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留條退路
    第七百三十七章留條退路

    吳三爺很清楚的是,他在浙江的地位可以說已經到了巔峰,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再往前走了,蛋糕只有那么大,想多吃的話就只能搶別人了,可是其他幾家勢力也都不是紙老虎,比如老和尚、獨孤家以及胡老板等等大小勢力,誰愿意拱手讓出利益?

    所以,這些年吳三爺和幾家都已經是和平共處,特別是他最大的對手老和尚這邊,雙方是井水不犯河水,就算是有沖突也都會和平解決的。

    何況,吳三爺最大的心結就是當年狼狽離開上海這件事,所以總想著哪天能重回上海灘,也算是圓了心中的那個夢,不然終歸會有些遺憾的。

    如今,終于有了這樣一個機會,和嚴家強強聯合,有四九城幾家勢力的背后支持,重返上海灘不是夢,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可是沒曾想到的是,這個時候老和尚卻給了他致命一擊,讓他后院起火自顧不暇,時機選擇的無比準確,吳三爺沒有辦法不去面對,不然別說上海這邊可能受到影響,連他的大本營可能都會損失慘重。

    不管老和尚的時機選擇的多么準確,吳三爺都有些想不明白,老和尚為什么突然發難,他的目的是什么?背后又有誰在支持著他,不可能無緣無故如此。

    所以,吳三爺準備聯系老和尚,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只要能和平解決就行,就算是損失點利益也無所謂,反正他現在的重心放在上海這邊的。

    羅長功從杭州趕過來,就是想當面和義父商討這件事,其他義子都沒有來,不過也都把他們的想法和建議告訴了羅長功,讓羅長功轉告給義父就行,他們這時候也都走不開,必須得面對老和尚那邊。

    有些人咽不下這口氣,想讓吳三爺把人手都調回來,先全力對付老和尚這邊再說,等完事了再處理上海那邊,畢竟浙江才是他們的大本營。有些人的建議是,跟老和尚那邊好好聊聊,這年代沒必要再針鋒相對了,不管對誰都沒什么好處,這個吳三爺的想法差不多。

    吳三爺選擇了第二條路。

    這會吳三爺的身邊只有楚司空、羅長功以及楊登,他讓楚司空直接給老和尚打電話聯系,他要和老和尚電話聊聊,如果聊的不錯的話,回頭再當面解決問題,反正就是盡快解決完這件事。

    楚司空聽到老和尚的吩咐后,立刻用吳三爺的手機撥通了老和尚那邊,接通電話的是老和尚的管家,根本沒有留任何情面,直接給拒絕了,讓楚司空大呼意外,老和尚這是完全不給面子了啊。

    楚司空回來以后,臉色難堪道“三爺,老和尚拒絕跟您通話,說沒有必要了,用實力說話就行”

    吳三爺聽完以后終于克制不住內心的怒火了,大怒道“什么?這個老禿驢,真的是欺人太甚”

    別說吳三爺很是意外,羅長功也是震驚不已,這不是老和尚的作風啊,雙方就算以前是對手,可是后來相處的還算不錯,老和尚和義父的交情也還可以,不可能連這樣的面子都不給吧。

    楊登也是很不悅,老和尚如此無禮,只要義父這邊下命令,楊登敢立刻殺到老和尚的面前,幫義父排憂解難。

    “義父,那現在怎么辦?”羅長功也有些不知所措,老和尚那邊不按套路出牌,打的他們有點措手不及啊,如果再如此被動下去,只會失去更多的利益。

    羅長功緊接著又說道“義父,如果老和尚真要不死不休,那我們也別就忍氣吞聲,跟他徹底撕破臉皮,看誰最后認慫退場,到時候我們再管上海這邊”

    吳三爺搖搖頭道“不行,如果一直糾纏下去,什么時候才能分出勝負?上海這邊最缺的就是時間,時間不等人,這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事情,牽扯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羅長功有點頭大道“義父,那您說該怎么辦,我們的實力不允許我們分頭行動,只能取舍一邊了”

    吳三爺陷入沉思,考慮了很久才決定道“你現在就回杭州,親自登門拜訪老和尚,如果能拖延時間或者搞清楚他的目的最好,能讓他和我見一面更好,到時候我親自回杭州面談”

    吳三爺已經如此吩咐了,羅長功也沒太好的辦法,只能道“好,義父,我這就趕回去,爭取見到老和尚,如果他拒絕見我的話,我再和您商量”

    說完羅長功就直接走出了老洋房準備趕回杭州,楊登送羅長功出來,在老洋房外面的馬上路邊上,羅長功低聲道“楊登啊,我這就回去了,你在上海照顧好義父,有什么事我們隨時聯系”

    “嗯,我知道,你也要注意安全”楊登默默點頭道。

    羅長功想到了那件事,猶豫了片刻問道“見到秦升了?”

    羅長功知道義父為什么要來上海,為什么又和嚴家攪和到一起了,還不是因為秦升回來了么?關于秦升的那些事情,羅長功已經知道了,多少有些慶幸當初做出的選擇,算是給自己留下了退路,不然后果不堪。

    所以說,羅長功還算是重情重義,也忠于人品,如果沒有他的話,也就真的沒有秦升了,也或許是另外一種局面了。

    “不管怎么樣,你們終歸是朋友,雖然如今立場不同,但朋友還是朋友”羅長功如此說道。

    楊登若有所思道“我們已經兩清,誰也不欠誰的,以后見面,他只要對義父不利,我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羅長功遠沒有表面這么簡單,人心不可測,何況人心本就是自私的,羅長功想過很多事情,只能提醒道“楊登啊,別把事情想簡單了,你不覺得這次老和尚突然選擇這個時機對我們動手,是不是有點太蹊蹺了?你再想想,嚴家同時找了義父和老和尚,義父再次選擇了嚴家,而老和尚那邊卻直接拒絕了,如今又對我們動手?你不覺得很詭異么?秦升為什么沒有對老和尚動手,如今卻和我們算賬了,那老和尚這次背后有沒有秦升的影子?”

    羅長功說完這些話以后,楊登直接陷入了沉思,不得不說羅長功猜對了,他是把所有事情連起來去分析這里面的邏輯的,而不是單一的去考慮其中某件事情,或許是瞎貓碰中死耗子,可是很多事情相互都有邏輯的。

    楊登沒有說話,羅長功卻繼續說道“楊登啊,秦升已經不是以前的秦升了,我們根本不知道秦升有多么強大,因為超出了我們的層次,所以有時候要給我們留條退路呢,不要和秦升鬧的太僵了。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是說如果,你也可以無視我的話,如果有天義父真的倒在了秦升面前,整個圈子能有退路的只有你我而已,所以要多給自己想想”

    “如果義父死在秦升手里,我一定替義父報仇”楊登擲地有聲說道,義父對他恩重如山,他不可能無視。

    羅長功苦笑道“楊登,你是我兄弟,我給你說這些事,也沒把你當外人,如果是其他人的話,可能轉眼就把我出賣了,但是你肯定不會。我說了,那是我的事,你怎么選擇那是你的事。退一步來說,秦升找義父報仇,那是應該的,這是義父欠秦升的。至于你找秦升報仇,那就是你的事了,我不阻攔也不摻和,總之我不會報仇”

    這就是羅長功和楊登的區別,羅長功比較理智和成熟,他和吳三爺更像是合作伙伴,楊登和吳三爺更像是父子,這也是吳三爺為什么這么喜歡楊登的原因了。

    楊登還是沒說話,可能在思索這里面的關系,羅長功沒有耽擱時間,生怕其他人多想什么,拍拍楊登的肩膀道“你好好想想吧,其他事情我也就不多說了,怎么選擇也是你的事,我先回去了”

    羅長功上車離開以后,楊登還在那里想著,真要到了那天,他該怎么選擇?就算是他去找秦升報仇,又真的能得了仇么?

    老洋房里面,吳三爺和楚司空也依舊在聊這件事,吳三爺希望楚司空幫忙分析分析,想清楚這里面的關系。

    “事出反常必有妖,老和尚這次突然襲擊太過蹊蹺,背后肯定還有其他勢力支持,不然老和尚不會貿然行動”這是楚司空的分析,他語重心長的說道。

    吳三爺皺眉道“你說的很對,那老狐貍不可能隨便動手,這樣根本得不到什么利益,很有可能抱上什么大腿了,我先盡量試探試探,他那邊要是還不松口的話,只能讓嚴家那邊出面了”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楚司空默默點頭道,不過緊跟著楚司空說道“你說,會不會是秦升在搞鬼?我是說有沒有這種可能,畢竟我們什么可能都得想到”

    楚司空這句話似乎點醒了吳三爺,吳三爺臉色瞬變沉默不語,可是過了良久以后,吳三爺又直接搖搖頭道“不可能,根本沒有這個可能性,那老東西當初也得罪了秦升,秦升不找他麻煩就行了,雙方怎么可能合作?再退一步來說,秦升還得擔心老和尚找他麻煩,最差也是秦升找老和尚和解,就像他當初找我和解一樣,老和尚怎么可能幫秦升對付我?這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老和尚不是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做出這種賠本買賣呢?秦升也沒足夠的利益去交換啊”

    吳三爺分析完以后,楚司空默默點頭道“您說的也是,確實沒有可能,我也只能猜測而已,希望沒有最好”

    吳三爺不再說話,他得安安靜靜的待會,仔細想想到底怎么回事,哪里出問題了?

    他怎么都不會想到,最不可能的可能,最后成了可能。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