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狂兵 > 第3583章 等著你的是永夜!
    即便是對于米國陸軍中將而言,兩萬美金也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

    而現在看來,納斯里特基本上是要損失掉這筆錢了。

    “狡猾的蘇銳,狡猾的華夏人!”納斯里特沉聲罵了一句,他這倒不是生蘇銳的氣,而是本能的覺得有點惱火。

    納斯里特把自己的重火力全部都帶到了這里,和榮耀第三師打的轟轟烈烈,可是蘇銳自己去了哪里?如果蘇馬迪亞尼真的在這里,那么如此絕佳的機會,標準烈日絕對沒有理由不出現的!

    所以……他們之所以沒有出現,那么一定是去往了別的方向了!

    納斯里特真的很后悔,然而他現在并不知道蘇馬迪亞尼的真身在哪里,只能逮著眼前的的榮耀第三師狠狠出氣。

    “我的兩萬美金……”納斯里特一臉無奈。

    …………

    而在另外的方向,某個人的故事也已經快要結束了。

    金南星帶著手底下的特種部隊輕輕松松的掃除了前方的障礙,然后帶著蘇馬迪亞尼繼續前行,有驚無險的越過了國境線。

    蘇馬迪亞尼坐在車子里面,微微閉著眼睛,他知道,此次離開,基本上就是永別了,想要重新回到這一片土地,已經是千難萬難。

    畢生的事業,戛然而止,這種滋味兒可真的是差到了極點。

    蘇馬迪亞尼不知道自己的金主為何一定要把自己置于死地,但是,在沒有遇到另外一個靠譜的金主之前,蘇馬迪亞尼根本沒有任何翻盤的能力。

    “再見了,索林統一陣線。”他在心中輕聲說道。

    只是這一次,他們并沒能走多遠,車隊在越過國境線一公里之后就停了下來。

    金南星開門下車,然后走到了蘇馬迪亞尼所乘坐的這一輛越野車的前面。

    “怎么回事?”蘇馬迪亞尼睜開眼睛,問道。

    “總司令,我們走不動了。”金南星指了指前方。

    前面似乎有一大片靜止的烏云,靜靜的飄蕩在了山坡上,即便還相隔很遠呢,這一片烏云就已經傳遞出了一種清晰的壓迫感覺。

    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蘇馬迪亞尼的瞳孔驟然凝縮了起來!

    因為,那一片黑壓壓的“烏云”,實際上卻是……坦克集群!

    標準烈日并沒有去追擊榮耀第三師,而是早就等在了這里……嗯,他們等著蘇馬迪亞尼乖乖的送上門來。

    若是納斯里特看到了這個場景,估計會氣的當場吐血了。

    這不僅是兩萬美金的事情,更是米國三角洲部隊一雪前恥的機會!

    “金上校,你說,我們現在怎么辦?”蘇馬迪亞尼問向金南星。

    其實,他的心里面早就已經有了答案,但是面對這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情況,每個人的心里面都會產生一些不自覺的慌亂,哪怕是狠辣無比乃至泯滅人性的恐怖組織頭子也很難例外。

    “總司令,我們……好像無路可走了。”金南星的神情淡淡,從他的臉上似乎看不出什么挫敗感:“除了投降,沒有別的選擇。”

    “投降?金南星,你讓我投降?”

    金南星點了點頭,平靜的說道:“是的。”

    “你在讓我投降?讓我接受所謂的審判?我是蘇馬迪亞尼啊!我是索林統一陣線的領袖!你讓我去向敵人低頭?這可能嗎!”蘇馬迪亞尼的情緒開始有點激動了,眼球里面都開始充斥著一些血絲,他的右手已經從腰間抽出了一把槍!對準了金南星的腦袋!

    被手槍指著頭,而且這一把槍還是在一個情緒極度不穩的人手里面,金南星卻沒有任何的緊張。

    他知道對方隨時都可以扣下扳機,但是卻還是淡淡的說道:“總司令,還是那句話,保存自己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這種時候,你可以選擇自殺,也可以選擇殺了我,但是其他人卻不會因此而佩服你的。”

    由于蘇馬迪亞尼的情緒太過于緊張和激動,因此他并沒有注意到,當他把槍指向金南星的太陽穴的時候,至少有六把槍已經端了起來,指向了他的車子。

    如果不是金南星提前做了個手勢,那么這六把槍可能已經齊齊開火、當場把蘇馬迪亞尼給打成篩子了!

    “這種時候,控制住情緒,真的比什么都重要,總司令先生。”金南星轉過臉來,看著蘇馬迪亞尼:“我會陪著你一起投降。”

    蘇馬迪亞尼自然不想看到這個結果,然而此刻的他似乎已經沒有了別的選擇。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的內心顯然很激烈的在爭斗著。

    “我們的時間并不多,總司令先生。”金南星說著,往旁邊站了一步,同時伸出手,取下了蘇馬迪亞尼手中的手槍。

    這一次,后者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議。

    瑞卡莉也已經下了車,她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目光復雜。

    非洲的風,吹亂了她那褐色中帶著淡紫色的長發。

    瑞卡莉知道,一場關于生命的告別,眼看著就要發生了。

    這場告別,關乎于別人的生命,也關乎于她的生命。

    其實,蘇馬迪亞尼現在還沒能分析出來這件事情的具體過程,可是,瑞卡莉卻早就已經看的透透的了。

    她雖然擅長布局,但是這一次卻被人變成了棋子,而且被玩弄的欲仙……欲死。

    瑞卡莉自以為自己是做局高手,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次的事情給瑞卡莉深深的上了一課,然而,卻已經是最后一課了。

    她在比利牛斯山中,可以藐視天下強者,可是走出來之后才發現,自己竟是如此的淺薄。

    如果可以重來,她只愿意去當一個作家,再也不想攙和進這些渾水里面了。

    “過往的都已經不再回來,我后悔,也遺憾。”她輕聲說道。

    蘇馬迪亞尼這時候看向金南星:“向華夏投降,會不會比向米國投降的結果更好一點?”

    這可真是一個讓人感覺到無比糾結的問題,只是,都已經到了這種時候了,再糾結這樣的問題,也已經沒有了太多的必要,這也顯示出了蘇馬迪亞尼本人并沒有太大的格局。

    其實,他完全可以一眼看到自己的未來,所以,為了保住尊嚴,當下最好的結果,就是……自我了斷。

    聽了這個問題,金南星稍稍有點無語,他只能點了點頭,不過又搖了搖頭:“總司令先生,也許,我們現在要投降的對象并不是華夏,而是太陽神殿。”

    向太陽神殿投降!

    蘇馬迪亞尼的眼中多了一抹灰敗之色。

    “的確,是太陽神殿。”金南星又強調了一遍。

    遠處的那一片鋼鐵烏云仍舊靜靜覆蓋在原野之上,沒有轟鳴聲,也沒有煙塵。

    似乎是在送行。

    “結束吧。”蘇馬迪亞尼隨后開門,走下了車。

    一公里的路,其實走起來花不了多少時間。

    蘇馬迪亞尼走的很慢,步履無聲,他知道,這一小段路,是自己最后的自由距離了。

    接下來所等待著他的,是審判,是囹圄,是永夜。

    一步一步,眼看著彼此之間的距離越縮越小,蘇馬迪亞尼的神色之中透著掙扎。

    “把我的槍給我。”他忽然神色一厲,說道。

    “不,用不著了,總司令大人。”金南星把之前從蘇馬迪亞尼手中取下來的那把槍遠遠的扔到了一邊,同時,也把他自己的突擊步槍隨手丟在了地上!

    其他統一陣線的“特種士兵”見狀,也紛紛把槍給扔掉了,既然是投降,就得有個投降的樣子吧。

    瑞卡莉走在金南星的身邊,她說道:“如果我現在掉頭就回去,還有退路嗎?”

    金南星頭也不回的沉聲說道:“你轉臉看看不就知道了。”

    瑞卡莉不用轉臉了,因為身后的遠空已經有武裝直升機的轟鳴聲傳過來了。

    “算了,讓我自殺,我暫時是沒有勇氣的。”瑞卡莉搖了搖頭,跟上了金南星,“干脆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嗯,這的確是比較聰明的做法。”金南星說道,“但是,或許你待會兒就能改變主意了……關于自殺的主意。”

    說著,他抬起頭來,看了看走在前方幾米處的蘇馬迪亞尼,后者的身形比起之前來似乎有些傴僂,但是行走的步伐卻加快了一些。

    這最后一段屬于“自由”的距離,對于蘇馬迪亞尼來說是最強烈的煎熬。

    他之所以加快步伐,也許是迫不及待的要看到自己的結局了。

    “那么,你現在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瑞卡莉問道。

    現在,這幾乎是徘徊在她內心深處的最深疑問了。

    “我就叫金南星,這是我的真名,我的所有身份都是擺在明面上的,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金南星說道。

    “可是,越是這樣,我越是沒法看透你的真實目的。”瑞卡莉說道。

    “我若說我沒有目的,你相信嗎?”金南星看了看瑞卡莉,笑了起來,“并不是世間的所有事情都需要尋找到一個答案的。”

    “你的目的就是帶著蘇馬迪亞尼來向太陽神殿投降。”瑞卡莉說道。

    “這只是表面。”金南星搖了搖頭,“反正……索林統一陣線就算是抵抗下去,也不過是茍延殘喘,我只是幫他們解脫的更快一些。”

    “這可不像是一個忠誠的戰士會說出來的話。”瑞卡莉嘲諷的笑了笑,隨后看了蘇馬迪亞尼一眼:“我想,這位恐怖組織頭子恐怕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就這樣被他最信任的屬下帶進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都是自己選擇的路,他早就該預料到這么一天。”金南星淡淡的說道,話語之中并沒有一個背叛者該有的自責與難堪。

    雙方,已經是越來越近了。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