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出好戲
    第六百八十五章該你上場了

    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當中,除過夏鼎和他女朋友姍姍來遲讓秦升被方菲折磨會。不過畢竟夏鼎才是今晚是主力,秦升只是打配合的,所以接下來就要看夏鼎怎么發揮了。

    今晚買單的自然是秦升,所以夏鼎來之前就已經給他女朋友說了,可以使勁的宰這位土豪了,誰讓秦升如今可比夏鼎有錢多了,夏鼎怎么能錯過這樣的機會?

    夏鼎的女朋友還是那位初看不驚艷卻又很耐看的琴琴,秦升先前就已經見過了,這次可沒再變。因為琴琴這次也陪著夏鼎父母一起去歐洲旅行的,看起來夏家對這個兒媳婦很滿意,如今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晚餐開始以后,前期基本都是秦升和夏鼎在敘舊,說的都是大學時候的那些事情,但是不管說什么,夏鼎的酒杯根本沒有停,只要說到高興時候,大家就一起舉杯了。

    夏鼎女朋友酒量還算可以,不過喝的比較少,畢竟今晚她只是看客而已,其他人也沒說什么。方菲更沒有多想什么,而且為了在秦升朋友面前表現的很大氣,幾乎杯杯不落下,而且經常主動敬夏鼎和他女朋友的酒,誰讓今晚她可是秦升暫時的女朋友。

    夏鼎很是聰明,立刻就看出來方菲想干什么,于是夏鼎主動挑釁道“老大啊,今晚咱們可要不醉不歸啊,大學的時候我喝不過你,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啊,今晚咱們一定要決一勝負,看看誰酒量更好”

    秦升故意表現的有些為難,最后還是硬著頭皮答應道“舍命陪君子”

    “哎呦,老大,我就喜歡你這種脾氣,來,喝酒”夏鼎哈哈大笑道。

    這杯喝完以后,秦升故意低頭在方菲的耳邊嘀咕道“菲菲,今晚就靠你了,你知道最近太過疲憊,狀態不是很好,可別讓這家伙把我灌多了”

    方菲酒量確實很好,在北京的時候可是各種酒局上的交際花,對于喝酒那是家常便飯,根本沒覺得這是什么事,很是自然的答應道“弟弟,有姐姐在呢,怎么可能讓你吃虧?”

    秦升在桌下的某只手很不安分的放在了方菲的大腿上,這算是對方菲的獎勵,因為只要秦升表現的越親近,方菲約會高興,秦升已經吃準了方菲。

    “那就謝謝菲菲了”秦升語氣很是曖昧道。

    夏鼎這時候順勢說道“哎呦,老大,你們就別膩歪了,我們還是喝酒吧”

    節奏已經起來,接下來就是夏鼎的表演了,夏鼎看向方菲嘖嘖稱嘆道“方姐啊,像你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就被我老大拐跑了,我要是早點遇見你啊,肯定沒他什么事了”

    方菲特別享受別人夸他,夏鼎這是正中下懷,方菲抿嘴笑道“如果我說,是我倒追的,你信么?”

    琴琴并沒有生氣,表現的很是隨意,畢竟她知道今晚這只是個局而已,也就是秦升才能讓夏鼎配合著演戲,夏鼎和秦升的那些故事,她都已經被知道了,而且也知道秦升的地位很高。

    夏鼎一臉震驚道“哎呦,方姐,那你可真了不起啊,敢愛敢恨啊,我敬你一杯,真愛啊”

    夏鼎都這么說了,方菲怎么可能不喝,而且還是很高興的碰杯。

    秦升這時候又在方菲耳邊說道“他不知道我的身份,菲菲你可別泄露了,這小子就愛裝逼”

    “我知道了”方菲眼神有些迷離道,心里已經打定注意要替秦升好好教訓夏鼎。

    餐廳的燈光本來就有些幽暗,在酒精的催情作用下,方菲真的已經把自己代入到了秦升女朋友的身份里面,現在秦升說什么她都聽呢,何況被兩個男人恭維著,哪個美女不開心呢,夏鼎連他女朋友都已經開始冷落了。

    夏鼎這時候又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連忙道“呦,方姐,你帶的這塊腕表是不是寶珀在去年情人節發售的紅心系列,哎呦,這個可不便宜啊,我最喜歡這款腕表了”

    女人不僅喜歡被人恭維被人夸獎,當然也喜歡被人欣賞了,女人買衣服買奢侈品,一方面是和同性競爭,另一方面自然是讓男人欣賞的,很懂女人的夏鼎又怎么不知道呢?

    方菲眼前一亮道“啊,你也知道寶珀這個系列啊”

    “方姐,咱們品味一樣啊,我還正準備給我女朋友買呢?”夏鼎很是羨慕,緊接著端起酒杯道“方姐,這杯敬我們共同的品味”

    方菲很是自然的端起酒杯,別人夸你呢,你能不喝么?

    這一杯剛剛喝完,夏鼎又看見了方菲的耳墜,很是夸張道“我勒個天呢,方姐啊,你的耳墜是不是梵克雅寶deuxpapillons系列?”

    這次別說是方菲很震驚,就連秦升都很震驚,差點說出夏鼎大爺,這些你是怎么認出來的,就連夏鼎的女朋友也一臉懵逼,她還以為這是秦升提前告訴夏鼎的,讓夏鼎配合著演一場戲。

    夏鼎浪跡花叢這么多年了,給女人買禮物更是沒少花錢,每次在那些奢侈品專柜,服務員們都給他詳細的講解著,外加夏鼎本來對這些就很有研究,所以能認出方菲的穿著打扮并不意外,說起故事更是手到擒來。

    方菲哭笑不得道“夏鼎,你連這個都知道,你讓我太意外了”

    “方姐,是你讓我意外了啊,這個系列可是大師設計的,我聽我姐姐說起過,死貴死貴的,她都舍不得買,沒想到今天讓我見到了,我還準備攢錢送給她呢。梵克雅寶的四葉草系列已經爛大街了,但是鉆石蝴蝶的這個造型很少見的,這不僅是品味問題,最主要還是貴啊,特別是那個粉鉆蝴蝶,真的太漂亮了”夏鼎死死的盯著方菲的耳墜說道,那眼神里散發著謎一般的神采,完全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啊。

    方菲被夏鼎各種吹噓,感覺這會整個人都已經有些飄了,她很是謙虛的說道“呵呵,這個耳墜我買了很久了,只是偶爾才會帶起,其實我最喜歡的品牌是graff,當然leviev的鉆飾也是很喜歡的,只是它們太貴了,實在是買不起啊”

    聽完方菲的這番話以后,夏鼎下意識的鼓起了掌稱贊道“方姐,你真的不是一般人啊,我估計很多女人連這兩個品牌都不知道吧,這才是真正的頂級奢侈品,那些什么卡地亞蒂芙尼真的太庸俗了”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了,那就真的收不住了,同樣鐘愛珠寶的方菲遇到了花心大少夏鼎,那真的是遇到了知己了。

    接下來的時間里,根本都不需要秦升和夏鼎的女朋友說話,方菲和夏鼎聊的不亦樂乎,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倆才是情侶呢,完全就像是相見恨晚的知己啊。

    還好夏鼎提前已經給女朋友打過預防針,說今晚只不過是演戲,不然夏鼎的女朋友估計早就生氣離開了,哪個女人能忍受得了自己男朋友在自己面前和別的女人談情說愛呢?

    一瓶酒很快就被他們喝完了,不過夏鼎和方菲還正在興致上,根本不需要說什么,直接就開了第二瓶,兩人就這么繼續喝著聊著,秦升偶爾會插話順勢碰杯,方菲完全被他們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兩瓶酒喝完以后,晚飯差不多就結束了,秦升帶著方菲準備離開了,夏鼎卻表現的特別激動和興奮道“不行不行,今晚不能就這么算了,我們換個地方繼續喝,難得和老大在這里偶遇,又見到了方姐這樣的知己,我們必須不醉不歸啊”

    秦升根本沒喝多少酒,方菲雖然很高興,但是心里卻在盤算著另一件事,那就是一會怎么在床上征服秦升?何況這會的她,已經有些微醺了,再喝下去怕是要醉。

    不過方菲自然不會自作主張,她很識趣的抬頭看向了秦升,詢問秦升該怎么辦,秦升猶豫片刻才決定道“那就再喝一會吧,這會還早著呢”

    既然秦升已經這么決定了,方菲也不好再說什么,最壞的結果就是今晚不能拿下秦升,但是已經和秦升發展到這個地步,以后機會還多著,沒必要急于一時。

    秦升已經答應了,剩下的事情就不用管了,夏鼎裝模作樣的打了個電話,很快就安排好了第二場的地方。

    其實秦升早已經安排好了,而且那邊朱嘉佑帶著人馬已經等候多時了,就等著秦升上場了。

    第二場的位置在taxx,也就是薛科和顧永寧上次出事前去的taxx,據說是某位明星跟幾位投資人開的,不過作為魔都現在最火的夜店,這里再適合不過了。

    司機很快就把眾人送到了taxx,秦升扶著方菲跟在夏鼎和他女朋友后面,方菲幾乎是纏在秦升身上,吐氣如蘭,讓秦升很是煎熬啊。

    還好有秦家保鏢保護著進去,所以這一路并沒有什么麻煩,也不至于被那些渾水摸魚的人占了便宜。

    除過裝修風格以及主打方向,全國各地夜店幾乎差不多,幽暗的燈光,刺耳的音樂,群魔亂舞的人群,秦升雖然不是很反感這樣的地方,但是也很少來這里。

    taxx開業已經半年多了,目前來講taxx在魔都做到了名副其實的no1,場地在上海算是最大的,氣氛也算是最好的,當然還有貴的離譜的二樓價格。不過taxx的燈光效果以及全息投影是真的爆炸,而且每周都會有全球百大dj到場,火爆到很難訂到位置。

    夏鼎的朋友帶著秦升到了他們訂下的二樓超大卡座,幾個人坐下以后,夏鼎就開始點酒了,什么酒上頭快就來什么啊。

    再這樣吵鬧的環境下,用不了多久,方菲估計就要倒了,她的結果已經注定了。

    他們才剛喝了沒幾杯酒,已經見到秦升進來的朱嘉佑立刻帶著他那幫狐朋狗友就過來了,同樣朱嘉佑也是打過招呼的,他們的目標只是方菲,不會亂灌其他人酒。

    朱嘉佑見到秦升后,哈哈大笑道“表哥,你怎么也來了?”

    “你小子也在啊,來來來,喝幾杯”秦升和朱嘉佑擁抱以后,主動把朱嘉佑和他的幾個朋友叫過來。

    隨后,秦升就抱著方菲在她耳邊解釋道“這是我表弟朱嘉佑,我小姨的兒子”

    關于秦家的事情,方菲可比很多人都清楚太多,秦升一說這是他小姨的兒子,方菲就已經猜出來這個帥哥的身份了,顯然他的父親就是這座城市的那位主政者,方菲立刻就認真起來,如果能跟這樣的男人認識,對于她來說當然有利無害了。

    秦升已經給朱嘉佑介紹過了,朱嘉佑主動端起酒杯道“哎呦,表嫂,我表哥藏得夠深啊,咱們可是第一次見面,必須多喝兩杯”

    一句表嫂,方菲樂開了花,這個女人啊,已經徹底被酒精占據了理智。

    朱嘉佑跟方菲連喝了三杯威士忌,秦升當然一杯都沒喝,朱嘉佑喝完以后又給朋友介紹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給我表嫂敬酒,你們見過這么漂亮的美女么?”

    朱嘉佑的幾個朋友又笑著連忙跟上,每人都給方菲敬了杯酒。方菲想躲也躲不開,怎么可能不給朱嘉佑面子?

    場面瞬間就熱鬧起來了,當然也亂起來了。

    秦升心如止水,夏鼎則是看著熱鬧,這會應該沒他什么事了,一會再落井下石就行了。

    朱嘉佑敬完酒后并沒有離開,而是帶著兩個能喝的朋友留下來了,其他人則都回到自己位置了。

    后面的情況幾乎和晚飯的情況差不多,朱嘉佑主動找方菲聊天,秦升配合著演戲,外加夏鼎的見縫插針。

    方菲終于快要倒下了,這會已經暈的不行了,不過幾個男人不得不佩服的是,方菲的酒量是真的厲害,這么多人輪番上陣才拿下她,可見要是秦升單獨行動的話,有可能根本不是對手。

    整晚的鋪墊,無非就是為了最后的時刻,這會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秦升看眼早已潛伏在不遠處的趙長樂,直接揮手示意道,該你上場了。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