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 527.養肥了再殺
    神兵城。

    在祁寧遠回到落英城的同時,蕭星寒和穆妍已經帶著上官恪和上官憫,回到了神兵城。

    到家的時候是深夜,上官恪和上官憫雖然迫不及待想見小星兒,但是得知小星兒已經睡了,便聽穆妍的先回去休息,明日再見。

    把二老勸走了,蕭星寒倒是很不客氣地直接去敲了蕭源啟和寧如煙的房門。

    門開了,寧如煙看到站在她面前的蕭星寒,有些不敢相信,就被蕭星寒伸手輕輕抱了一下:“娘,我回來了。”

    “哎!星兒!”寧如煙看著蕭星寒好好地站在她面前,忍不住紅了眼眶,拉著蕭星寒上下打量。

    “娘都沒想起我,我傷心了。”故意躲在一旁的穆妍突然跳了出來,“委屈”地看著寧如煙說。

    寧如煙哭笑不得,一把把穆妍抱了過去,笑著說:“你這孩子,還跟娘玩兒捉迷藏呢!”

    蕭源啟看到他們回來也很高興,知道他們是著急見孩子,就轉身回去把小星兒抱了出來,交給了蕭星寒。

    小星兒睡得香甜,并沒有醒過來,小臉上面還帶著淺淺的笑意。

    蕭星寒小心地從蕭源啟懷中把小星兒接了過去,下意識地伸手就想去捏小星兒的小臉,被蕭源啟打了一下,默默地住手了。

    “爹,娘,你們趕緊休息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說。”穆妍輕聲說著,拍了拍寧如煙的手,表示一切都好。

    蕭源啟和寧如煙看著蕭星寒和穆妍帶著孩子走了,相視一笑。

    蕭星寒和穆妍回了他們的院子,蕭星寒把小星兒放在床上,盯著看了一會兒,開口說:“他胖了。”

    穆妍坐在一旁,伸手比了比小星兒的小臉:“哪兒胖了?”

    “比我胖。”蕭星寒說。

    “小孩子嘛,肉肉的才可愛,你都多大了還跟他比?”穆妍表示蕭星寒也是有點幼稚。

    “你說他明天醒了還認識我們嗎?”蕭星寒輕聲問。

    “那當然了。”穆妍對此很自信。

    第二天一早,小星兒迷蒙著雙眼,伸了個小懶腰,小手啪的一下打到了蕭星寒臉上。

    蕭星寒早就醒了,伸手就把小星兒提了起來,晃了晃。

    小星兒有點懵懵地飄在那里往下看,看了看蕭星寒,又看了看穆妍,小手揉了揉眼睛,然后不確定地叫道:“老爹?娘親?”

    “把老字去了。”蕭星寒板著臉說。

    “不!”小星兒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張開雙臂又叫了一聲,“老爹!”

    蕭星寒松手,小星兒就掉在了他胸口,翻了個滾兒就爬到了穆妍懷中,抱著穆妍的脖子甜甜地叫著“娘”,也不理蕭星寒了。

    等一家三口起床出門,早已眼巴巴地等在外面的上官恪和上官憫沖上來搶孩子,蕭星寒默默地把小星兒扔給了他們。小星兒果然還認得他們,“大師公”“二師公”叫得他們心花怒放,差點老淚縱橫了。

    得知他們回來了,府里的人都聚到了議事廳。

    連燼抱著他家寶貝女兒,小蓮花在前面歡快地跑,一進門,抬頭看到蕭星寒,小蓮花小臉一皺,轉身就想回去。

    蕭星寒身形如幻,飛過去就把小蓮花一把撈起來,抱在了懷里,小蓮花小身子往后傾,蹙著眉頭瞪著蕭星寒,不說話。

    “我是誰?”蕭星寒看著小蓮花問。

    小蓮花轉頭看向了穆妍,伸手求抱抱。

    穆妍笑了笑,卻沒有過來抱小蓮花。

    蕭星寒大手把小蓮花的腦袋給轉了回去,又問了一遍:“說,我是誰?”

    “師父”小蓮花怯怯地開口,帶著哭腔,努力轉頭去找穆妍,就是不想看蕭星寒。

    “沒聽到,再叫一聲。”蕭星寒板著臉說,心想這小子怎么每次見他都跟老鼠見了貓似的,可憐巴巴地跟他欺負人了一樣,這不是誣賴他嗎?他明明很喜歡這小子的

    “師父”小蓮花又叫了一聲,聲音還是很小,然后努力在蕭星寒懷中對著穆妍伸手求抱走,小模樣別提多可憐了。

    穆妍走過來把小蓮花抱了過去,小蓮花趴在穆妍肩頭,只留給蕭星寒一個“冷漠”的背影。

    蕭星寒正了正神色說:“嗯,小蓮花已經長大了,我決定從明天開始教導他。”

    拓跋翎嘴角微抽:“你要教他什么?”

    “先教他練練膽子吧,這么膽小可不行。”蕭星寒說著,默默地走到了另外一邊,低頭,對上了小蓮花的眼睛,小蓮花立刻縮到了穆妍懷中,不看他。

    “星兒弟弟!”蕭月笙一陣風似地沖了進來,伸手把蕭星寒抱了個滿懷,哈哈笑著說,“你終于回來了,是不是很想我?”

    “不是。”蕭星寒搖頭。

    “口是心非。”蕭月笙放開蕭星寒,瞪了他一眼,“說一句想我能死啊?”

    “怕你尾巴翹到天上去。”蕭星寒很淡定地說。

    不過第二天就是蕭月笙的生日,也是蕭星寒的生日。

    雖然不知道蕭星寒會不會回來,蕭月笙還是精心給他準備了一份生日禮物,蕭星寒收到的時候很想跟他絕交

    因為蕭月笙思來想去,這神兵城的一切都是蕭星寒的,甚至于這天元大陸都是蕭星寒,他什么都不缺,禮物再貴重,對蕭星寒來說也沒有什么意思,于是蕭月笙就決定自己做個什么東西送給蕭星寒,能夠體現他滿滿的心意,還得是個能給蕭星寒驚喜的。

    本來蕭月笙想學做菜,但是又覺得不管什么菜吃掉就沒了,不行。于是蕭月笙腦子一抽,跑去跟寧如煙說他要學女紅,做個荷包送給蕭星寒,以后讓他家弟弟天天帶在身上,這樣多好。

    當時寧如煙哭笑不得,勸蕭月笙放棄,結果蕭月笙真打定主意非要做,還說要瞞著其他所有人,不能走漏了風聲,他要偷偷學,偷偷做,到時候就能給蕭星寒一個大大的驚喜。

    于是,這天蕭月笙拿出一個很精致的木盒子,里面放了一個針腳很扭曲,形狀特怪異,配色超大膽,上面繡著歪歪扭扭的星星和月牙圖案的荷包,獻寶一樣捧到蕭星寒面前說:“星兒弟弟,這是哥哥親手給你做的,感動不感動?”

    最后那個荷包被蕭月笙親手掛在了蕭星寒身上,小星兒拍著小手笑瞇瞇地說:“好好看呀!”

    蕭月笙笑得賊開心,說讓蕭星寒一直戴著不準摘掉。

    蕭星寒很想把送禮送得讓他想打人的蕭月笙,連同瞎捧場的小星兒一起扔出去,因為那個荷包實在是丑出了一種無法言說的新境界

    穆妍表示,蕭月笙果然不走尋常路,這份“驚喜”很別致,一般人真干不出來這事兒。

    蕭月笙追著蕭星寒要禮物,蕭星寒說沒有。穆妍把禮物拿出來了,是一瓶藥,還專門跟蕭月笙解釋了那是蕭星寒精心給他研究出來的藥,可以讓他繼續服用龍焱花助長功力的。

    穆妍還說:“我家蕭寒寒說了,不能讓月兒哥哥受一點委屈。”

    蕭月笙一臉感動地去抱蕭星寒,蕭星寒一腳把他踹開了

    聞訊趕來的玄苦對穆妍說他想要帶著小星兒去元隱寺走一趟,穆妍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玄苦也沒有勉強,說他再住幾日就走。

    朔雪城。

    諶寂見到了回去復命的屬下,屬下稟報了他所獲得的所有消息。

    “你當真確定落英城的那個祁寧遠,是真的?”諶寂面色微沉,冷聲問。

    “屬下仔細查探過,可以確定,那個人就是真的祁寧遠。第一,就連祁沅和祁寧歆都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對勁第二,落英城出事的時候,屬下暗中觀察了祁寧遠的招式,也沒有任何問題。”諶寂的屬下恭敬地回答。

    “未必”諶寂若有所思,微不可聞地說,“你說,祁沅和祁寧遠,沒管祁寧歆就跑了?”

    “當時的情況,他們也顧不了那么多。屬下本想趁亂帶走祁寧歆,但是被一個女人搶了先,屬下懷疑那個是祁寧遠提前安排好的人,只是屬下打亂了她的計劃,導致她把祁寧歆推入了海中,意外讓祁寧歆落入了連瑀的手里。”諶寂的屬下恭敬地說。

    “如果這樣的話,這整件事,可能是祁寧遠趁勢做戲,好隱入暗中,擺脫諶家的手段。”諶寂冷聲說。

    “紀宏宇和韓晁在落英城都沒有找到龍焱花和藏寶圖,那四家的龍焱花和藏寶圖,不知到底在誰手中。”諶寂的屬下說。

    “看來祁寧遠這步棋,早就開始下了。”諶寂眼眸一寒,“之前那四家出事,他每次都失利,現在看來,怕都是他安排好的。表面上他都沒有得到龍焱花和藏寶圖,這樣就不需要交給我,事實上那些龍焱花和藏寶圖,十有**,就是被他得了!果然是我的好徒兒!做事留了一手!”

    “主子,現在怎么做?”諶寂的屬下恭聲問。

    “去叫紫桓過來!”諶寂冷聲說。

    “是,屬下這就去請少主前來。”

    不多時,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出現在諶寂面前,躬身下拜:“參見祖父。”

    “不必多禮,現在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諶寂看著諶紫桓神色嚴肅地說。

    “請祖父示下!”諶紫桓恭敬地說。

    “你立刻去蓮霧城,把祁寧歆活著帶回來!”諶寂冷聲說。

    “是。”諶紫桓點頭。

    諶家少主諶紫桓,沒有在外面出現過,就連祁寧遠都很少見到他,每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都戴著一張面具,一直很神秘。

    當天諶紫桓就按照諶寂的吩咐,一個人離開了朔雪城,往蓮霧城的方向而去了。

    另外一邊,祁寧遠在落英城見到葉盈之后沒多久,就帶著女扮男裝的葉盈乘船離開了落英城,往星柘島的方向去了。

    臨近星柘島,葉盈開口問祁寧遠:“少主,如果那個冒牌貨依舊以少主的身份借住在元隱寺,我們前去,他們怕是未必會承認少主的身份。我們想帶走他們,一旦元隱寺出手阻攔,也不容易。”

    “不必擔心,我在元隱寺有個朋友,到那兒先看看情況再說。”祁寧遠神色淡淡地說。

    祁寧遠做了易容,葉盈也喬裝打扮,兩人到了星柘島之后,上岸就朝著元隱寺所在的那座山走去。

    到了山腳下,武僧上前詢問他們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祁寧遠客氣地拱手說:“這位師父,我們是蓮霧城的人。先前城主大人來見元規師父,有一樣東西忘了交給他,命我們二人再回來送一趟。”

    祁寧遠知道連瑀不久之前才來過,所以故意這么說。

    “你們在此稍候。”武僧上山去找晉連城,祁寧遠和葉盈就在山腳下耐心等著。

    晉連城聽說連瑀又派人回來找他,第一感覺是不可能,轉念一想,可能是他等的人到了,便快速下山來了。

    遠遠地看到祁寧遠的身形,晉連城就猜到他是誰了。

    原本加入元隱寺的和尚是不允許跟原本的家族再有什么瓜葛的,但是這種找上門來只是要說說話的,也不會不讓見。

    晉連城帶著祁寧遠和葉盈,走到了一處無人的地方,停了下來。

    祁寧遠打了個眼色,葉盈會意走到一旁去望風,剩了祁寧遠和晉連城單獨談。

    “元規師父,又見面了。”祁寧遠神色淡淡地說。

    晉連城微微一笑:“祁少主,別來無恙?”

    “你沒有懷疑我的身份?”祁寧遠眼眸微瞇,“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元隱寺還有一個祁寧遠在,你是不是已經發現他是假的了?”

    “你猜錯了。”晉連城搖頭,“現在元隱寺沒有你的替身,準確來說,是你的孿生弟弟,祁寧安。”

    祁寧遠看著晉連城,神色莫名:“這么說,你確實見過他們?”

    “沒錯。”晉連城點頭,“我見過他們,他們如今在星柘島,但并沒有去過元隱寺。”

    “是你抓了他們。”祁寧遠肯定地說。

    “是我。”晉連城說,“這是我準備送給祁少主的一份大禮,祁少主應該會很滿意。”

    祁寧遠看著晉連城的眼神倏然幽深了起來。因為上次他們打交道,晉連城可是表現出一副一心向佛,真的要來元隱寺出家的樣子,還跟祁寧歆講過佛經。這次再見,像是變了個人。

    祁寧遠跟著晉連城到了玄苦在海邊的那個小房子,晉連城開了門,微微一笑說:“你爺爺和你弟弟都在里面,請進吧,我想,你應該有很多話想跟他們談,等你跟他們談完出來,我們再談我們之間的事情。”

    祁寧遠看了晉連城一眼,沒有說話,走了進去,晉連城伸手把門關上了。

    小房子原本雖然簡陋但是整潔干凈,此時卻滿是污濁之氣,因為祁沅和祁寧安吃喝拉撒都在里面。

    距離晉連城把他們關在這里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天,中間晉連城就下過兩次山,給了他們一點剩飯和一點水,所以現在兩個人都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了,又臟又臭,像是兩個乞丐一樣,蜷縮在一處,目光呆滯。

    聽到腳步聲,祁沅和祁寧安都愣愣地抬頭。面前之人不是把他們抓了的斷臂和尚,看容貌他們都不認識,但當聽到祁寧遠開口叫道“爺爺,二弟”,祁沅和祁寧安都像是見了鬼一樣,瞪大眼睛僵在那里。

    “祁寧安,我回來了,意外嗎?”祁寧遠低頭看著祁寧安,聲音冷漠地問。

    “大大大哥大哥!”祁寧安想要撲過來抱住祁寧遠的腿,但是繩子限制了他活動的范圍,他夠不到祁寧遠,只能神色哀求地看著祁寧遠,聲音虛弱無力地說,“救救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你饒我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大哥大哥”

    祁沅老淚縱橫:“寧遠我是你爺爺啊我根本不知道寧安害你的事情你快帶爺爺離開這里吧寧遠爺爺可從沒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啊”

    祁寧遠面帶嘲諷,笑了起來:“爺爺?你配嗎?以前我真是瞎了眼,竟然對你們掏心置腹地好,想著不管別人怎么樣,總歸我們是一家人,我實力最強,就要保護好你們。到頭來,我才知道,我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祁沅,你就是個自私無恥的廢物!你何曾真的在乎過我?就連歆兒,這么多年,你天天在外面跑著,說是為了給她醫治心疾,到頭來卻根本沒有讓她的病有多少起色。你不過是貪戀自由安逸,想要甩手不管祁家的任何事情罷了!癡迷醫術?或許是真的,但你在醫術這方面也是個廢物!”

    祁沅神色一僵:“寧遠你怎么能怎么說爺爺是真的疼你的是真的啊”

    “我問你們,歆兒呢?你們逃跑了,歆兒呢?!”祁寧遠冷聲問。

    祁沅和祁寧安都不說話了,祁寧遠冷笑:“我知道歆兒在哪兒,只是想看看你們還要找什么理由來辯解,無話可說了是吧?很好!”

    “大哥大哥!以后我幫你!我什么都聽你的!”祁寧安瞪大眼睛看著祁寧遠說,“只求你救我這次求你”

    “寧遠爺爺錯了以后爺爺會好好彌補你的”祁沅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祁寧遠看著他們,自嘲一笑。枉他自詡精明,卻被這些蠢貨給騙了,差點毀了他的一切,真是可笑!

    “放心,我暫時不會殺你們的。”祁寧遠神色冷漠地說著,伸手拔劍,割斷了他們身上綁著的繩子,看著他們說,“自己滾出去,到海邊去洗干凈再回來。”

    祁沅和祁寧安連滾帶爬地出去,跌跌撞撞地往海邊走去。

    “我該叫你一聲連城兄。”祁寧遠看著晉連城,神色淡淡地說,“說吧,你想要什么?”

    晉連城微微一笑:“叫什么隨你高興就是,名字不過是個代號。既然你問了,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這次我也算是幫了你一把,希望以后我們有機會可以合作。”

    祁寧遠眼眸微瞇:“你想怎么合作?”

    “我們怎么合作,以后再說,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候。今日你走了,我還要回元隱寺繼續當我的和尚。”晉連城看著祁寧遠說。

    “你想讓我欠你一個人情?”祁寧遠神色淡淡地說。

    “算是,也不是,我們這樣的人,又哪會真的把人情這種事放在心上?”晉連城笑著說,“我只是尋求一個日后合作的機緣罷了,畢竟經過這次,我們對彼此的行事手段也有了解了。”

    “好,連城兄是個聰明人,以往是我小看你了,日后有機會,我會跟你合作的。現在我想問你,連瑀先前來找你的時候,你告訴過他那兩個人的事嗎?你知不知道我妹妹在他手中?”祁寧遠看著晉連城冷聲問。

    晉連城點頭:“當然,我跟連瑀是一家人,是兄弟,該說的自然都說了。這也是我接下來要跟你說的事情。你放心,你妹妹在阿瑀手中是絕對安全的,不客氣地說,就是阿瑀救了她,否則她現在不定是什么下場。阿瑀不會對你妹妹做什么,你隨時可以去蓮霧城接你妹妹離開,唯一的條件是,接下來不管你要做什么,給連家一個置身事外的機會。”

    祁寧遠看著晉連城,突然笑了:“看來連城兄很清楚我接下來要做什么。”

    晉連城唇角微勾:“祁少主,這次落英城的覆滅對你來說不失為一件好事,接下來你就可以順理成章地隱入暗中行事了。我猜祁少主手中定然有一支不為人知的強大勢力,但是現在還不到亮出來的時候,一下子把底牌都露了,就會變得被動。祁少主要怎么利用紀家和韓家,隨便,別動連家,不管怎么說,這次我跟阿瑀,也是真的幫了你。”

    祁寧遠哈哈一笑:“連城兄果然心智過人!好,我答應你,只要我到蓮霧城見到我妹妹好好的,我不會動連家的人!你跟連瑀的這個人情,我都記著了!”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祁沅和祁寧安從海邊回來了。

    晉連城問祁寧遠:“為何不殺了他們?”

    “現在還不是時候。”祁寧遠說。

    “這”晉連城看了看祁寧安,又看了看祁寧遠,心中一動。

    晉連城認為祁寧遠會讓祁寧安死,并且讓諶寂見到祁寧安的尸體,這樣諶寂就會認為祁寧遠真的死了。因為不愿意當完美替身的祁寧安,現在唯一的用處,是當一具完美的死尸。

    不過祁寧安最近被晉連城折磨得瘦了一大圈,所以晉連城在想,祁寧遠沒有立刻殺了祁寧安的理由

    晉連城看著祁寧遠,似笑非笑地說:“我猜,祁兄是想養肥了再殺?”

    祁寧遠聽到晉連城的話,看著不遠處的祁寧安冷笑:“連城兄懂我。”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