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二十一章 我一直在等你……
    ,最快更新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第二十一章   我一直在等你……

    很多人都說,你永遠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先來。

    意外確實可怕,可是比意外更可怕的是人心和陰謀,你去努力了,你去反抗了,但最終的結果還是不盡人意。

    但是,秦升就想憑著一己之力去斗一斗,就像他所說的,誰都不是諸天神佛,誰的命也都不是不敗金身,就算是輸,也要輸的有骨氣有尊嚴。

    趙權很快就聯系了天水市領導以及天水警方,對于晚上發生的事情他們本就震驚,立即成立了專案組,全力偵破此案,很快公安局就派來了數位刑警,在羲園酒店給秦升和韓冰做筆錄,又按照秦升和韓冰所說的,擴大了搜索范圍。

    韓家村那邊也知道路上出了事,特別是韓冰的堂哥表弟都已經失蹤……

    前前后后折騰完,已經是凌晨三點了,送完趕來的韓家親戚們,韓冰終于累的不行了,秦升知道此刻韓冰對自己的依賴,輕聲道“睡會吧,我就坐在客廳,有什么事喊我”

    韓冰不知為什么,緩緩走了過來,在秦升疑惑的眼神中,緊緊的抱住了他,秦升幾乎能感受到韓冰胸前的柔軟,以及身上的那種香味,可這個時候,他無暇去想這些。

    “任何時候,都不要丟下我,好不好?”韓冰像個被噩夢驚醒的小女孩,顫抖的說道,這段時間所經歷的這些事,讓她精神壓力太大,隨時都有可能垮掉。

    秦升摟著她的腰,輕撫著她的后背道“放心,不會的”

    當韓冰睡著了,秦升才從臥室出來,坐在外面客廳抽著煙,陳北冥和吳老下落不明,就算是從天水回去,上海還有很多未知的危險,而他的身邊卻無人可用,他必須找至少兩個絕對相信的幫手。

    終南山,秦升下意識的想到那里……

    清晨,趙權安排好一切后,就已經離開天水回蘭州了,畢竟他是大忙人,不會陪著秦升耗在天水,秦升和韓冰配合警方回到昨晚出事地點,出事時他們乘坐的那兩車已被開走,但是陳北冥、吳老等四個人依舊沒有消息,警方帶著他們來到發生過打斗的地方,一切和秦升韓冰所說的吻合,當看見幾灘已經凝固的血跡時,秦升和韓冰已經想到了最壞的結果。

    韓家親戚在天水還算有些能量,叮囑他們多想想辦法,有什么消息立刻聯系韓冰,下午過后,秦升和韓冰忙完警方這邊的所有事,確定他們可以離開天水后,直接乘灣流G450回到上海。

    上海那邊,鄭平、趙東升已經不停的打電話催促韓冰趕緊回來主持大局,不然那么大的公司就堅持不下去了。

    陳北冥和吳老不在,秦升必然得陪在韓冰左右,但秦升在離開天水前,已經打電話聯系了死黨郝磊,郝磊高中畢業就跑去當兵,今年剛剛復員,聽老蒙說這小子還是偵察兵,拿過兩次二等功,已經被選進特種兵大隊,卻主動要求復員,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復員后,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家里,也沒出去找工作,秦升就隨口問道“既然不想在西安待,愿不愿意來上海?”

    卻沒想到,郝磊直接答應了,他說反正閑著沒事,就去上?纯,如果有機會就留下,如果不適應,再回來。

    秦升和郝磊的關系,那自然不用說,有他在身邊,秦升也能放心,不過秦升緊跟著交給郝磊一個任務,那就是去終南山請一位老頭幫忙。

    該叮囑的該說的,秦升都給郝磊說的很清楚,至于那位老人在終南山哪個位置,秦升也給他大概說了位置,除非那老人早已離開終南山。

    郝磊掛了電話后,就開車直奔終南山而去……

    灣流G450到上海的時候,正好晚上六點,這會上海的天已經黑了,秦升沒有相信韓家任何人,而是求助于姜顯邦,讓他派車接他們,隨后直接送他們回華潤外灘九里,而不是湯臣高爾夫別墅。

    從飛機降落在浦東機場那刻起,秦升就知道,現在每走任何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絕不能再犯錯,不然就會掉進萬丈深淵。

    吳老和陳北冥為了保護韓冰,可能已經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所以秦升不管如何,都要保韓冰平安。

    上海和韓家村,天壤之別,在韓家村呆了幾天,突然回到這繁華的大都市,秦升多少有點恍惚,坐在身邊的韓冰靠著秦升的肩膀已經昏昏睡著。

    秦升在想,該怎么去面對接下來的這一切,還有終南山那位老頭會不會答應出山幫忙,其實秦升心里都沒底,但不管如何,還是要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

    回到華潤外灘九里,秦升將韓冰送回家,輕聲道“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你要走么?”韓冰緊張道。

    秦升搖頭苦笑道“不走,你現在就是趕我走,我也不走,只是咱們孤男寡女的,你不怕我把你怎么著了?”

    “你不是這種人”韓冰用那讓人心疼的眼神盯著秦升道。

    秦升這時候也真沒心情和韓冰貧嘴,何況這氣氛也確實不合適,只是拍拍她的肩膀道“進去睡吧”

    韓冰點點頭回到臥室,洗了個澡直接睡了,她真的有些累,什么也不想,就想好好睡一覺。

    韓冰睡著后,秦升就在客廳里等姜顯邦過來。

    半小時后秦升下樓接姜顯邦,兩人也沒進韓冰家,就在樓梯口抽煙聊天,姜顯邦的保鏢守著韓冰家門。

    “唉,你小子還是命大啊,真怕你這一去不回”姜顯邦抽著秦升遞來的陜煙好貓,無可奈何的說道。

    “該死的活不成,該活的也死不了”秦升的心情有些低沉。

    韓國平死了,現在連韓家最大的保障,陳北冥和吳老也都下落不明,這韓家破敗的速度還真是驚人,只剩下孤苦伶仃的韓冰,她能撐的?

    “讓你不要趟這趟渾水,你非不聽”姜顯邦恨鐵不成的說道。

    秦升嘆口氣道“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說說吧,你打算怎么辦?”內憂外患,獨木難撐,姜顯邦真不知道秦升還有什么辦法?

    “再說吧,我從西安請了兩個朋友幫忙,我一個人應付不來這些事,等到韓冰醒來后,我跟她好好聊聊,看看她心里怎么想的,其他的再做決定”秦升早有打算,若有所思的說道。

    姜顯邦指著秦升道“你呀你呀,真是拿你沒辦法,天水那邊我給趙權叮囑了,剩下的事你不用操心,上海這邊,真要需要幫忙,你也別客氣,反正我也沒少得罪人,現在也不差多得罪幾個,他們拿我沒辦法,省得你落得個慘死街頭”

    “哈哈哈,謝謝姜叔,就等著你這句話呢”秦升很不要臉的說道。

    姜顯邦起身道“行了,我回去了,其他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

    姜顯邦走后,秦升重新回到客廳,他還等著郝磊那邊的消息,不管交代郝磊的事情是否能成,郝磊明天中午都得趕到上海,多耽擱一天,也就多一天危險。

    這邊,郝磊和秦升打完電話后,開車直奔終南山而去,那地方確實不好找,最后他只能把車停在路邊,徒步去找那個老人住的茅屋。

    按照秦升所說的路線,郝磊找了近兩個小時,都快把鞋磨破了,終于找到了那個地方,位于半山腰上,只有一條石板小路能過去,有三間最原始的茅草土房,用籬笆圈起一個院子,院子里種著幾棵樹以及幾片菜地。

    郝磊只是聽說過終南山里面,住著不少隱世清修的高人,但今天卻是第一次見,這種感覺讓他放佛回到了以前的農耕文化。

    “有人嗎?”郝磊大聲的呼喊道,從外面可以看見,中間茅屋的窗戶有枯黃的光亮,不是電燈泡,而是篝火或者煤油燈那種亮光。

    郝磊連續喊了幾次,可是依舊沒有回應。

    這深山老林里,再加上不時有各種野獸的叫聲,實在是讓人感覺太陰森詭異了,要不是郝磊心理素質過硬,普通人來了,早已經嚇跑了。

    他緩緩靠近茅屋,整個人緊繃著,隨時應對突發的危機,終于他推開了那有些年頭的木門,上面的門栓看起來像是古董,隨著一聲刺耳的吱呀聲后,門終于被推開了。

    這時,突然有人開口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那聲音低沉沙啞,像是行將入土的老人,用最后的力氣呼喊出來的遺言,嚇的郝磊都有些腿軟了。

    他顫顫巍巍的走進去,這才看清楚里面的具體情況,一位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正盤腿坐在炕上打坐,旁邊的火堆上煮著一壺清香四溢的好茶,屋子里只有幾件木質的擺設,郝磊有種穿越的感覺。

    “老人家,您認識秦升么,是他讓我來找你的”郝磊小心翼翼的說道。

    老人留著道士那種頭冠長發,滿頭長發早已純白,再加上臉上那滿是滄桑的皺紋,誰都不會懷疑他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郝磊感覺這老人有種強大的氣場,讓他渾身都不舒服。

    “緣來緣去,無因無果,我一直都在等你”老人再次開口,但還是沒睜眼。

    郝磊心里十萬只草泥馬狂奔而過,這說的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怎么就聽不懂啊,什么叫我一直在等你?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