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奈格里之魂 > 第七十章 儀式
    “神之四面?還真是無趣!蹦胃窭飶耐踝险酒饋。

    “不過既然他們向我伸出了手,怎么著我也該回禮!蹦胃窭锏纳碛奥耍骸斑@件事,就交給你了,西厄婆婆!

    “是,奈格里大人,桀桀桀!”

    ……

    因特卡密,斯科羅領。

    年輕的謨爾莉斯小姐正站在城堡閣樓的窗邊,看著下面草地里,那些正在操練的騎士們,單手撐著臉,無聊的遐想。

    原本她還能在繁華的城里,和其他的貴族小姐舉行沙龍,和那些詩人音樂家聊聊人生聊聊理想,但是戰爭毀滅了一切。

    斯科羅子爵一家人回到了自己的領地,謨爾莉斯也只能跟隨,遠離了城里的繁華,回到被她認為是鄉下的斯科羅領。

    這里只有每天操練,準備戰斗的騎士,以及每天忙于農活的農夫農婦,沒有任何的消遣,她只感覺自己要瘋了。

    “恩?”謨爾莉斯突然看到遠處發生了一件事情,一個少年似乎在城堡外偷看騎士訓練,被發現之后,數個騎士將那個少年抓起來,用繩索將其雙手綁起來,掉在一邊的樹上,用馬鞭開始抽打。

    “艾米,那個少年太可憐了,你將他要過來,收拾一番帶到我的面前!敝儬柪蛩孤N起嘴角說道。

    “小姐,老爺說過……”一旁的侍女艾米小心翼翼的說道。

    “快去,聽我的!敝儬柪蛩勾驍嗔税椎脑捳Z,蠻橫的命令道:“要不然我也賞賜你幾鞭子!

    不一會兒,那個挨打的少年,就被帶到了謨爾莉斯的閣樓。

    看著身上數條紅痕,穿著不合體麻衣的少年楚楚可憐的模樣,謨爾莉斯將窗戶關閉,又吩咐艾米將房門關上,對著少年說道:“過來,讓我看看你的傷口!

    少年感到不安,不敢上前,謨爾莉斯也沒有生氣,小心翼翼的接近處于防備狀態的少年,手掌輕輕的撓了撓少年的頭發,隨后輕輕撫摸少年臉上被鞭打出的紅痕。

    手指的力量并不重,這種力度,反而讓傷口有著一種麻癢的感覺,讓少年別扭的扭動著身軀。

    “疼么?”謨爾莉斯輕聲問道,噴涂了香水之后,她輕聲說法仿佛也吐著香氣,令少年有些咽了口口水。

    “呵呵呵!辟F族少女輕笑了幾下,手輕撫著少年的傷痕,她嘴唇微張,一點一點靠近少年,精致的面孔就在少年的面前,那種溫度與香味進一步刺激著少年的神經。

    只是下一刻,謨爾莉斯毫不猶豫的用銳利的指甲狠狠的掐在少年的傷口上,聽到少年痛苦的慘叫,謨爾莉斯捂住嘴笑了起來:“怎么樣?賤種,你剛才是不是以為我要親你,感覺到疼痛了吧!

    謨爾莉斯興奮的拿起皮鞭,抽打在少年的身上,口中說著愉悅的話語:“真是的,區區賤種,能夠給我帶來快樂就是你最大的榮幸了!

    當初在城里,謨爾莉斯和幾個貴族小姐,最大的樂趣就是舉辦沙龍,將一些流浪漢、乞丐、平民兒童帶到沙龍,通過虐待這些賤種取樂。

    看著在她抽打下,毫無反抗力量的少年,謨爾莉斯越發的興奮,不斷抽打,將少年逼到角落,平時時時刻刻維持的禮儀也在這一刻消失不見。

    或者說就是因為平時要和各種上層人士交流,必須要時時刻刻保持貴族的禮儀,仿佛一張必須要戴上的面具,讓他們一直處于壓抑狀態。

    而一旦從那種壓抑狀態解放,他們就會變得無比的瘋狂,仿佛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人們根本無法將現在興奮的對角落少年不斷抽打的瘋女人,和那個舞會上柔弱甜美的謨爾莉斯小姐聯系在一起。

    謨爾莉斯放下皮鞭,狠狠的掐住少年的脖子,眼看少年快喘不過氣,這才松開手,抬起腳直接踹在少年的身體上,不斷的磨碾。

    就在謨爾莉斯小姐,正在不斷釋放她的瘋狂時,在她的閣樓之中,兩個帶著黑面具,眼角有著白淚滴的黑爾斯成員,輕聲議論著。

    “可以確認目標了么?”其中一個黑爾斯成員輕聲說道:“雖然因特卡密陷入了內亂,神恩教有些疲于應對,但是那群瘋狗可不會在乎亡國什么的,目標正確倒是沒有問題,要是不正確還招來那群瘋狗……”

    “放心吧,我已經數次確認了,目標有著成為謬誤的潛力,在儀式之力下,對方必定會成為邪靈,為黑淵的降臨,做出貢獻!绷硪粋黑爾斯成員確認的說道。

    “既然如此,動手準備儀式吧,就讓整個科斯洛領,成為祭品!

    其中一個黑爾斯穿過房門,在門外聽著少年慘叫的侍女艾米正瑟瑟發抖,她很害怕,他擔心有一天這樣的命運會降臨在她的身上。

    只是突然從心口沖出來的劍刃,讓她再也沒有這種擔心,黑爾斯抽出劍刃,然后毫不猶豫處理了侍女艾米的尸體,內臟順著血液擺放在不同的范圍,一塊灰白的上面寫滿符文的石頭,被放進侍女空空的腹中。

    這樣,少女的生氣和魂氣,就無法可以被石塊暫時保存下來,成為儀式的一環,最大力度的促成邪靈的誕生,甚至令邪靈一誕生,就具備不錯的實力。

    黑爾斯并沒有停下,在處理好了尸體之后,便繼續向前走去,見人就殺,不分男女老幼貴賤,在黑爾斯儀式之刃下,所有人都沒有差別。

    謨爾莉斯還在不斷的虐待著少年,不知道整個城堡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另一個黑爾斯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謨爾莉斯越來越過火的虐待。

    整個城堡不知何時已經慢慢升騰起一層漆黑的霧氣,一種詭異的寂靜籠罩著整個城堡,只是處于興奮狀態下的謨爾莉斯并沒有察覺。

    墻角的少年已經奄奄一息,隨時都有可能死去,站立不動的黑爾斯成員,終于掏出了儀式之刃,毫不猶豫的扎入謨爾莉斯的腦袋。

    原本被虐待的少年睜開毫無感情的眼睛,少年的模樣漸漸褪去,變成了臉上帶著黑面具的黑爾斯成員,同樣的一把儀式之刃插入謨爾莉斯的心臟。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