能見面的次數并不多,聽我師兄的意思是,楊大牛出山游歷的時候,顧小波才被他收為徒弟,兩人年齡就差了十歲”常八極如實說道。

    秦升默默點頭道“其實也并不重要”

    常八極笑道“不過,他的實力肯定在顧小波之上,剛才我幾乎用了全力,而他卻能滴水不漏,保不準他還隱藏著實力,我師兄這次沒坑我啊,這次正好讓他為師門除害”

    秦升瞇著眼睛說道“那就讓他先拿顧小波練手吧,顧小波逍遙了這么長時間,也該付出代價了”

    “郝磊他們已經找到了顧小波,正在尋找機會,一旦有機會,我就讓楊大牛動手”常八極擲地有聲道。

    秦升不悲不喜,這些都是顧小波自找的,怕是他也沒想到結局會是這樣,到時候他會和顧小波好好聊聊。

    上海靜安某個小區,顧小波的路虎剛剛開進去,外面的街道邊,郝磊和唐舍目睹了這一切,顧小波真讓他們難找啊,比嚴朝宗還要難找,可惜的是這段時間嚴朝宗從來沒見過顧小波。

    “媽的,總算是找到你了”唐舍罵罵咧咧道,這個以前和他們稱兄道弟,最終卻背叛了的雜碎,傷透了所有人的心。

    郝磊提醒道“不要輕舉妄動,等回頭和常叔他們商量以后,我們再選擇什么時候動手”

    “磊哥,你放心,我知道”唐舍低聲回道,只是盯著小區門口。

    大約半小時后,顧小波走出了小區,這次并沒有開車,而是步行出來,當然也不是獨自一人,身邊還有位小鳥依人的美女,美女穿著比較寬松的孕婦裙,挺著剛剛凸起的肚子,緊挽著顧小波的胳膊,看起來很是幸福。

    唐舍罵罵咧咧道“金屋藏嬌啊”

    唐舍正要開車跟上去,郝磊卻提醒道“沒必要跟著,小心打草驚蛇,他一會肯定會回來的,我們在這里等著就是了”

    “磊哥說的是”唐舍呵呵笑道,只是有點心急,他看過幾眼后才皺眉道“磊哥,我怎么覺得那美女有些眼熟?”

    郝磊淡淡笑道“你才認出來啊,以前保利國際的一位平臺小姐,最后跟了顧小波,顧小波也是因為這個女人背叛了我們”

    唐舍聽到這話,愈發覺得顧小波真特娘的見色忘義,罵道“值么?”

    郝磊不以為然道“值不值不是你說了算,是人家說了算,何況事情都走到今天了,你還問值不值,有什么意思?”

    唐舍卻并沒有打算就這么算了,而是咬牙道“等他落到我們手里的時候,我一定會問他值不值”

    那邊的顧小波,正低著頭溫柔的詢問著懷里女人孩子有沒有踢她等等,偶爾還會摸摸女人的肚子,好像外面所有事情在此刻都無足輕重。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可是不管什么樣的選擇,結成什么樣的花和果,都得自己承受后果,或好或壞。

    “你最近怎么這么忙啊,陪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我不高興了”女人噘著嘴撒嬌道。

    說實話,她確實挺漂亮,長的有點像明星李念,外加性格也不錯,又懂得撒嬌,所以才抓住了未經世事的顧小波的那顆心。

    如果不是家境所迫,她當初也不會去那里上班,可能也就不會遇到顧小波了,自然也就不會改變了顧小波的命運。

    你看,這人生多么奇怪,本來毫無交集的兩個人就這么有了交集,從此改變了兩個人的人生。

    顧小波有些自責道“最近忙點事情,等到忙完了就好好陪你,你別生氣,小心動了胎氣,現在天大地大你最大”

    “哼,嘴甜”女人嘟囔道。

    顧小波知道該怎么哄女人,樂呵道“你不是看上一個包么,我明天去恒隆給你買回來”

    “真的?”女人聽到這話很是高興道,那個包可得好幾萬呢,她朋友剛買的,她有些羨慕卻沒敢買,因為她知道顧小波是真的愛他,所以不愿意亂花錢。

    一個女人如果真的喜歡一個男人,肯定會處處為這個男人著想,男人在外面本來就不容易,如果女人還不理解的話,感情自然無法長久。

    顧小波肯定道“我還能騙你不成?”

    “算了,還是不買了,太貴了,我們要給孩子攢奶粉錢”女人想了想又拒絕道。

    顧小波沒說話,該花的錢還是要花的,再者他生怕以后沒機會再花了。

    同一時刻,外灘w酒店,嚴朝宗正陪著幾位四九城的紈绔子弟們聊天,其中就包括在上海主持大局的薛科,還有剛剛來到上海的顧永寧。

    剛剛辦完一件事情的薛科洋洋得意道“老嚴啊,聽說你上次在某個聚會上被針對了,讓你顏面盡失,今晚你跟我們去,到時候幫你找回面子”

    嚴朝宗晚上要回佘山,今晚爺爺和二叔都有事情要和他聊,所以他笑道“都過去了,今晚我就不去了,你們玩吧”

    薛科詫異道“真不去?”

    嚴朝宗搖搖頭。

    顧永寧隨口道“老嚴不想去,你就別勉強了,我們去溜達溜達,以后來上海的次數多著呢”

    薛科沒再說什么。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