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談不攏
    ,最快更新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第二百一十四章  談不攏

    錢布平不給秦升面子,還要敲打秦升,秦升自然得拿實力回應他們,不然一味的妥協,只會讓他們得寸進尺,到最后什么都做不成。這社會本就是講究實力的,偶爾秀秀肌肉,他們才知道你不是好惹的角色。

    秦升本來還準備迎接更猛烈的暴風雨,誰知道錢布平就這么認慫了,主動讓郝副總打電話請他吃飯,郝副總雖沒說清楚都有誰,但秦升知道這自然是錢布平的意思。

    就在秦升赴宴的路上,常八極打來電話,保利國際那位財務經理已經被他控制,聽到這個消息后,秦升異常的高興,這才有了底牌和錢布平斗了。

    秦升叮囑常八極,照顧好這位財務經理,等他忙完這邊的事情,就過去見他。不過你要是閑的沒事,可以想辦法讓他吐出保利國際的內幕等等。

    常八極笑著回應道,這都好辦。

    錢布平請客的地方在西溪濕地這邊一家餐廳,叫碧云莊,就在西溪濕地腹地,古色古香的院子,有種回歸自然的感覺。

    錢布平等人提前就到了,此刻坐在包廂的休息區喝著茶,安安靜靜的等著秦升,雖然按照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半小時,但錢布平不急不惱。

    “這秦升,還真特么把自己當回事了,已經遲到了半小時”呂士民叫囂著,他的脾氣算是這里面最差的,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主,但是為人重義氣講感情,又是混黑出身的,所以在遠達內部很有地位,連曹達都不敢輕易得罪。

    如果錢布平的背后不是他的姐夫袁科的話,呂士民自然不會把一直自以為是的錢布平放在眼里,可誰讓他在袁科袁叔那里算個屁,才會這么的巴結著錢布平。

    錢布平喝著茶冷哼道“他兩次來保利國際,我都避而不見,今天他有點脾氣,那也正常,畢竟是年輕人么”

    “老錢,你確定昨天傍晚那事,是這秦升干的?”郝副總若有所思道。

    錢布平陰著臉道“同樣的話,只可能是同一個人說,除了他還能是誰,這明顯是回應我前幾天對他所做的事,所以才會說,來而不往非禮也”

    呂士民惱火道“我說老錢,咱們怕他干什么,不就是一個二愣子么,找人弄死他就完了,咱們背后可是袁叔,怕他還是怕曹達?”

    “不要什么事都扯到我姐夫”錢布平有些不高興道,他知道呂士民一直想攀上姐夫的大船,奈何人家看不上他,所以才一直留在遠達,而他則是不愿意去看姐夫袁科的臉色,所以才在保利國際當土皇帝。

    呂士民悻悻一笑道“我就說說么,就算不用袁叔出面,我隨便找幾個人就辦了”

    “還不至于拼的魚死網破,他昨天晚上就是在用實力告訴我,他也不是什么善茬,所以我打算今天先穩住他,只要許以利益,我想沒有什么事是談不妥的”錢布平若有所思道。

    一直沒有說話的郝副總笑道“我也覺得沒必要鬧的太僵,只要給足他面子和利益,他就不會針對我們了”

    “你們啊,就是太慫了”呂士民嘆口氣道。

    又等了幾分鐘后,服務員終于帶著秦升走進了包廂,秦升進門故意喊道“不好意思啊,來遲了來遲了,路上太堵了,沒想到杭州的堵車真是慘絕人寰啊”

    說完秦升就看向了包廂里面的三位大佬,一臉詫異道“沒想到錢總和呂總也在啊,郝總,你怎么也不早說聲,早知道這樣,今天就該我做東了”

    郝副總笑瞇瞇道“秦助理客氣了,我們都是一個公司的,秦助理剛進遠達,理應是我們盡地主之誼,歡迎秦助理加入這個大家庭,奈何前幾天呂總和郝總都太忙了,所以才推遲到今天”

    秦升心里暗罵,真尼瑪虛偽啊,如果不是勞資昨天收拾了錢布平,你們會把我當回事?

    “郝總這話就更見外了”秦升隨口道。

    郝副總瞅眼錢布平和呂士民,笑道“既然都到齊了,我們就入席吧,邊吃邊喝邊聊,豈不快哉”

    “郝總說的是”錢布平笑道,他和呂士民一直在打量著秦升,琢磨著這小子到底什么來頭,正覺得有曹達這個靠山,就敢和他們斗么?

    入席以后,郝總吩咐服務員開始上菜,秦升盯著錢布平笑瞇瞇道“總算是見到錢總了,我去了保利國際兩次,錢總都沒見我,還是郝總的面子大啊”

    “秦助理,今天我給你賠禮道歉,前兩次確實太忙了,都是些大人物,我也不敢怠慢,還希望秦助理不要放在心上”錢布平似笑非笑道。

    秦升哈哈大笑道“錢總都這么說了,我秦升也不是小氣的人,當然不會放在心上”

    酒菜上齊后,郝副總活躍著氣氛,大家彼此隨意聊著,都是些場面話客套話,秦升說話是滴水不漏,你們只要不開口,我也就當作什么事沒有發生,就當蹭頓飯吃。

    感覺差不多了,錢布平這才開口道“聽郝總說,秦助理想查保利國際的帳,不知道秦助理這是什么意思?”

    秦升看向了郝副總,不禁覺得他當時做事有點太沖動了,如果了解清楚遠達內部情況,也就不會找郝副總,更不會讓錢布平察覺了。

    郝副總笑著解釋道“秦助理,你也別生氣,我覺得大家都是自己人,這么做會讓錢總難堪,所以有什么事,說開了就行”

    秦升不以為然道“郝總多慮了,錢總也多心了,查保利國際的帳,算是例行公事吧,我剛來遠達,自然要了解各子公司的情況,所以接下來也會查其他公司的帳”

    “那秦助理為什么偏偏要從保利國際開頭呢?”錢布平質問道。

    秦升笑呵呵道“這不是打算讓錢總給大家做個榜樣么,錢總跟著曹總這么多年了,也算是元老級的,如果大家看到錢總都不在乎,其他人也就不好說什么了吧”

    “我看秦助理是看我好欺負吧”錢布平咬牙道。

    秦升詫異道“錢總這是什么話,我怎么可能這么做呢,我是曹總的特別助理,曹總讓我全權代表他,你們也看到了曹總那天開會發了那么大的火,我要不做出點成績,那不就得卷鋪蓋走人了么?”

    “秦助理還是太年輕了,遠達內部可沒秦助理想的那么簡單”錢布平笑呵呵道。

    呂士民適時說道“很多事情,都不是表面那個樣子,秦助理把事情想簡單了,我怕秦助理這么做,會得罪人,到時吃了虧,就得不償失了”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威脅了。

    秦升哈哈大笑道“我這人啊,就是一根筋,答應人的事,就肯定會做到,不怕吃虧也不怕得罪人。不過你們這么一說,我還真得小心,前兩天差點出了事!

    “我昨天晚上也差點出事”錢布平回應道“真不知道誰這么大的膽子,敢拿我開刀,也不打聽我錢布平什么背景?”

    秦升若有所思道“哦,那這人真是膽大包天了”

    “秦助理,據我所知啊,你剛到杭州,還有位漂亮的女朋友,這才剛剛落腳,沒必要給自己四面樹敵吧,省的到時候悔恨終身”錢布平看似隨意道。

    秦升最反感別人拿女人威脅他,更何況是拿林素威脅他,所以微怒道“錢總,我怎么聽出來,你這是威脅我呢?”

    錢布平笑呵呵道“秦助理,我知道你有些能耐,可是杭州不是別的地方,你翻不起多大的浪。昨天的事,真以為我不知道是誰做的?”

    秦升故意打哈哈道“錢總,你說什么,我聽不明白”

    呂士民看見兩人你來我往的套路,就有些煩躁,等著秦升直言不諱道“秦升,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想干什么,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一個年輕人么,這么做只能說嫌命太長。咱們簡單點,你只要做你該做的事,你想要的,我們都能滿足你,每月給你分紅,房子車子面子都會有,讓你在杭州順風順水。如果你真不知好歹,那我覺得,杭州這座城市不適合你”

    “我就在我該做的啊”秦升端著酒杯意味深長道“如果你們今天請我吃飯,就是說這些破事,那我覺得沒必要再繼續吃了。你們心里要是問心無愧,又有什么擔憂的,你們要是真做了對不起曹總的事,那我只能照章辦事,你們想怎么來,還是那句話,我奉陪到底,咱們看誰笑到最后,我不是三歲小孩,別嚇唬我,拿點真本事出來”

    “秦升,別給臉不要臉”呂士民怒道。

    錢布平也冷哼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沒得談了?”

    “咱們都是為了遠達的發展,為曹總效力,談什么?各司其職就是了”秦升呵呵笑道。

    呂士民連忙打哈哈道“怎么吵起來了,有話慢慢說么?”

    錢布平卻被秦升徹底激怒了,讓一個不到三十的年輕人如此欺負,錢布平怎么沒有脾氣,所以直接攤牌道“秦升,你知道我姐夫是誰么?你要是不知道,你可以問問曹達。如果真不知好歹,那你就試試”

    “試試就試試,我這人就是不信邪”秦升一臉平靜道。

    錢布平猛拍一把桌子,憤然起身準備離開,他還沒想著把秦升留在這里,談不攏那就不談了,咱們真刀真槍見。

    呂士民和郝副總也準備起身離開。

    這時候,秦升樂呵道“錢總,代我向馮經理問好”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