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太古龍象訣 > 第14章 休妻
    能夠再次見到林楓讓南晴兒的心里像是有小鹿砰砰砰的撞一樣。

    “多年不見,仙子風采依舊!”

    林楓笑著看向南晴兒說道。

    南晴兒的俏臉微微一紅,道,“多謝公子夸贊!公子快快有請!”

    “好!”

    林楓點點頭,與南晴兒一起朝著南家府邸之中走去。

    南在天聽說林楓到來,所以便興沖沖的前來拜見林楓。

    “林公子!您親自到寒舍來!讓寒舍蓬蓽生輝!”

    南在天說話很小心謹慎。

    與當初自己認識的那個南在天變得已經不一樣了。

    那個時候自己在南在天的眼中還是一名值得提攜的年輕后背。

    這也是南在天想要將南蔓兒許配給林楓的原因,但是后來林楓一躍成為了龍門域之主。

    這樣的身份,需要南在天去仰望。

    “南叔不必客氣!”

    林楓微笑著說道。

    雙方簡單的聊了幾句,南在天雖然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但畢竟也是人老成jīng的存在了。

    他發現了一件事情,自己女兒南晴兒看向林楓的目光很不對勁,似乎是一種含情脈脈的樣子。

    那么多優秀子弟追求自己晴兒,她一直拒絕,難道是因為林公子?

    想到這里,南在天心里頓時十分的歡喜起來。

    南在天也沒有久留,很快便離開了。

    剩下了林楓與南晴兒獨處。

    “這些年你在黑石門之中過的可還如意?”。林楓問道。

    “一切都好,有勞公子掛心,此番回來,公子是打算待很長時間?還是只待一段時間便離開?”。

    南晴兒問道。

    她很希望林楓能夠長時間待在放逐大世界,哪怕她與林楓只是普通的朋友關系。

    但是。

    只要能夠經常看到林楓,她便已經十分的幸福了。

    林楓說道,“此番前來,我是路過放逐大世界,順便看看放逐大世界的故人!”

    聽到林楓這番話之后南晴兒頓時有些失落起來。

    但是這種結果,她其實也預料到了。

    林楓這樣的男人,太過于耀眼,注定會前往更強大的世界去鍛煉自己。

    未來。

    或許會君臨諸天。

    只是……不知道那個時候,是什么樣的女人,才能夠站在他的身邊。

    被無數的女人所羨慕?

    …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巨大的宣泄聲。

    林楓不由微微皺眉,問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南晴兒臉sè微微有些難看的說道,“很可能是劉家的人!蔓兒成婚之日逃婚,我們兩家從親家徹底成為了仇敵!現如今對方來找麻煩,也很正常!驚擾了公子,還請公子恕罪!”

    林楓道,“倒未曾驚擾我,這個劉家,可是依附于黑石門的那個劉家?”。

    黑石門是最早投靠林楓的勢力之一。

    而黑石門下屬的一些勢力也一起投靠林楓,當時林楓記得有一個劉家,曾經與其他勢力,在黑石門大長老的帶領下覲見過自己。

    “是,正是這個劉家!原本我們兩家能夠結親,確實是我們南家沾光了,畢竟我們南家與劉家實力差距那么大,任誰都會覺得我們南家走運,我們南家也是這樣認為的,可誰曾想到……”。

    南晴兒苦笑著說道。

    后面那些話沒有說出來但林楓卻知道南晴兒想要說什么。

    現在南家徹底與劉家撕破臉皮了,劉家這樣的大家族丟了這么大的面子,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當然劉家也不至于因為這件事情滅了南家,但估計會從南家勒索大量的好處,還要讓南家賠禮道歉。

    這件事情才會算完。

    任誰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會覺得窩囊,憋屈,劉家人的反應,林楓能夠理解。

    成婚之日新娘子跑了,劉家若是什么都不做才讓人無法理解呢。

    林楓說道,“你去將劉家的人喚來!”

    “好,我這便去……“。南晴兒眼睛亮堂起來。

    若是林楓出手幫助南家的話,自然可以化解這場恩怨。

    ……

    外院。

    劉家上百名修士到來,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樣子。

    為首之人乃是劉家的三長老,此人叫做劉衡,如今乃是準帝境界的修為。

    還有一名年輕的公子哥,十分的英俊,這名年輕的公子哥叫做劉子杰。

    這家伙就是那個倒霉鬼了。

    南蔓兒逃婚之后,劉子杰簡直成為了無數人的笑柄,劉子杰連死的心都有了。

    “賢婿!你帶著這么多人前來,這是做什么?我們有話好說啊!”

    南在天苦笑著說道。

    “別……千萬別喊我賢婿……我真是受不起賢婿這個稱呼!”

    劉子杰黑著一張臉說道。

    劉衡則是沉聲說道,“南在天!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就找個解決的方法便是!”

    南在天點頭,道,“好,咱們去客廳談怎么樣?”。

    劉衡說道,“這件事情就在這里說吧,貴府的客廳,我們是不敢去了!”

    聽到劉衡這明顯帶著怨氣的話,南在天繼續苦笑。

    劉衡說道,“我們劉家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還從來沒有發生過成婚之日新娘子跑掉這樣的事情,族長與幾位老祖震怒,但念在你們南家也是黑石門下屬的家族,我們不會過于為難你們南家!”

    “我們只有以下幾個要求,南在天,你聽好了!”

    ……

    “是是是,我聽著呢……”。南在天趕緊點頭說道。

    南在天理虧,他也無法反駁劉衡的話。

    “第一,子杰已經寫好了休書,此次婚變,子杰將會休了南蔓兒……”。

    聞言,南在天的臉sè大變。

    名聲對一個女人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若是南蔓兒被休,這將是人生之中最大的污點。

    以后還怎么抬起頭做人?

    南在天說道,“劉長老……婚都未結,何來休妻一說?這一點,還請貴府的大人們好好商量一下!”

    劉衡的臉sè則是yīn沉了下來,他冷冷的說道,“怎么?你這是怕辱了南蔓兒的名聲不成?我族若是不這樣做,那么名聲盡毀的便是子杰,雖然子杰不是絕頂天才,但也是我們劉家的嫡系子弟,不是一個區區的南蔓兒與之相比的,子杰休妻這件事情根本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們若是執意反對的話,莫要怪我們劉家出手無情!”

    說到這里,劉衡的眸子之中已經閃過了森然殺意。
精准波叔一波中特图