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以牙還牙
    第七百四十四章以牙還牙

    聽完秦升這些話,閆盼最終下定了決心請幾天假回北京,不管結果如何,她都會努力爭取,不留遺憾。正因為她還深愛著那個男人,所以她才愿意挽留。

    很多感情其實彼此都依舊深愛,可就是死要面子,誰都不愿意在愛情面前低頭,最后就這么錯過了愛情,要知道絕大多數的男女,這輩子最愛的也就那么一兩個人而已。

    看見閆盼點頭答應以后,秦升立刻通知鐘山給閆盼三天的假期,算上周末兩天五天時間足夠了,這兩天的工作就先交給他人吧,何況王成水走了以后,秦升也沒什么重要的事情處理。

    送走王成水,安慰好閆盼,秦升這才向著包凡所在的醫院而去,包凡這會已經醒來了,簡單的檢查和處理后正在休息,主要還是因為體力不支而昏迷,傷口倒沒什么大事,休息了這么久也沒什么事了,包凡的身體素質還算不錯。

    醫院的病房里面,常八極正在陪包凡聊天,這件事并沒有通知包凡的家人,只局限于他們知道而已,唐老板在包凡醒來以后來過,聊過幾句就回去了,警方也做過了筆錄,能不能找到那波人就不知道了。

    不管是病房里面還是病房外面都被層層把守著,誰知道還會出現什么情況,包凡的重要性非同一般。

    秦升進來以后,其他人就已經出去了,只剩下秦升和常八極以及病床上的包凡,秦升客氣的說道“包哥,讓你受苦了”

    包凡早年間也是經歷過風雨的男人,這點事情算什么,不以為然道“人還活著,就是點皮外傷而已,這都不算什么,當年我陪秦爺去遼寧談生意的時候,那才叫九死一生,今天就當是重溫當年的回憶吧”

    “你們都是過來人,經歷過大風大浪,但是我沒想到他們會對你下手”秦升眉頭微皺道,這次倒是給他提了個醒,他本以為郝磊的事情只是偶然,沒想到對方的意圖卻是他身邊這些人,這就有點不厚道了。

    包凡精神狀態不錯,準備下午就出院回家,誰愿意待在這病房里面,憋的心慌,他搖頭笑道“江湖險惡,人心復雜,有些時候就得不擇手段,他們現在還不敢對你動手,那只能先對我們這些人動手了,郝磊是第一個,老常他們不是對手,我自然就成了下一個了”

    秦升坐在窗邊意味深長的說道“在來的路上,我一直在反思一件事情,就是我總是擔心影響北京的局勢,所以在上海很難放開手腳,外加這段時間重心放在杭州,才以至于對方如此的肆無忌憚,郝磊的仇我還沒報,現在又對你動手,如果我們不做出反擊的話,怕是真被對方當做軟柿子捏了”

    “有些事情我也不好說,北京的局勢縱然變幻莫測,可我覺得上海這邊再折騰,其實也影響不了北京的局勢,因為完全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較量”包凡深思熟慮后說道。

    秦升看向常八極道“老常,你說說,不然再這么下去,我怎么覺得不像是我在報仇,而是對方在肆無忌憚的找我麻煩?”

    “我贊同老包的意思,我們可以先試試,反正已經撕破了臉皮,也不用再忌諱什么?”常八極也是如此說道。

    秦升轉身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良久以后回頭說道“那就試試,吳三爺那邊可以先放著不管,老和尚會讓他焦頭爛額的,我們只等著給他致命一擊就夠了,不過嚴家這邊好日子也該到頭了”

    “你想怎么做?”常八極皺眉道,等著秦升的命令。

    秦升冷哼道“以牙還牙”

    從醫院出來以后,秦升就直接去了淮海中路姜顯邦的老洋房那里,在外漂泊了一年半的姜顯邦總算是回國了,清兒在秦升那天說過可以接姜顯邦回來以后,第二天就直接去了香港,今天中午剛剛回到上海。

    姜顯邦回到老洋房以后,還沒來得及收拾,就直接給秦升打電話了,讓秦升來淮海中路喝酒,他這次能順利過關安全回國,全靠了秦家以及秦升,不然現在還和望北樓那些哥們差不多,身價再高也有家不能回啊,再慘點的也只能遠走他國避難了。

    不過就在秦升去淮海中路的時候,常八極和楊大牛幾乎同時消失,秦升的司機已經換成了一個普通保鏢,怕是沒有幾個人知道的。

    沒多久,包凡也順利出院直接回家,身邊增加了好幾位秦家的保鏢,準備坐鎮中樞開始運轉秦家在上海的資源。

    淮海中路,姜顯邦的老洋房里,姜顯邦此刻站在客廳里面感慨萬千,總算是回家了,這熟悉的感覺真好。當初還好提前有所準備,順利變賣了資產離開了上海,如果再晚走幾天的話,可能就真的走不了了,一旦被抓進去了,那再想辦法可就難于登天了,因為到時候要挑戰的可是司法規則,外加上面那些壓力,很難有人敢幫忙的?墒侨绻麤]有進去的話,一切都有博弈和妥協的機會,這樣后來秦家幫忙的時候,就順利很多了。

    姜顯邦回來以后,整個老洋房好像多了不少人氣,不再像先前那么的冰冷,先前被遣散的傭人以及保鏢都回來了,還有那兩位跟著姜顯邦一起去香港的保鏢司機也都在,整個老洋房是異常的熱鬧啊。

    最開心的莫過于清兒了,一直在忙前忙后的,這會已經給叔叔煮好了一壺茶,她知道叔叔最喜歡喝她煮的茶了,老管家則在旁邊說著這段時間的一些事情,姜顯邦問什么就說什么。

    廚房里面兩位保姆已經開始在忙碌了,老管家本來說出去給姜顯邦接風洗塵,姜顯邦在外面漂泊了這么久,現在回來還真不愿意再出去,就讓隨便做點家常菜,他一會好好和秦升喝幾杯。

    “回家的感覺真好啊”姜顯邦很是高興的喊道。

    清兒捂嘴嬌笑道“叔叔,估計待不了多久,你就又要煩了,家里哪有外面的世界精彩呢?”

    “外面的世界再精彩,那也是在外面的世界,家終歸是家,這是所有人的歸宿,再累再苦只要回家就什么都無所謂了”姜顯邦開懷大笑道,實在是高興的有些不知所措。

    這么長時間過去了,除過蒼老了點消瘦了點,姜顯邦沒什么變化,還是當年那個姜顯邦,只是多了不少故事和滄桑而已。

    “清兒,給叔叔彈首曲子,叔叔好久沒聽了”姜顯邦喝著茶總覺得少了些什么,這才回過神,就讓清兒彈曲。

    清兒抿嘴淺笑,她當然不會拒絕,這是她以前最喜歡做的事情,只是后來沒了機會,只給起身彈過而已,所以清兒緩緩走到古箏面前,思索片刻就選了首叔叔以前最喜歡聽漁舟唱晚,好像秦升也喜歡聽這首曲子。

    生活中的清兒是一番模樣,但沉浸在音樂的世界的時候,清兒又是另一番模樣,這個時候清兒的氣質真的是不食人間煙火啊,難怪當初會迷住秦升。

    老洋房里面的所有人都聽的如癡如醉,姜顯邦瞇著眼睛喝著茶很是享受,直到一曲落比的時候才睜開眼睛,忍不住鼓掌夸贊道“清兒啊,這才多久沒聽,你的古箏造詣就越來越厲害了,看來當初讓你學音樂,真的是選對了”

    “叔叔,哪有啊,只是你很久沒聽了”清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姜顯邦這時候想到了某件事,故意嘟囔道“秦升這臭小子也是的,我不在的時候跑的挺勤快的,怎么我回來以后就這么磨磨蹭蹭的,是不是做了什么虧心事,不敢見我?”

    清兒沒想別的,只想幫秦升解釋,急忙道“叔叔,他最近挺忙的,可能正在來的路上吧”

    不過還沒說完清兒就回過神了,紅著臉道“叔叔,你怎么取笑我呢?不和你說了”

    姜顯邦看到清兒如此嬌羞的模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記得他在上海的那會,清兒對秦升可是沒半點好的印象,一直覺得秦升不過是個登徒浪子,每次都要反駁幾句。

    可是,這才一年多的時間,等到他再回上海啊,這清兒顯然已經被秦升征服了,任誰都能看出這小女人的姿態,明顯是喜歡著秦升,不然哪會為秦升解脫為什么害羞呢?

    “好了,你們的事情,叔叔還能不知道么?你王叔叔早都已經給我說了”姜顯邦也不打算藏著捏著,直言不諱的說道。

    老管家聽到這話,連忙掉頭就走道“哎呦,我去看看廚房,這飯也該好了吧”

    清兒正要埋怨幾句,誰知道始作俑者已經溜之大吉了,她不好意思的再次紅了臉,都不敢抬頭看叔叔了。

    “丫頭,過來,這有什么害羞的,跟叔叔好好說說,你們發展到什么地步了?”姜顯邦對于男女之事從來都不在乎,這些年他有過很多女人,可卻從來都是匆匆而過好聚好散,沒有哪個女人能陪著他一直走下去,就算是那個女人愿意,姜顯邦也會主動拒絕的,所以這種事他比誰都看得開。

    清兒有些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該怎么開口,畢竟這件事只是她和秦升兩個人的事情,現在叔叔加進來了,好像他們的小秘密被人戳破了,讓她不知道該怎么面對。

    所以,清兒并沒有走過去,只是坐在那里低頭發呆。

    姜顯邦好笑道“真不說?本來我還今天想當面問問秦升,看怎么處理你們的事情,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

    聽到這話,清兒下意識抬起了頭,正要說話的時候,門口傳來了秦升的聲音。

    姜顯邦樂呵道“剛好,正主來了,我當面問他”

    這下,清兒更有點慌了……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