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未來天王 > 第422章 沙雕新聞
    從第一張照片曝出,一小時內,娛記發出的那些新聞,基本都是——開局一張圖,內容全靠編。

    真相?

    真相是重要,但流量更重要啊!

    這種時候,搶的就是流量!

    誰能在第一時間搶到更多的流量,那就是搶到錢!

    娛樂圈的造謠那叫造謠嗎?

    那叫炒新聞!

    不然等真相出來,要是沒什么話題炒怎么辦?趁現在先賺一波再說。

    這些娛記們也不是純無邏輯的瞎編,還給出了各種分析,說得跟真的似的。

    方召因為結業時間將近,要忙結業音樂會,再加上鯨島的事情,確實消失了一段時間。網絡大眾看著娛記的分析,思維也被帶著走。

    一想想方召之前失蹤那么久……這些分析都好有道理噢。

    有圖有真相顯示方召最近在齊安市待了兩天又匆匆離開,或許,如某娛記猜測的那樣,是過來會情人了吧?

    或者,是隔壁那位娛記所說的不可見人事件?畢竟連警方都出動了。

    娛記們編得起勁,圍觀群眾們看得激動。一些沒趕上第一輪搶流量的媒體人看著別人家噌噌往上漲的流量,眼熱了,也跟著進場。

    也有攪渾水的,不使勁踩一腳都對不起這么好的一次機會!絕不允許銀翼把這次事情遮掩過去!

    當然,還有些人是不屑于此的,比如王疊。不瞎編亂造,只要曝出來的,都是真憑實據。

    業務方向不一樣,平時各賺各的錢,互不拆臺,私下里怎么樣不說,至少明面上和諧相處。

    現在,王疊看著網上那些“真相帝”,嗤之以鼻。

    “方召那種人,真想藏什么,能被這群渣渣找到?”

    王疊雖然不敢明著摻和方召的事情,但這次的事情他也好奇,心癢難耐,他不是那種干站在旁邊瞪眼的人,披馬甲去湊了會兒熱鬧。

    “這一看就是方召主動聯系的警察,說不定是誰在方召手里吃了個悶虧,就是不知道,誰這么倒霉。”

    反正不是自己倒霉,王疊樂得看別人笑話,也等著真相曝出來。

    雷洲,薩羅正準備小瞇一覺,他這幾天被他老爹扔去訓練,一有空就想多休息休息,別的什么都沒心情。只是,剛一閉眼,武天豪的電話來了。

    “看網上剛曝出的新聞了沒?某人要崩人設了!”武天豪笑得賊賤。

    薩羅打了個哈欠:“崩就崩唄,沒意思,天天炒緋聞崩人設的,那些聽著就煩。”

    “方召惹上事了!”武天豪語氣亢奮。

    薩羅那睡意立馬就沒了,“誰?!”

    鯨島會議,雷納家族的一些實權核心人物都去了不少,薩羅他爹也是其中之一。他們知道方召,鯨島期間關于方召立功的事情他們也知道一點。看看人家方召,再看看自家的崽子……想揍。

    因此,鯨島會議結束之后,薩羅苦逼了,被他爹扔去訓練,期間他聽到最多的就是“看看人家方召”!

    現在,一聽有方召的熱鬧,薩羅興奮啊!

    上網一搜,說什么的都有,薩羅激動得唾沫橫飛:

    “這種事情遮遮掩掩一看就是心虛!以我縱橫娛樂圈二十年多的經驗,金屋藏嬌這事十有是真的!牛逼啊!我都不敢做的事情方召竟然做了!”

    雷納家的長輩們早就跟薩羅說過,談戀愛交朋友什么的都給我明著來,別遮遮掩掩。沒辦法,雷納家的長輩們也愁,不是他們管得寬,實在是薩羅這小子智商有限,家里人怕他一個不小心被人陰死。

    跟武天豪說得不過癮,薩羅又聯系了褚波。

    “,方召惹上事了知道嗎?”

    剛開完一場演唱會,因為沒控制好爆了兩句粗話而被家里群批一頓的褚波心情正不爽呢,網都沒上,蹲錄音棚里憂郁。薩羅帶來的消息讓他情緒立馬振奮起來。

    “真的?!”

    褚波一跟斗翻起,上網刷新聞,嘴角都揚起笑,“他也有今天!”

    談起方召,褚波感受復雜,他覺得方召這人是挺好,但自打那次演出被方召嚇得消音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都有心理陰影,現在好不容陰影散開了點,但也沒散完。

    現在看到方召也會惹上這種事情,對方召的那點陰影又散去不少。

    瞧,方召也就是個平凡人,沒什么好怕的。

    想著,褚波給方召撥過去個電話,表示安慰,順便問問需不需要幫忙。如果能讓方召欠個人情,褚波認為,方召給自己的那點心理陰影也就不存在了。

    褚波一直這么想的,比我厲害的不會求到我這里來,不需要我出手,反之,需要我幫忙的,肯定是不如我的。既然不如我,那我還怕個蛋?

    于是,方召接到了薩羅、武天豪、褚波等人的慰問電話,那股幸災樂禍的歡喜勁兒掩都掩不住。

    方召:“……”這群小朋友皮癢了?

    當然,除了薩羅他們,方召還接到了很多人的電話,就連莫瑯都特意打電話過來問過,這些人是真關心。雖然現在因警方那邊還在調查,不便透露,但方召也表示,不是什么大事,網上那些都是瞎說的,等真相就好。

    在網上一片猜疑中,左俞和嚴彪到達齊安市,先去方召家里。

    那里有兩個警察守著。

    表明身份之后,左俞和嚴彪走進室內,看了看被翻得有些亂的室內,左俞扯扯嘴角,“老板該搬家了。”

    以方召現在的身份,住這里確實不合適,這里對于普通人而言,確實算豪宅,但作為公眾人物,一個在娛樂圈有足夠曝光度的人,就有些不夠看了。

    嚴彪看了一圈,視線停留在水箱上,“八千萬還在。”

    依照方召的吩咐,嚴彪打開通訊器,聯系方召開啟視頻通話。

    “老板我們已經到了。”嚴彪給方召看了看家里的情況,“也不算很糟。”

    那邊方召只是隨意看了眼被翻得有些亂的屋子,便對嚴彪道:“看看水箱是否為解鎖狀態。”

    嚴彪靠近看了看,“解鎖了,水箱蓋子能打開。”

    方召這次沉默時間稍長。

    “老板?”嚴彪疑惑地問。

    左俞在旁邊也仔細檢查一番,聽說入室盜竊的那兩人就暈倒在這旁邊,但他沒發現任何機關痕跡。

    方召深深嘆了嘆氣,對嚴彪說道,“你們貼個便簽在水箱上,‘劇毒勿近’,字寫大點,醒目點。”

    左俞、嚴彪:“……老板你的意思是……那兩人……是被蟄了?”

    “嗯。”

    左俞和嚴彪齊齊往后退了一步。

    方召的視線一掃,就看到客廳的兩盆花被啃了。很明顯,水箱里的“兔子”出來過。

    確認了心中的猜測,方召第二天上完課,便再次請假回到延洲。

    被送進醫院的那兩人終于脫離生命危險,只是還昏迷著。警方現在也知道那兩人是中了海蛞蝓的毒,有些問題還需要問方召。

    方召也配合,出示飼養許可和各種證件。證件齊全,飼養方面沒任何問題。

    警方也查過方召家里的海蛞蝓飼料,海蛞蝓這種常見寵物,未經批準不準投喂劇毒飼料,警方雖然已經確定方召屋里的那些飼料都是完全無毒的,但這并不能證明之前給這只海蛞蝓吃的那些飼料也是無毒的。

    然后,多位研究海蛞蝓的教授經實驗對比數據,還特意從這只海蛞蝓的培育者那里拿到了更久以前的飼養數據,最后得出——

    “導致那兩人躺著進醫院的,也就只是它靠著光合作用產生的能量自身合成的那點毒性,在感受到危險的時候才釋放出來了,壓根不關飼料的事,如果真是投喂有毒飼料,別說劇毒,就稍微帶點毒性,那兩人沒等來警察就已經斷氣了。”

    警方:“……”所以,那兩人活該么!

    看看廚房里翻出來的鍋和調味料,就知道那兩人的打算。

    只能說,那兩人豎著進屋橫著出來,都是自找的!

    活該被蟄!

    這還得虧人家方召沒投喂有毒飼料!

    只不過,現在還有個疑惑沒能解開。那兩人身上被蟄的面積太大了,不知道怎么弄的,難道那兩人還抱著海蛞蝓打滾了?

    那些都得等那兩人清醒了再問,現在,方召這邊沒什么問題。

    被銀翼派過來解決方召此次事件的人,現在也舒了口氣。難怪方召敢直接報警,還真沒做違法的事,也沒他想得那些黑暗手段,是他把方召想得太復雜了,方召這人,難得的清流啊。

    不過,事情也還不算完,網上各種謠言滿天飛,現在需要警方幫忙澄清,不然銀翼發話別人不信,還要聯系幾個權威媒體,那些人說話有分量。后續處理都由銀翼這邊的團隊負責。

    于是,在事情發生一天后,延洲一權威媒體發布一條新聞——

    等了一天終于等到第一個權威媒體出來發聲的眾人:“……”

    全球各地看到這則新聞的人也震驚。

    “哈哈哈哈哈這是什么沙雕新聞!”

    “這特么倆傻逼吧!”

    “對啊,都能潛入豪宅了,智商不至于……捉急啊,吃個海蛞蝓還差點將自己毒死!”

    “懷疑方召自導自演,哪有這么蠢的賊。”

    “又是方召?炒作吧?還是為了隱藏真相才編出來的?”

    “編什么編,剛才延洲齊安市警方已經確認那兩人身份了,官方蓋章,真新聞!那兩人都在警方a級通緝令上!這次方召家的海蛞蝓立功了呢!”

    “真?那兩人真在警方a級通緝令上?如果是真的,對那兩人我要說一句——活該!”

    “不愧是我偶像,連養的海蛞蝓都會抓賊了!”

    曾對方召家兩只寵物做出估價的《pet》雜志某人,在看到這些的時候有種沉冤得雪的激動:“我說了,那只真的超級危險!現在你們信了吧!!”

    當年戴了那么厚的手套,只是想摸一下而已,胳膊都差點被蟄廢了!真不是我操作不當,那只“兔子”就是這么兇殘!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