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只等天黑
    第七百七十五章只等天黑

    吳家在海寧的家族底蘊很深,整個大家族枝繁葉茂,不過大多數有出息有能力的都已經離開了海寧,大分散在整個長三角地區,更有甚者遠走海外異國他鄉,這對于南方的這種大家族來說很常見,所以南方家族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修族譜和祭祖祠。

    這里是吳家老宅,占地數畝地的民國建筑,最中間的幾棟建筑則是明清時代的徽派建筑,以前的吳家老宅占地面積很大,可惜遇到了戰亂和火災,最終燒的只剩下這么一點了,這些還是吳永川的父親發跡以后重新修繕起來的,也算是給吳家后人們一個傳承的記憶。

    吳永川帶著母親以及老婆孩子回來以后就直接住在老宅里,老宅時常都有人打掃整理,畢竟主要建筑都是后期修繕建立起來的,所以里面裝修配套設施都很齊全,住人是根本沒問題的。

    海寧屬于嘉興,離杭州也不遠,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吳三爺,更知道吳永川是吳三爺的干兒子,至于其他事情大多數人就不知道了,只有那些混到一定層次的大佬們才知道。

    但是不管怎么樣,當吳三爺出現的時候,所有人對吳家都羨慕不已,能讓吳三爺捧場,吳家的面子還是大啊,吳家的底蘊還是深厚啊。

    吳永川帶著吳家直系旁系親自迎接吳三爺,他的老母親則在祖宅正廳里面等著,畢竟年紀大了腿腳也不方便,何況吳三爺對于吳永川的老母親本就很尊敬,所以他的老母親也有這個資歷。

    吳三爺此行四輛車,除過楚司空、和羅長功以及楊登梁悅這幾位絕對的心腹,其他都是身手不錯的保鏢,吳三爺在海寧也沒什么行程安排,參加完吳家的祭祀活動以后就會直接驅車返回杭州。

    其他人這時候已經快步下車,將其他人隔離開,楚司空拉開車門以后,穿著身黑色麻衣的吳三爺這才緩緩下車,氣場無比的強大,在場其他人縱然離的很遠都已經感覺到了這股氣勢,不少人還是頭次見到傳奇人物吳三爺,此行也算是無憾了。

    吳永川恭恭敬敬的躬身喊道“義父,您來了”

    吳三爺對于這位義子很不待見,雖然他曾經對他寄予厚望,可誰讓他最后徹底傷了他的心,吳永川所想的那些事情他怎能不知道,正因為知道所以才會如此冷落,因為不殺他已經是吳三爺對他最大的仁慈了,如果再重用的話,他拿什么服眾?

    所以現在,吳三爺和吳永川只剩下以前的那些恩情了,再也沒有半點利益關系,這次能來海寧無非是看在吳永川已經死去的父親和年邁的老母親份上,如果他的老母親也不在了,吳三爺怕是和他徹底沒有關系了,僅剩的也就名義上的義父義子關系了。

    吳家其他人也恭敬的低頭喊道“三爺”

    吳三爺隨意點頭揮手致意,他以前和吳家很多晚輩都見過,吳永川被他重用的時候,吳家很多晚輩也都在他那邊做事,直到吳永川背叛以后這些人才被放棄了,畢竟他們屬于吳永川這邊的。

    “都準備好了吧?”吳三爺關心道,他對吳永川再有意見,可是這畢竟是吳永川父親,也就是他那位老大哥的祭祀,他多少還是上心的,畢竟當初沒有這位老大哥,也就沒有現在的吳三爺。

    吳永川客客氣氣道“義父,您放心,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您來了”

    “你母親呢?”這些都在吳三爺的意料當中,他沒來的話,吳永川不可能隨意開始活動。

    吳永川伸手請道“義父,母親早已經在里面等著您了,家里也已經備好了午飯,您先進去用過餐以后,我們就正式開始”

    “嗯”吳三爺依舊是這樣的態度。

    吳永川請義父走在前面,楚司空緊隨其后跟在后面,前面已經有人引路了,何況吳三爺以前就來過吳家老宅。

    這時候,吳永川才給后面的羅長功和楊登打招呼,楊登高興道“大哥,忙壞了吧”

    吳永川笑呵呵道“還行,也沒什么要忙的,都有下面的人去做,我就盯著點而已”

    論地位的話,以前的羅長功根本不是吳永川的對手,吳永川那個時候在整個圈子是獨一無二的,沒人敢挑戰他的地位,誰都知道吳永川和吳三爺的關系,沒有子嗣的吳三爺以后注定會把所有全盤交給吳永川,因為沒有吳家就沒有吳三爺的今天。

    所以,那會的羅長功見到吳永川都是恭恭敬敬的喊大哥,可是誰曾想到會經歷后面的事情,只需熬時間的吳永川居然坐不住背叛了,這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吳永川本以為能爭取到其他義子支持,許諾足夠的利益就行,可誰知道這些義子全部反對他,最終吳永川被群起而攻之。

    因為吳永川那時候沒想到的是,這些義子們早就已經私下商量過了,只有吳永川倒下以后,他們才會有機會上位,吳永川不倒的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自從吳永川倒下以后,其他人再見吳永川,看似客氣的喊聲大哥,可是心底誰都沒把吳永川再當回事,因為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吳永川了。

    不過,羅長功和吳永川的關系還算不錯,因為當時的吳永川對羅長功還算照顧,而其他人對羅長功比較打壓,特別是那位趾高氣昂的老二。

    所以,有些恩情羅長功是記得的,后來吳永川出事以后,他雖然也很不明白,但是并沒有落井下石。

    其實羅長功的為人,從他和楊登的關系,以及他后來關鍵時刻放秦升一碼等等事情就能看出來,這個人的格局比較大,不在乎這些小事,所以算是一個人物。

    羅長功也喊了聲大哥,兩人如今的關系更像是朋友,并沒有以前的那些利益往來,吳永川笑呵呵道“你們能來,我很高興,也很感謝”

    羅長功回道“大哥,別人不來可以,我們能不來么?”

    “有心了,什么話也不多說了,如果義父今晚不走的話,我請你們喝酒”吳永川有些感慨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他知道,羅長功他們卻并不知道。

    楊登很重義氣道“大哥,你這太客氣了”

    “不說了不說了,先進去吧”吳永川生怕言多必失,連忙拉著他們往里面走,梁悅對于吳永川并沒有太多的印象,只是笑著點頭致意而已。

    吳家正廳里面,吳家直系的幾位媳婦陪著老太太,其他男人都在外面迎來送往,雖然吳家這次并沒有太大張旗鼓,但還是有不少海寧嘉興當地的大佬們過來祭拜。

    吳三爺進來以后,老太太笑著起身道“老三,來了啊”

    “老姐姐,您坐著就行了,您都打電話了,我怎能不該來?何況這是我吳大哥的大事,我必須來啊”吳三爺笑著說道,在這位老姐姐面前他還是很平易近人的,當年這位老姐姐可沒少給他做飯吃。

    老太太搖頭苦笑道“你現在是大忙人啊,本來不想麻煩你的,永川就說問問你,怕不給你說的話,你有意見啊,沒想到你會答應”

    “老姐姐,你說這樣的話,就真的太打我臉了,必須要給我說啊,我也必須要來”吳三爺呵呵笑道。

    老太太拉著吳三爺的胳膊道“來了就好,來了就好,你吳大哥也想見見你了,這么多年過去了,你還沒忘記他,他應該會很欣慰的”

    吳永川長嘆口氣道“我誰都可以忘記,又怎么敢忘記我吳大哥呢,老姐姐啊,沒有我吳大哥,哪有我的今天?”

    吳永川這時候站出來道“媽,今天就不說這些往事了,義父都記在心里呢,先讓義父他們吃完飯,等到今天的事情都忙了,到時候您再和義父好好聊聊”

    “行行行,那就先吃飯吧”老太太拉著吳三爺的胳膊繼續說道“老三啊,今天你可不準走啊,我還有很多話要和你聊呢,再不聊的話,下次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見呢”

    吳三爺本來計劃忙完以后就直接回杭州,現在老太太這么說讓他有些進退兩難,只得道“老姐姐,我們先忙正事,完了再說”

    吳永川的心里有些隱隱不安,他已經安排好了所有,如果義父不留下的話,那他的計劃將可能破產,緊隨其后的就是秦升那邊對他的埋怨和失望。

    吳永川心里琢磨著,該怎么讓老母親繼續給義父施壓,只要留下就行,最壞的結果就是待一會都行。

    距離吳家老宅不遠的一棟民居里面,常八極用望遠鏡遠遠的盯著這邊的動靜,一切盡在掌握當中,吳三爺的行蹤已經徹底被掌控,也包括吳三爺身邊都有誰。

    這棟民居是吳永川提供的,擁有最好的事業,可以直觀這邊的情況,可見吳永川準備的有多么的充分。

    現在就只等著天黑了,只要吳三爺不走,他們就可以開始行動了。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